从虚假脱贫看中共愚民弱民

洛杉矶天使农场 – 雨山溪桥客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每到清明节,大量过去离开家乡出外打工的人都会回家乡祭奠故去的亲人,然后再急匆匆地离去。家乡的土地恍若失去了生机,年轻的劳动力都纷纷向城镇迁移。

根据中共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农民工总量达到2亿9千万人,而其中外出务工的农民工高达1亿7千万人 ,但根据2019年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全国农村人口数量却仍然有5.7亿人,占全国总人口的41.48% ,由此可以看出,中共国将近一半的人口从生到死都是与土地息息相关的,这不得不让人好奇,占据中共国将近一半人口的农村人口收入水平以及消费水平又如何呢?

根据2019年全国农乡一体化调查数据分组分析得出结论,20%的农村低收入户,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262元(对应月收入为355元),20%中等偏下收入农户年可支配收入为9754.5元(对应月收入为812元)。由于这里统计的是分组的平均收入,组内既有高于平均的也有低于平均的。可以看出,2019年,农村居民中的中间组,即20%中等收入户的家庭,人均年收入也仅13984.2元(对应月收入1165元)。2019 年中共国农村人口有5.52亿,假如不考虑组内家庭的收入分布差异,也不考虑家庭规模的差别,那么农村月收入低于1165元的家庭户人数大约有3.31亿(5.52乘以60%)。1


2019年农村居民户人均年收入的分布情况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21年4月6日发布的《人类减贫的中国实践》白皮书宣布中共国已经全部脱贫。可是白皮书中显示,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20年是12588(对应月收入1049元)。2 而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报告,2020年农村人均消费为13713元(对应月消费 为1142元),3贫困地区农村居民2020年的人居的收入都没办法维持基本的消费,怎么就被中共政府宣布脱贫了呢?

根据世界银行中共国官网2020年9月的更新,“今天的中国是一个上中等收入国家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的人均收入仅为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左右,约有3.73亿中国人仍生活在每天生活费5.5美元上中等收入贫困线下。” 4 这与中共国总理李克强 2020年5月,在人大会议期间曾说, 中共国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这与世界银行根据每天每人5.5美元标准对中共国贫困总人口的估计基本吻合。

中共官方不仅造假脱贫,还把贫困的原因归结为人多地少。那么,中共国农民如此之贫穷,真的是中共国官方一直所说,主要原因是中共国人多地少吗?

根据2018年公布全球的全球各个国家人均耕地数据显示,中共国的人均耕地面积为0.09/公顷,而其中日本为0.03/公顷,以色列为人均0.04/公顷,荷兰为人均0.06/公顷,韩国人均0.03/公顷,这几个国家的人均耕地皆少于中共国,但根据日本在2013年发布的权威数据显示,日本的农民平均年收入却达到了75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9万元,数额约为中共国农民2019年人均收入的28.6倍之多,试问即使到了2021年全面脱贫后中共国哪个农民的收入能达到日本农民的平均水平呢?而以色列农民的人均耕地只有中共国的一半,年收入却高达1.8万美元,相当于12万元人民币,接近中共国农民人均收入的7倍之多。而在荷兰,每5个百万富翁中就有一个是农民,荷兰农民的人均年收入高达30万元,是中共国接近18倍之多。

这时会有人反驳,中共国的传统农业经济模式过于牢固,中国共产党要摸着石头过河不断试错,但韩国作为在过去与中共国同样有农耕文明传统的小农经济国家。1961年韩国人均GDP仅94美元,还不到同年非洲国家加纳的一半水平,也仅仅是北边朝鲜的三分之一 ,当时韩国几乎是当时全世界最穷的国家,韩国的人均GDP要落后于当时的中国与朝鲜。 而如今韩国农民的人均收入已经高达7万!这些国家的例子生动的告诉我们农民收入水平和人均耕地并没有必然联系,中共国从来不缺地,而是极权专制的中共政府剥夺了农民掌握农业产业链的权利。

中共国的农民主要分为四个类型:只从事农业耕种的农户、从事非农打工的农户、从事非农个体经营的农户、从事非农个体经营兼非农打工的农户 。而当农户将其经济活动拓展到非农领域,特别是进城务工的过程中,其贫困程度便在不断的下降,务农农户的贫困规模、贫困深度和贫困强度 均远远大于其他类型农户。让我们看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在中共国的黑龙江著名的三江平原,一直是中共国粮食主产区,但是其中70个产粮大县,居然有43个县财政收入不足亿元。中共国全国有八百多个产粮县,但是这些县几乎都是贫困县 。

改革开放前中共国东北的工业化程度是全国最高的。在改革开放后,东北成为了中共国粮食的基石,东北地广人稀,平均每户人家都有上百亩土地,但是种地收入仍无法支撑家庭收入,大量的人口流失,东北的例子从另一种角度证明了中共国农民的贫穷根源从来不在于土地人均分配的多少,而在于农业低经济效益从而导致地方政府急于转型抛弃农业以及中共政府对农业的刻意打压!

