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8日 采访大卫

真人真事

主播:飞飞,长岛哥、大卫
听写:乐禧禧,Lee diamon,Jennifer,PR:CharlesS

独特职业经历带来敏锐视野。参与爆料革命是机缘巧合亦或命中注定,灭共人生无怨无悔。真情流露曾为护爆料革命之火忍受不为人知的苦;独特”秘诀“战鹰团英喜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农场和G系列媒体未来展望。面对美女帅哥主持高水平高难度的提问,且看大卫如何真诚对答,尽在《G-TV真人真事》——采访大卫哥。

直播链接:https://gtv.org/video/id=6096a0c0db13300ca54ce41d

(时间点为油管视频)

00:00-10:13(开场视频)

10:13 长岛哥、飞飞和大家打招呼。

11:20 大卫:感谢长岛哥、飞飞。真人真事,我展现我真实自己,真诚的心。

13:00 飞飞:第一次来主持这个节目紧张。长岛哥说刺激的问题他来问。

13:50 大卫:节目背景“大笨钟”,装修两年多, 好久没看到它了,很有温暖感,还有国会大厦。希望将来各地战友来伦敦聚会时可以在这历史性的地标拍照留恋。

14:40 飞飞:你做过四种职业,刑警、布匹外贸、石油贸易、影视策划,为什么跨度那么大?

15:30 大卫:大学是运动训练专业,毕业在当地省份做了一年不到的老师,后来到了公安六(部),由基层干起,从派出所、巡防到行政工作,其中参加了一些比武的活动。体制内的朋友看到节目知道我是谁。刚到英国白手起家从零开始开过餐馆,后来到了伦敦,因与国内的关系做了一些文化传媒、影视制作。到了2017年知道了爆料革命和文贵先生,就义无反顾地跟随着。在2018年3月8日伦敦车游,我是策划者,当年还没露脸。还有做过一些小的金融股票、金融期货。

17:55 长岛哥:你从东北出来,在公安队伍里干过,听说你在东北黑白通吃是怎么回事?

18:15 大卫:在国内的公检法都被环境和体制绑架,身不由己。我参加工作接触社会比较早,身上必然有当年的属性。今天借此机会对在爆料革命跟我接触,我在待人接物上的缺点,致以歉意。从体制出来,黑白通吃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因为在基层搞工作,不是靠威胁,而是靠处(关系),是和群众将心比心,而不是说要涉黑。与七哥当年在体制内,和他们相处但是保持自律是一个道理。

20:30 长岛哥:在墙内当巡警,有没有抓错过人。

20:35 大卫:实际工作肯定有这种现象。但不是直接就抓,动手时一般证据。但共产党基层肯定有刑讯逼供,为了政治运动、功绩而对嫌疑人施压。但不能说所有基层民警全是这样。国内基层民警、刑警有很多优秀的。

21:15 长岛哥:你参加爆料革命比较早,无数次抓伪类、特务,有没有抓错的呢?

21:30 大卫:在爆料革命里,我没有特意去抓伪类。有农场之前,战鹰团的战友也不多,大家认可爆料革命的理念才走在一起,“散养式”,用时间、靠做事去检验,(伪类)在真相面前自然就被淘汰。

22:35 长岛哥:能否澄清一下德农的情况?

22:55 大卫:联盟对各农场工作有个基本标准要求,半年左右有考评。当日进入德农,沟通、发公告有些草率和没有详细说明,造成德国农场战友的误解,德农战友带着情绪来也没毛病。当时有位女战友追问了草根小哥几句,我回应急躁了,在这向德国战友们道歉,从来没有怀疑任何一位德国战友。纯粹是想了解情况及战友反馈。

24:50 飞飞:昨天和英喜战友聊天,也得知你超爱战友,和独特的“散养”方式。

当时王健案,你还去现场踩点,这是怎么样的故事呢?

25:40 大卫:王健案,我没有去现场,当时我判断七哥是有意利用网络盯紧王健案,不让大家失焦,他再用他的力量调查这个案件。共产党不让谈王健案,我就故意放风说去了法国,以我对当地的了解,身临其境般去叙述案件。这样并不影响传播王健案以及分析。

27:20 长岛哥:听说你和王健或吴征有交集?

27:45 大卫:在影视和商业活动工作上有跟海航有关系,与王健和陈锋在商业活动和管理等公开场合都有接触过的。至于吴征是偶然巧合。

29:25 飞飞:王健什么排场?

29:30 大卫:都是男秘书、帅哥,没有女生。官僚、神秘的感觉。15、16年海航还如日中天。2017年七哥出来挑战海航,我感受到七哥的力量、战略和有备而来,与生俱来不用修饰,让我发自内心的相信。

31:25 飞飞:文贵先生给你什么感觉呢?

31:50 大卫:如果有机会抱七哥一定抱足1分钟(开玩笑),真实生活还没与七哥见面。2019年11月20日法治基金成立一周年,七哥邀请我,因为觉得革命尚未成功,所以没有去。这三年跟七哥通话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真」,我觉得他是兄长,亦师亦友,认定的精神符号,这么多年在体制内共产党没有驯服我,但七哥的精神把我收了,像我亲人一样。

33:55 长岛哥:大卫是很喜欢美国的,为什么选择去了英国呢?

