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七)基本法23条如何产生

搜集/撰文:岁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粤

提到基本法23条,大家惊(害怕),都知道是一条恶法。究竟有多凶恶? 2002年至2003年董建华时期,将23条提出向立法会重新审议立法,导致50万“7.1”上街抗议,代表工商界及自由党的行政会议成员田北俊辞职,叶刘淑仪直接下台,董建华间接被下台。可见港人对23条的恐惧。港人此举动让中共质疑港人不够爱国,韩正指出自2003年7.1大游行反23条起,香港形势并非「非民主不民主的问题」,而是「颠覆和反颠覆的问题」。韩正这说法和李柱铭批评中共“屈”港人「追求民主等于港独」一样。

基本法23条都说了些什么?最初由1985年6月全国人大设立的59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草委会)在1988年4月发表了《基本法》的第一稿,并成立《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咨委会),来收集香港社会各界的意见。当时草拟的条文在第一稿中的22条(23条的前身)是这样的:

香港特别行政区须立法禁止任何破坏国家统一或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的行为。

图片来自自由时报

咨委会共收到超过73,000份意见,多个不同界别人士和立法局议员及很多咨委会成员猛烈批评条文字眼太含糊、范围太广,并会为香港带来类似“反革命罪”的法律,剥夺港人的权利和自由。从法律角度来说,该条文包含一些与普通法不一致的概念,很多要求删除“颠覆”字眼,也担心很多司法管辖区会滥用颠覆的概念等等。 1989年2月发表的《基本法》第二稿中虽然删除了“颠覆”字眼,但修订后的23条仍然广受关注:

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或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

内容有小变化,但在咨委会收到的意见中,对草案订明的罪行未有清晰的界定仍然深表忧虑。几个月之后发生“六四事件”,香港人对六四事件的关注度敏感度和行动让中共非常害怕,恐惧将来香港会成为颠覆其“抢来的政权”的基地,非常有必要立法加强对香港的控制,因此草委会不但没有按照收集到的意见进行修改,反而逆民意订立更为保守的《基本法》定稿,重新引入颠覆罪,并加上有关政治性组织的条文:

图片来自新唐人电视台

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这条法律的出台等于中共直接用法律将其政权包起加以保护,法令所有人不得有「任何有损该国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统一及国家安全的行为」。

 香港各界都明白此法存在的问题。反对人士认为,其内容含糊不清,其中尤以香港、内地两地标准及定义不同为首,煽动叛乱、颠覆国家政权、窃取国家机密等入罪条件轻则数句即可入狱,最高判刑更达终身监禁。
担任过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的李柱铭和司徒华指出《第23条》关于颠覆中共政府的罪名是发生六四事件后再次加入《基本法》草稿中的,司徒华则称条文是针对支联会及泛民主派。

图片来自苹果日报

「泛民主派普遍认为此文件过于严苛,刑事条文泛政治化,其中“国家安全”被夸大,而许多新定义的语句含意都很广泛并欠明确,对基本人权和自由没有应有的保障。市民担忧:

1,大陆如有组织被中央人民政府定性为“危害国家安全”而遭禁制,香港政府有权查禁该组织的香港分支而无需经任何调查。

2,“国家”与“政府”的概念分界模糊。民主的制度容许市民监察政府,但建议的条文使反对政府等同于反对国家。

3,警察无需证据和法庭手令即可入屋搜查,制造白色恐怖。

4,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言论均属违法。知情不报者可被检控,等于古代连坐法。

5,煽动、处理煽动、管有煽动、知情不报之类的罪行,可能会对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构成潜在威胁。

6,检控煽动叛乱罪行不设时限,怀疑当局即可无限期地追究煽动叛乱罪行。

7,条例适用于香港永久居民,不论他身处何方。逗留香港的人,不论国籍,也受法律约束。最高的刑罚为终身监禁。

8,香港第200章《刑事罪行条例》,早有叛逆,煽惑离叛,煽动意图等等的定义和条文。 23条立法没迫切性」。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参考连接:
维基百科-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

维基百科-《基本法》第廿三条的由来

导读: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一)临时立法会成立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二)是谁为临时立法会摇旗呐喊?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三)临立会主席范徐丽泰与特首董建华的父辈们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四)变色龙范徐丽泰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五)公安恶法匆促落实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六)英解密档案


审稿:卡西欧 / 上传:天网灰灰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