建国初,中共便选择了苏式的重工业化发展道 路,大力发展重工业。为此,公布了一系列 的政策法令,通过户籍制度、粮油供给制度、教育制度、劳动人事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把劳动力牢牢地束缚在土地上,以维持城市的低工资和低消费,为工业发展提供更多的资本积累。

而2001年中共国加入WTO以后,为了工业品的对外出口,承诺的农产品平均关税率仅为15%左右,远低于62%的世界平均水平。而大豆关税在1999年就降至3%,2008年更下调至1%,而在此基础上,国外的农场都有大量的政府补贴以及扶持,比如美国政府对每个农户每年有1万美元的补贴,美国政府对粮食作物有高额补贴,如玉米、高粱、大麦、燕麦、水稻、大豆、油料、棉花、奶类、花生、糖类、羊毛和马海毛、蜂蜜、苹果、干豆类等大约20种,几乎涵盖了所有大宗农产品。2000年,美国农民净收入总额547亿美元,其中257亿美元来自联邦政府的直接补贴,补贴额占收入的47%。 在没有关税壁垒的保护,国外的农产品甚至低于本地农民自己种植的成本,最终国内的农产品受到严重的冲击。

并且中共国的粮食一直是管制状态!稻谷的价格1992年就被定在9毛钱一斤,但种子、化肥的价格却年年爬坡,到2010年,中央才决定把稻谷的最低收购价格提高了3.3%和10.53%,但同一时期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指数却上涨了20.28% !农民种地几乎不挣钱!

很多人说中共国农业的出路在于大规模机械化生产,但这些人往往是活在象牙塔的人,现代集约化工业的基础在于高素质的劳动者以及有足够的资金技术愿意投入农业,中共国的土地都是属于政府的,全国粮食价格的低廉让政府以及大公司几乎对大规模机械化生产没有兴趣,并且中共国的户籍制度同样关闭了绝大多数中共国农民寻求未来的机会,中共国农民从出生开始只能接受最差的教育,他们最后对种地的唯一见解就是拼命干,往死里干!东北三省如今的凋零以及惨淡已经预示了中共国农业夕阳以及中共国农民的悲哀。

又有人说中共国农民可以往畜牧业发展,比如日本农民的农业收入来源便多元化,蔬菜、水果、 畜牧业等所占比重较高,中共国农民却主要依靠农 业收入,是否是中共国农民固步自封呢?

就拿畜牧业来说,中共国猪肉年消费1500万吨,相当于7亿头猪,占全球一半,可以说猪的饲养是中共国农民转型的很好机会,但实际上生猪饲养是极其污染环境的,2017年,以成都为例,新农村改革,在集体经营用地上走在前面,调研发现:2017年3-9月,成都市1万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关闭2400家养殖厂,这一现象全国普遍存在。2015年抓环保、农业生产供给侧改革,到2019年,共有550万户农民,家庭养猪户失去了养猪资格。原因第一是环保问题,第二是生产安全问题;农民做小散户养猪效率低下,环境污染很难控制,政府因此加快清除小散户,而大的产业链出栏的100万头的全产业链,工厂化设施、土地投入要23亿,不包括食品工厂,每一头2300块,一般1400-1500块钱。需要购买大量种猪、饲料、技术和风险管理,花多少钱才能让现金流平衡呢,20亿人民币,100万头的全产业链投资,生产设施、产房、流动资金,要消耗掉43亿人民币,少的也超过30亿人民币。这对于中共国农民来说更是天文数字,在没有政府扶持的前提下,谈产业转型,就是赤裸裸的耍流氓。

台湾的核心农户计划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政府推动农业稳步转型了现代集约化机械的的典型例子。

60年代台湾经济发展重心转向工业生产,台湾当局大力发展劳力密集型加工出口工业,压低农产品价格,农民收入偏低,导致其务农意愿淡薄,大批农村青壮年劳力涌入城市,更多的农民则以兼业的方式维持生计。大量的耕地被废弃。这与今天中共国的农业实景很相似,在之后台湾政府便实行了农地重划,进行了耕地的转移与合并, 帮助农民之间以互换耕地的形式,把分散在多处的小块土地集中在一起,或者以自愿结合的形式,将不规则的耕地联成一片,办成标准农场或综合利用 ,并且帮助不愿意耕种的农民实行耕地转让以及就业,台湾专门设立了“农地购置基金 ,帮助农户购买新的耕地,这一措施有助于土地所有权的转移和合并,在一定程度上扩大自耕农的耕地面积 ,在这个期间,台湾农作物生产总值增长约40%,仅在1966~1971年的6年期间,农户所得增长21%左右。