34:20 大卫:我和前妻是在这里创业的,因为看到体制的黑暗,放弃国内工作。前妻在这里留学,就和她一起创业了。

35:25 长岛哥:在一年前欧洲有几个女战友给七哥发大量信息关于你的,这里有什么小故事呢?

35:45 大卫:2019年8月,在战鹰团成立初期,有一些人潜伏。当时有一个女“战友”长期给我私信。在六四建国前,我太太因我参加爆料革命一直争吵。在上路徳节目用变声都是因为家里的压力,要和以前的生活圈子斩断,变成另一个世界的人,家庭压力巨大,夫妻也开始吵架。这段期间这位女战友给我发信息,我在谈吐间有一些情感的宣泄,谈及家庭和压力,但没有谈情说爱。她就长期把我的话录音收集在一起,然后剪辑和造假,断章取义,用来挑拨。此人暴露后和 James Bird汇聚到一起。

38:55 长岛哥:听说你太太是反对的,而且听说当时还直接打电话给七哥,要把你拉出爆料革命,是怎么回事呢?

39:10 大卫:去年6.4我和太太吵得很厉害,但事实上没有我太太理解支持我不可能走到今天。她为了我,跟身边的亲朋好友要割裂,也只能跟我发泄,她抢了我跟七哥联系的电话发信息给七哥,七哥知道这事。

40:20 长岛哥:不容易,家庭压力。飞飞你有吗?

40:35 飞飞:我和小福利情况类似,先生都是爆料革命战友:)大卫先生是如何通过“散养”孵化出那么多优秀的节目,培养出那么多优秀的主持人呢?

42:00 大卫:我们英喜给每位战友提供一个公平的平台,提供尽可能多的支持,没有太多条框,但有一些红线。我们不要随意评论其他战友,做好自己发挥自己。

44:35 飞飞:是的,有能力的人没有条条框框也能把事情做好;没有能力的人,有条条框框也做不好。由于文化和生活环境差异,欧洲很多很认真的战友,很多在国外长大,大卫先生是如何处理与这些做事认真、较真的战友的关系呢?

45:55 大卫:不要把“主”字放你心里第一:农场“主”、Sara口中的“主”。不要有控制欲,把自己放在较低的位置,把每一位战友当作自己的兄弟姐妹,让大家爱你。

47:35 飞飞:大家都很喜欢你。

48:00 长岛哥:大卫先生之前在VOG很长时间,与Sara很熟悉,能否讲讲在VOG与Sara相处的事情?

48:35大卫:我并没有加入Sara的任何“核心团队”和群组,也没有参与过任何的管理会议,只是一个普通战友。最早用Zoom时期就在VOG内。最早参加节目是为了能够发声,偶然的机会与路德先生一起做节目。Sara当时还是想利用我的口才以及神秘感。2018年时曾经建议Sara搭建一个有利于爆料革命的平台,但她没有采纳。在后面的共事过程中,发现Sara的虚伪,她的复杂的生活经历导致她心灵的脆弱,她曾经说过如果被抓住会第一个投降。毕竟作为女性,不是责怪她这种脆弱,但这种脆弱很容易被人利用。我给了她很多意见和建议,但几乎没有被采纳。后来发现她的私心、不说实话,后来逐渐疏离。

52:15 长岛哥:听说经常半夜打电话给你?

52“30 大卫:有一次夜里她打电话,我太太在和我抢手机看信息的过程中才知道我参与了爆料革命。

53:20 长岛哥:你觉得在今后应该如何避免出现更多的Sara呢?

53:55 大卫:Sara私下的一些观点会伤害很多战友,比如最早攻击路德、最早诋毁爆料革命战友。19年3月底我与她切割,她在内部会议对我进行攻击,在VOG把我(大卫/David)设成屏蔽词,只要发涉及大卫的信息的战友都会被踢掉。那时我知道之前对她的判断都会应验。当时七哥守孝,我不想去给他添任何麻烦。我是为了灭共才追随的七哥,只要能灭共,这一切都不算什么。

(大卫真情流露)

53:30 长岛哥:大卫是战友中与伪类接触最多的人,普通人很难第一时间分辨。

57:05 飞飞:大卫在受到九指妖打压的时候选择了沉默,如果当时和文贵先生汇报一下这个情况,是否能将损失降到最小?

57:40 大卫:节目都好做、演员也好,只是在那一刻(展示情感)。当时隐忍不是为了报复,最重要我没有丧失参与爆料革命和灭共的机会。当时七哥在守孝,而VOG是为爆料革命做过贡献的。Sara当时如果有一个健康的团队,事情很可能就平稳过渡。Sara的变化源于其内心脆弱。所以VOG事件与Sara的性格、生活经历有很重要的关系。当时如果没有VOG这个平台,是无法对所谓的“民运派”等伪类进行压制。这一切都是战友们在爆料革命过程中不断蜕变、成长必经的环节。虽然我个人委屈,但我不退缩,我太太也觉得我不值,但我知道我的敌人不是Sara,是共产党。

1:01:10 长岛哥:你也接触过其他很多伪类,如何评价他们?

