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外宣春秋笔法参与配合中共舆论

撰稿:喜妈

网络图片

众所周知,中共国的外宣力量强大,而且特别有迷惑性。笔者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是代表马来媒体,分析阿里巴巴事件带给马来西亚市场对与中共国投资合作的忧虑现实。该文章极其隐蔽地将无可辩驳的中共打压民企的事实用中共的宣传论调体系来分解弱化,达到在亚洲地区减低其负面影响和未来冲击。笔者认为,利用本文揭露大外宣在各国渗透和极为狡猾地为中共国的各种做法进行宣传推动,是十分必要的。他们会用批判性笔法,铺垫大家共知的事实”引君入瓮“;其次,就是暗插伏笔,混淆视听,以致于完全导向其所要的事实的反面。我们必须要引起警惕和重视。

文章开篇似乎对中共在诸多方面的现行操作十分不满,提出的都是很常见、客观的事实。比如,马来西亚作为在亚洲和中共国有着全面合作的国家之一,在中共对阿里巴巴集团及其创始人马云进行打压和批评后,媒体十分关注在马来的相关合作企业是否会受到影响。马来西亚的媒体观点在对待这个问题是,似乎并不是孤立地考察和看待,他们认为:中共监管机构对马云和其阿里巴巴的限制与监管,应该和一系列的“六十多个其他中国富裕的商界精英也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的情况联系在一起。因为他们都存在同样的情况,他们都“被中共政府以腐败或挪用公款的方式神秘地羁押”。这些都在拉近读者的关系,你会认为他们的角度是一个非常批判性的立场。这就是其狡猾的地方,先立意在批判中共,麻痹你的认知。

文章继续铺垫,提到被整治的中共国商界精英包括郭广昌、周长健、任志强等。可是,这篇文章提到,很蹊跷的是,中共国的国有企业却“缺乏”“调查”。文章也指名点姓地明确指出如,中国工商银行、中国移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国家电网公司、中国化工集团等。文章指出,在中共体制下,中共对“私营企业的影响”是由“法律法规”来约定。任何公司“有三名或以上党员”“必须成立一个共产党员小组”。《公司法》也规定“每个公司都必须建立一个CCP小组,开展CCP活动,并为CCP小组活动提供必要的条件”。作为读者,你看到这里是不是也是觉得马来媒体很客观呢?这就是大外宣的另外一个手法,障眼法,用这些所谓的事实陈述表现它的完善周全,分析到位。

大外宣对海外舆论的引导,绝对不是一般读者可以轻易地看出。相反,你看完一半,都可能发现这是一篇很有新意,态度中立,分析全面的报道。他们会继续用到一些数据,让自己显得更加有说服力。比如,文章指出,根据他们得到的来自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2019年的一份文件,“2002年只有27.42%的私营公司拥有CCP小组”;可是,“在2018年已增至48.31%”。同时,“去年9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表意见书,呼吁全国统一战线部门加强中共的思想工作和对私营部门的影响”。 马来西亚媒体观点认为他们所知,全国统一战线“是一个情报部门,负责收集信息,管理关系并试图影响中国国内外的精英个人和组织”。你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这个文章到此都没有问题,甚至你会认为这是一篇有点批判力度的文章。可是,你又错了。错在哪里。错在以上各个篇幅的报道内容全是铺垫和过度。文章的后半部分才是“洗地”的关键,各种“刷白”的要紧处。

我们继续来头脑反风暴,感受大外宣的“春秋笔法”。文章认为,过去12年,中共国作为马来西亚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到2020年,对中共国的出口已经占马来西亚16.2%,“许多本地企业已与中共国公司实体建立了长期牢固的业务关系”。已经有与中共国合作的公司表示,他们的合资公司被“要求建立CCP小组”,他们也照做了;暂时,“中共顾问并没有直接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还没有对公司造成任何干扰”。至此,整个文章的笔锋一转,变成一篇绝对的“洗地”和“吹风”文章。

此话怎讲呢?后半部分,文章通过马来西亚与中共有合作的企业表态,在中共国,由于有“人口规模和庞大的公司数量”,

“政府没有足够的资源来监视”“那样多的公司”。由于那里的我认为它无法追踪每个公司。”  马来公司的管理者“相信中共国政府无意破坏中国的商业格局”;CCP“实际上是有利于商业,有利于经济发展的,并且总是在思考如何发展经济”。当然,此后的观点,基本上就是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观点。比如“没有哪个国家是完美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 云云。包括谈到中美对抗都是如出一辙的中共喉舌调调,

美国存在“亚洲仇恨犯罪的增加”和“美国白人至上主义运动”等等。可是最后的落脚点就是,中共国对商业来说“仍然是个好地方”。

文章甚至认为,马来西亚的企业主们“考虑外国政治机遇和风险”时,对于中共国“只要您不违反国家规定,就无需担心监管机构”。观点认为阿里巴巴案,马云被监管是因为“在灰色地带经营,垄断该行业并收购竞争对手”。文章努力为马云等中共治下的私营业主所遭受的打压全面地洗脱中共罪名。文章甚至提到,是中共国里部分私营企业形成一些“坏习惯”导致“腐败”,影响政府“运作系统的效率”和“社会政治稳定”。文章继续指出中共国的一系列针对私营企业的规定,包括企业内形成CCP小组等,会有区别对待,“不要求马来西亚人加入该小组,这很可能由参加该党的中共国雇员占领”。此后的各项观点,笔者就不用分析了,全部都是中共国大外宣的观点。

笔者认为,今天的中共大外宣,已经不是走低级路线,他们走曲线和高级路线,他们隐藏自己的红色意识于表面明确的事实。如果不是站在爆料革命中,这些观点又会被他们绕来绕去的逻辑给绕回去了。说到底,这不是在报道事实,这是在现实中找到对中共有利的或者合理化其体制及非市场化运作,树立自己正面形象,达到继续欺骗地区性合作伙伴的目的。我们深知,中共能达到今天欺世欺民,招摇过市,他们的宣传机器是十分得力的。他们常常与很多国家地区的媒体深度合作,共同制造假新闻,形成对他们在国际和地区性的范围上的罪名洗刷。笔者有很多墙内朋友,翻墙出来看的外文,就是如同本报道一样的调调文章;笔者也有很多墙外的朋友,看的都是外文,还是得不到真相。笔者希望我们能够用爆料革命的真相和事实,教育更多的人民,不管你读到的是中文还是其他语种,要用逻辑和真相来验证。G系列资讯平台就是提供真相和事实的一流平台,希望更多人占有事实,拥有真相,不再受到这些混淆视听的报道的欺骗,学会擦亮眼睛,提高辨识力。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审稿:自由战士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edgemarkets.com/article/cover-story-malaysian-tech-companies-and-alibaba-effect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