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前沿世界】致命疫苗大掩盖

作者:  纽约香草山医疗部   圣母院钟声

根据美国政府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CDC,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属下的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 the Vaccine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System)公布的数据,2021年疫苗死亡人数迄今已比2020年所有疫苗死亡总数高出近4000%。根据VAERS数据,从2020年12月14日到2021年4月1日,确实存在与辉瑞和现代疫苗相关的血液凝固事件。在系统中的近800份血栓相关副反应报告中,辉瑞疫苗与其中的400例有关,而现代疫苗与337例报告有关。 

《自然新闻》2021年5月7日报道,疫苗先驱、萨尔克研究所创始人乔纳斯·萨尔克博士在专业杂志《循环系统研究》发表了一篇文章:新冠病毒棘突蛋白通过对ACE 2受体的下调节而损害内皮功能,揭示新冠病毒(CCP病毒)棘突蛋白是导致辉瑞和莫丹纳mRNA疫苗接种者小血管损伤的主要原因,从而促发中风、心脏病发作、偏头痛、血栓和其他有害反应,已经杀害了成千上万的美国人。 萨尔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制造了一种“伪病毒”,它被CCP病毒的棘突蛋白包围着,但不包含任何实际病毒。接触这种伪病毒会导致动物模型的肺部和动脉受损,证明单单棘突蛋白就足以引起致病。棘突蛋白还会通过与ACE2受体结合并抑制内皮细胞线粒体的功能而引起血管破坏。 

助理研究教授优瑞·枚讷(Dr. Uri Manor)是这项研究结果的共同作者,他说:“很多人认为新冠是一种呼吸道疾病,但它却是一种血管疾病。组织样本显示肺动脉壁内皮细胞发炎。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人中风,有些人身体的其他部位出问题。但共同点是: 都有血管损伤。当一个人被注射了棘突蛋白,目前使用于世界各地的四个主要CCP病毒疫苗品牌(强生、阿斯利康、辉瑞、莫丹纳)要么是直接注入棘突蛋白(前两者), 要么通过mRNA技术诱导我们自己的身体制造棘突蛋白(后两者),并将其释放到血液中.,接受注射者的免疫系统就会攻击注射入的外来棘突蛋白, 并中和它,从而停止损害。换句话说,人类免疫系统试图保护遭受疫苗造成的直接损害,以免患者死于不良反应。” 

换句话说,任何在疫苗接种后幸存下来的人,都是因为他们与生俱来的免疫系统在保护他们免受疫苗的伤害。疫苗是致命武器, 人的免疫系统才是最好的防御。 这种机制现在已很清楚:CCP病毒疫苗接种后, 人们体内具有了CCP病毒的棘突蛋白,该蛋白引起血管损伤和血小板聚集,这导致血栓在身体周围循环,并无法预料地在不同器官的血管内拥堵(心脏、肺、大脑等),导致因“中风”或“心脏病发作”或“肺栓塞”而死亡。 

早在2020年12月,贝勒医学院附属德克萨斯儿童医院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专家J.Patrick Whelan博士就警告过新冠疫苗造成的这种微血管损伤。2020年12月8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疫苗及相关生物制品咨询委员会(VRBPAC)收到早先他们邀请的,就新治疗方法或药物做公开评价的帕特里克·惠兰博士的咨询回馈报告。提交这份材料是按FDA和VRBPAC审理程序,,需要在12月10日会议之前就新冠疫苗安全性征求多方专家意见,届时委员会将审查辉瑞/BioNTech(BNT162b2)新冠疫苗,以便获得紧急使用授权(EUA)。惠兰博士试图提醒FDA注意“在辉瑞和莫丹纳新型mRNA疫苗的安全试验中未评估的众多方面,尤其对大脑、心脏、肝脏和肾脏造成微血管损伤(炎症和称为微血栓的小血栓)的可能性”。不幸的是,惠兰博士的担忧没有得到重视,VRBPAC反而依赖于有限的临床试验数据, 于12月10日批准使用辉瑞疫苗。第二天,FDA发布了第一个COVID-19疫苗紧急使用授权(EUA),允许辉瑞疫苗在16岁及以上个人中广泛分发,而没有要求进行惠兰博士认为对确保疫苗安全至关重要的额外研究,特别是在儿童中。