1:01:40 大卫:常委群我很早就在,但没怎么说话。当时判断很多人就是在演戏,和灭共无关。只要问问自己“你干啥了,你能干啥“,那个(浮躁的)劲就能下去。更重要的不是看这些人,而是向文贵先生学习。

1:03:10 飞飞:类似Sara这种事情、挫折可能有一定必然性。

1:03:40 大卫:不要过度沉迷九指妖的事情,只要想想你到底为什么而来就能放下。

1:05:05长岛哥:大卫与太太在一起的时间很少。

1:06:10 大卫:我女儿和我太太说,爸爸是不是骗子。因为我两天没有按时间回家陪她,那天特意回家陪女儿,就为了摘掉骗子的帽子。反过来说爆料革命多谢有家人的支持和理解。

1:07:55飞飞:英喜农场发展方向?农场会是什么状态?会多出来什么职能?

1:08:25 大卫:大格局下争取更多人才汇聚,争取欧洲第一农场,不是人数,是指爆料革命的实效、影响力、发挥出战友的作用。举例,最近盖特项目,三大块:新闻抓取,管理、宣传;服务大V引流。也做了新闻中心,成立网军。希望立足于G系列,让战友钱包鼓起来,有尊严活着。让战友声音越来越强大,让共产党声音弱下去。希望欧洲大陆有识之士,愿意为爆料革命做事的战友,给你平台,给你资源,给你支持,一起建设爆料革命的大家园。

1:11:00长岛哥:最近GNews 关注量和浏览量有所下降,过去超过GTV,现在问题在哪里?如何应对?

1:11:25 大卫: GTV和GNews 是两个技术团队,近期重心要推盖特。GNews已经有未来的样子,实现新闻抓取,有偿爆料。有打赏,实现情报交流中心。现在只是一些起伏,重点要后端架构建立好,到时都可以来GNews 发声,以后每个人都喜欢来这里说真相,平台化管理,检索功能,并立足于文章的质量。未来中国的“彭博社”,战友一起来打造。

1:13:50 飞飞:以后GNews会不会有自己的记者?或者专访的记者?捕捉新闻爆点?

1:14:35大卫:有,GNews国际记者站,从各农场开始,增加线下的新闻事件的采访追踪报道的能力,有这样的设置,有直播有采访,专业化,服务于爆料革命,立足于农场。

1:15:33 长岛哥:如果爆料革命胜利,共产党倒台了,你会不会回国从政或从商或其他考虑?

1:16:00 大卫:不会。17年跟随文贵先生,我生命里必然要有此经历,我只想take down the CCP,而不是为了别的什么。 到了那一天,我想过平淡的生活。

1:17:00 长岛哥:你到英国后,到参加爆料革命之前的适应过程是如何?加入爆料革命以后,风险更多更难,你如何经历过来的?

1:17:45大卫:是的,刚到英国很难,开店做生意很多事无法解决。我很能吃苦,但绝对没走私香烟,否则KYC、各种法律程序如何通过?感谢伪类四处造谣,帮我打广告,提高英喜关注。其实海外华人可以平淡过日子,但是我看到七哥直播后,我认为就认准了。我其实桀骜不驯,身上有匪气,我很抱歉,但是这个也支撑了我前期走过来。后来爆料革命让我找到了干劲,有了精气神。

1:20:10.长岛哥:你经历过蓝金黄吗?

1:20:25大卫:没有,钱是征服不了我的。2018年我获得一个大影视项目,若做成,是当时华人在伦敦影视拍动作片的第一人。后来我做了什么,不需要说,时间会说明一切。

1:22:05 飞飞:大卫KYC过了吗?

1:22:15大卫:有幸过了,刚好有现成的证明文件所以时间还好。

1:22:35 长岛哥:我自身没法做,别人帮忙的今天刚过。

1:22:45 飞飞:大家都很关注KYC。

1:23:20 长岛哥:后台上百位工作人员24小时在工作。虚拟币面向全社会,人很多。

大卫你对爆料革命走到以法灭共这方面怎么看?

1:25:20 大卫: 很多暗流涌动是看不到的,CCP的法律战,他们断钱财毁你名誉,司法缠诉,挑拨离间,围剿你,这就是中共的招。SEC等案件背后是美国司法被渗透,媒体舆论渗透。七哥用真实的案子作为证据,拿出论据论点证明证人。建议战友关注法律节目。

1:29:10飞飞: 你在体制内的朋友怎么看你?

1:30:00大卫:我两年多来没有和过去体制的朋友联系,我侧面了解他们大致情况过的不太好,这个年龄段处于体制中间分水岭,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看我,我借助节目表达我真实的自己,真善狠是我的状态。体制内的力量是真正的灭共力量。我相信他们会理解,也会站出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5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