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光明与黑暗的对决(下)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郭郊玉米地 | 编辑:文合 | 封面、发布:灭共小宇宙

往期链接:

论光明与黑暗的对决(上)


凡是因条件聚集而促成的,都会因条件退散而消亡,所以世界变化无常。幸运的是,在无常的变化中蕴含着生机和秩序,秩序又成就着一切。所以,直面无常,顺应天道,就能生生不息。相反,抗拒无常,贻误生机,则是一潭死水,也是陷入黑暗的根源。人类每一次陷入黑暗的漩涡,都是这个原因,然而,从黑暗中透射出哪怕一丝光芒,都能使人类摆脱黑暗的漩涡。

蚂蚁是一种靠信息素交流的生物,它们通过身体分泌的化学物质向同胞们传达信息。倘若某只蚂蚁无意中走出了圆形的路线,并留下了信息素,所有路过的蚂蚁都会沿着圆形的闭环永远奔跑下去,直到这群蚂蚁全部饿死或累死。这就是“蚂蚁死亡漩涡”。这群蚂蚁,不能说它们没有秩序,也不能说它们的秩序没有效,然而不幸的是,它们的秩序画地为牢,将它们困在了原地。这使得它们散失了新的可能,也使每一只蚂蚁身不由己、徒劳无益、行将就木——这就是中共国当前的真实写照。

图片来自网络

一个群体因为什么而陷入黑暗的漩涡,又因为什么而从黑暗中挣脱?毫无疑问,一个故步自封、不思进取,不敢面对新鲜事物的群体,必然抗拒种种变化,贻误种种生机,无论它现有什么样的秩序,它都散失了未来,陷入了黑暗。

CCP是这个星球上有猴子以来最黑暗的存在,它正在中华大地实施黑暗统治:隐瞒真相、钳制言论、禁锢思想,使整个社会毫无生机犹如一潭死水,人们终日忙碌却徒劳无功,虚度年华却无处叹息。CCP罪孽深重,根本不具备执政的合法性,它早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桶。然而它冥顽不灵、顽固不化,置民族存亡于不顾,苟且偷生于奄奄一息之间。所以它们极其害怕新鲜事物和新生力量,所以它们极力的抹杀社会生机,使整个社会陷入存量搏杀,衍生了无数的悲剧。

一切自有天意,倘若某个蚁群陷入了“死亡漩涡”,一阵微风吹过,哪怕仅仅一只蚂蚁被吹离了队伍,那么它所释放的信息素就能使蚁群从漩涡中挣脱。人类社会也常常如此,就像此刻,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就是黑暗中的一丝光芒,就是中华民族的新生力量,也是中国人的希望,CCP的黑暗统治必将因此而土崩瓦解。

个体因为什么而堕入黑暗的漩涡,又因为什么而从黑暗中解脱呢?每个人都是因条件聚集而孕育,随条件变化而生老病死,所以生命是无常的,人的生命活动也是无常的。因此,一个抗拒生命无常的人,一定是执迷不悟、作茧自缚、不思进取的,无论他拥有什么样的处境,都已被他心中的执念画地为牢,都已失去了未来,堕入了黑暗。

图片来自网络

一只鸟,它原本拥有整个天空,而在一面镜子前,却可能被困住:它上一刻的攻击,成了此刻的遭遇,此刻的遭遇又使它发动下一刻攻击,如此反复,无法停手。

这就是CCP党魁匪首们的真实写照:昔日的罪责,用今日的罪行掩饰;今日的罪责,透支未来的罪行来掩饰。如此反复,直至罪恶滔天、进入死局。它们之所以陷入这个处境,归根结底是因为它们不敢面对生命的无常,作茧自缚把自己困在三个噩梦之中:“长生不老”梦、“一劳永逸”梦和“自命不凡”梦。

“长生不老”梦,是古往今来暴君们所遭受的诅咒,至今无一得逞。“一劳永逸”梦,在这个被它们内卷化的社会里,也是不可能得逞的,因为存量搏杀无休无止,永远不能落袋为安。“自命不凡”梦,永远是个笑话,因为造物主不会专门为它们创造牛顿定律,天下母亲也不会专门为它们生养奴隶。这些都犹如梦幻泡影,无法存在。

在画地为牢的处境中追求不切实际的东西,它们必定会挖空心思做出种种违背自然规律的罪行,然后背负着无边的罪债,像僵尸奔赴悬崖一样,直堕地狱。当此之时,倘若它们的内心还有一丝光明,就会像《星球大战》里的达斯·维达一样,获得一丝机会,被带到一个终极选择的面前:做维达大人,还是做一位父亲?

图片来自网络

在达斯·维达的心中,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发生着剧烈的对决。是如此的剧烈,以至于他的身体开始颤抖,声音也变得异常短促,很明显,他心中光明的种子正在急速的成长,刹那间,将他内心的黑暗一扫无遗。安纳金·天行者赢了,他要亲眼看看眼前的孩子,他选择了做一位父亲,完成了自我救赎,回到了原力的怀抱。

世间万物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一个黑暗到了极点的人,最终会把自己逼进囚徒困境,一边是自己,一边是世界。选自己,则世界灭,世界灭则己灭,因为一切都是相互依存、互相成就的,所以他人不是地狱,而是存在的依据和环境。

本来,向世界透射出一丝光芒,就能给自己带来一线生机。然而现在,CCP还有机会吗?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