现在,萨尔克博士团队的工作证实了惠兰博士担忧的必要性。仅根据萨尔克博士团队的研究,所有新冠疫苗都应立即退出市场,并应重新评估其长期副作用。彼得·麦库洛博士(Dr. Peter McCullough)——国家医学图书馆被索引最多的医生——警告说,“在正常情况下,向VAERS报告50例死亡将导致药物立即被下架。就COVID疫苗而言,已经报告了数千例,但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仍在推进”。

另外,来自12个民主党州(特拉华州、爱荷华州、马萨诸塞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纽约州、北卡罗来纳州、俄勒冈州、宾夕法尼亚州、罗得岛州和弗吉尼亚州)的司法部长却要求大科技公司让民众保持沉默,禁止发布任何疫苗伤害、副作用或死亡报告的言论畅通于社交媒体。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和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早在2020大选时就对敢说出真相的客户实施标注“错误信息”的政策,他们已经成功禁止了民众对政府封锁、强制戴口罩和大制药公司大力推广疫苗的任何异议。这些州政府的目的很明显——掩盖CCP病毒疫苗造成的伤亡,以便有更多无知者在不明真相中接种疫苗。人们知道得越少,越可能踊跃接种疫苗, 以为那样可以尽快回到以前正常的生活状态。人们被蒙骗了, 而骗人者是有目的的。

在接受美国前线医生(AFLDS)采访时,深谙疫苗研发市场的辉瑞公司前副总裁兼首席科学家迈克·耶顿博士谈到这种大规模接种的动机,“全民施打疫苗, 连未成年儿童,甚至婴儿都被纳入接种网络,不得不使我想到有人企图实施邪恶计划。如果有人希望在今后几年伤害或杀害世界上相当一部分人口,现在建立的疫苗接种制度将使该计划的实施变的可能,并可轻易用于大规模人口减少”。 

无论怎样压制掩盖真相, 真相总是最有生存力的。公共卫生当局和执法官员还没有弄清, 更不愿意民众弄清疫苗可能造成的严重伤害,试图压制任何敢于谈论疫苗问题的声音。所有这些审查、操纵、胁迫和武力反而使更多的人保持警惕。人们对CCP病毒和疫苗真相了解越多,就越不可能被疫苗“护照”和其他集权手段所引诱或胁迫而上钩。 

原香港大学病毒研究所的闫丽梦博士自去年7月以来不断通过各种公共媒体发表她发现的新冠病毒起源真相。作为知情者,她相继推出三篇重磅揭示新冠病毒来龙去脉的学术报告,使世人了解到“新冠病毒是以中共军方独有的舟山蝙蝠病毒为模板,并对其基因进行了人为改造,使其对人类有高传染性和致病性 ”的事实, “任何以非原始版病毒基因信息为疫苗研制对象的研发都将是徒劳无功的,只有迫使中共交出他们对这个特殊病毒做出的具体基因修改信息,其病毒疫苗的研制才是有意义和有成效的”。

人们爱说:上帝关上一扇门,打开一扇窗。 经半个多世纪长期广泛使用的一些安全、廉价、有效药物, 被灵活更改治疗用途,已在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被成功用于预防和救治CCP病毒感染者。且有多种用药选择和治疗方案:硫酸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伊维菌素(ivermectin),布特松尼(budesonide, 一种吸入类固醇,原用于哮喘治疗),当然口服维生素D,锌,阿齐霉素等也不可或缺。这些措施被实践证明能降低CCP病毒感染率及感染后的症状严重程度, 其在世界各地成功应用的统计数据令人信心满满。 当然最佳结局是迫使制毒者—— CCP ——交出解药和修改病毒基因的关键信息,彻底解体这个邪魔恶党,还天下以太平。

参考链接:

MINISTRY OF TRUTH: 12 state attorneys general demand Big Tech platforms eliminate all speech from people injured by vaccines – NaturalNews.com

Bombshell Salk Institute science paper reveals the covid spike protein is what’s causing deadly blood clots… and it’s in all the covid vaccines (by design) – NaturalNews.com

Scientists warn that mRNA vaccines developed by Pfizer and Moderna are causing BLOOD CLOTS – NaturalNews.com

Could spike protein in Moderna, Pfizer vaccines cause blood clots, brain inflammation, and heart attacks? | Opinion | LifeSite (lifesitenews.com)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