而到了今天,在台湾农业服务组织发展极其迅速,农会,合作社,产销班,代销公司,科技组织遍布台湾农村,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有专业服务组织提供专业服务,每一个台湾农户自愿组织或参与各类农民合作组织,核心农户通过农 民合作组织实现了农产品产销管理企业化。二是核心农户在合作组 织中实现信息共享。

台湾政府对农民的社会保障极其完善,1973年台湾颁布了《农业发展条例》,1976年实施《家畜保险办法》,政府对大牲畜实行农业保险,保险费由政府补贴70%,农民只需要缴纳30%,而在中共国,牲畜病死都需要自己承担风险,政府还要打压散户养殖,并且台湾农民有生育保险,医疗保险,疾病保险,伤残保险,养老保险。根据中共国2009年出台的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中共国农民假如每年缴纳300元养老金,缴纳15年后,每年领到的养老金接近1113.24元,每月为92.75元。而台湾农民按照汇率换算,每月仅仅需要缴纳22元人民币,15年后每月能领到1608.63元。相差16倍!直到今天台湾农民的收入是大陆农民的25倍!

在中共国产业链的上游利益一直是政府把控。中共国农民贫穷的根本!只能挣产业链最下游最苦的那点钱,还要被各种剥削!台湾农业转型以及发展的根本不在于土地所有权的问题,也不在于土地是否足够市场化的问题,而在于法律对农民利益的保护,在于台湾的民主体制要求政府出台法律必须尊重农民的利益!台湾政府敢强征农民的地吗?

中国古代思想家老子曾说过:国富而民穷,亡国之先兆 。他表达的治世思想为统治者要把国家的土地和财富分给庶民百姓,这样人民安居乐业,便不再有动乱,外敌入侵才会齐心协力,但是假如国富民众却很贫穷,这个国家离灭亡就不远了。中国历史的无数次农民揭竿而起证明了老子这个观点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正确的治世之道,但是奇怪的是几千年中国的帝王却很少有做到这一点,他们更加信任法家的严苛立法,贫民弱民,独裁者更多会把心思放在愚弄百姓以及无底线的剥削百姓,商君书有言:民弱国强,民弱国强,故有道之国,务在弱民,大致意思就是国家要想强大,民众必须贫穷以及软弱。

中共国如今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看似很强盛,但是如今中共国仍有一半以上的人口生活在生存的最底线。试问这不是统治者的穷民之术是什么?商君书又有言:民辱则贵爵,弱则尊官,贫则重赏。……民有私荣,则贱列卑官;富则轻赏。 人民活得卑微没有尊严,便只能对朝廷的官爵发生兴趣;人民活得怯懦虚弱、没有生机,便会崇拜官员,

每个人都成为权力机制的基石想要往上爬,没有对自由民主的渴望。试问活在中共国的各位,你的家人对权力的渴望是否远远大于公平正义。商君有言:民愚昧则易治也,中共国有一个不舔政府的媒体吗,中共国为什么要有防火墙?不就是为了无休止的愚弄百姓吗?这种种不就揭示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活在一个信仰商君法家独裁的社会里吗?历史的车轮不断前行,商君同样作法自毙,几千年多少独裁者倒于农民的镰刀之下,在这片血腥的土地舞动着无数的冤魂,活着的人移动着残缺的身体苟延残喘,但阳光会有来临那一刻,最后引用著名电影《大独裁者》的一段话:

这个制度使人受尽折磨,并将无辜的人投入监狱。我要向那些可以听见我声音的人说:“不要绝望”。我们现在受到的苦难,只是那些害怕人类进步的人消逝之前发泄的怨毒、肆意的贪婪。这些人的仇恨会烟消云散,独裁者会覆灭,他们从人民那里夺去的权力会重新回到人民手中。只要人类终将一死,自由永不消亡,我们需要互相帮助;人类理应如此。我们应将生活建筑在别人的幸福——而不是痛苦之上。我们不要仇恨、鄙视彼此。这个世界有足够的空间容纳我们,美丽富饶的土地可以生养每一个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资料
[1] https://www.phbs.pku.edu.cn/2020/viewpoint_0610/7255.html
[2]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1-04/06/c_1127295868.htm
[3] http://www.xinhuanet.com/finance/2021-01/18/c_1126994324.htm
[4]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6209160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