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十宗罪》第三宗罪:三年自然灾害

澳喜农场 – 澳喜Gnews新闻中心团队

澳喜Gnews新闻中心出品

在中共国内,但凡能找到的提及三年自然灾害的书籍,都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它只是一场大饥荒,饿死了上千万的人,而究其原因:三分自然灾害,七分苏联逼债。但是事实真相如何,我想和大家一起探讨一下几个问题,之后,相信大家肯定也会有一个自己的判断。

1. 三年自然灾害是指哪三年?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是指1959-1961年间发生全国性饥荒的一段时期,也有学者将1958年、1962年划入饥荒时期。后来,因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面,这段时期并没有发生大面积的自然灾害,中共遂改称为“三年困难时期”。这个时期被广泛视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饥荒,也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人为灾难之一。

2. 三年自然灾害到底饿死了多少人?

关于饿死人的具体数字,并没有确切的记载。在那个年代,也不可能有详实而确切的记载。但是,2010年12月,北京大学学者孙尚拱根据国家人口年鉴的总人口数据估算,认为1961-1962年时期的非正常死亡人数约4400万人。

1996年,赵紫阳幕僚、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陈一咨表示,该所根据中共党内文件所写成的秘密报告,认为非正常死亡人数是4300万-4600万。另一份提供中共中央领导参阅的资料认为人数达4000-5000万。

但是,根据一位中共老干部邵正祥回忆,当时的公安部数据是9600万。公安部的人口统计数据应该是最真实的,因为它这个数据是不需要对外公开的。

要知道,中国在整个8年的抗战期间,死亡人数大概在3500万,而在中共统治之下的和平时期,短短3年间,害死的人数就远远超过了8年战争时期的死亡人数之和。

图片来源于网络

3.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有没有人吃人?

1988年,作家沙青的《依稀大地湾》获大陆“中国潮”报告文学一等奖,其中纪录了大饥荒时期的真实片段:“有一户农家,吃得只剩了父亲和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一天,父亲将女儿赶出门去,等女孩回家时,弟弟不见了,锅里浮着一层白花花油乎乎的东西,灶边扔着一具骨头。几天之后,父亲又往锅里添水,然后招呼女儿过去。女孩吓得躲在门外大哭,哀求道:‘大大(爸爸),别吃我,我给你搂草、烧火,吃了我没人给你做活’。”

前四川泸州中共地委书记邓自力说:“卖人肉吃人肉的可怕的事也发生了。宜宾市就发生了将小孩骗到家中,整死煮熟后作为兔肉到街上卖的事。”

时任中共山东省委副书记兼省长赵健民在一次发言中说:“据不完全统计,从1958年冬到1960年上半年这一年半时间内,全省非正常死亡65万人,外流109万人,人吃人的现象有文字材料的就有23起,没有文字但有口头汇报的还有十多起。”

1960年5月13日,青海省公安厅给省委写《关于西宁地区当前治安情况的报告》,报告中称西宁市湟中县发生人相食案件300多起。

其他类似的记载,还有很多……

4.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灾民为什么不能出去逃荒?

1958年1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实行,取消了农民自由迁徙权,农民只能待在自己的村庄。

大饥荒出现以后,饥民逃荒开始增多,但各级政府对流动人口严加控制。一方面要求各地阻止农民外逃,另一方面,对逃荒农民严格管理,有的地方以“流窜犯”的名义加以拘留、拷打、游街,更多的是收容遣返。

中共党营媒体人民网——《国家人文历史》总结指出:在户籍制度严格执行的时代,“禁止农民流动求生”,农村人无法离开土地,只能在家等死。并称“按保守估计,农村有上千万人饿死。”

安徽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尹曙生于中共党办的人民网刊文《“大跃进”后为什么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动乱?》,记载了安徽省当时,有近几十万农民在饥饿死亡面前逃往山区去找野生动、植物充饥而被公安机关等武装机关抓回打成“反坏分子”。

所以,灾民是无处可逃,也无法逃出去。

图片来源于网络

5.三年自然灾害是天灾吗?

曾任中共党媒新华社高级记者的杨继绳调查了全国范围内350个非政府气象站的气候数据,结果显示1958-1961年的气候属正常,并无特大旱灾、特大水灾或异常低温。

还有学者指,“根据当年的气象资料,1958年无论从官方的记载,还是老农的回忆来看,都是风调雨顺的一年。……至于1959年到1961年气候方面的负面影响,最多也只是局部性的,绝对不是蔓延全国且长达三年之久的大饥荒产生的主要原因。

可见,把这个大饥荒归咎于天灾,是毫无根据的。

6. 三年自然灾害是人祸吗?

是不是中共的人祸导致的大饥荒,主要是看它干了什么?对不对?让我们来梳理一下:

第一、大跃进时,中共提出钢产量“赶英超美”,全国掀起“大炼钢铁运动”,农村大量人口去大炼钢铁,导致无法及时收割粮食。

例如四川《巫山县志》就记载:“农村青壮劳力上山炼钢铁,田间生产仅依靠老妪妇孺,成熟粮食多烂在田里,丰收未能归仓”。

第二、全国推崇人民公社,实行共产主义,全体农民加入公社,田地,粮食全部上交,在公社大食堂吃集体饭,在公社田间干集体活。由于实行的是不计报酬的劳动形式,多干少干一个样,导致农民吃的时候铺张浪费,干活的时候懒懒散散。生产效率极低,粮食产量下降。

第三、毛泽东发起的“除四害运动”,把老鼠麻雀苍蝇以及蚊子定为四害。歼灭麻雀的结果使农田当中的害虫几乎没有天敌,而让次年的粮食严重歉收。

第四、由于上述三条原因,导致当年的食量产量本来就大大大减少,而当时,全国各地都盛行向“党中央报喜讯”,虚夸粮食产量。比如“水稻亩产10万斤”,“猪1万斤一头”!但是,当中央派员到地方征收粮食时,是以地方干部上报被严重夸大的粮食产量来计算征收量的。地方干部为了填补缺口,逼迫农民将口粮、种子、饲料也全都上缴。农民手里完全没有丁点余粮了。

第五、在全国范围出现严重的饥荒的情况下,1958至1959年,中国政府仍然持续着往年的大量向苏联和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出口粮食换取工业原料、机械及技术,以快速发展军事工业,致使粮食问题更加严重。

第六、中共为了获取所谓“亚非拉的支持”,即使在大饥荒最严重的年份,对外援助了巨量的粮食。比如:

1961年1月,中苏关系恶化,中国希望阿尔巴尼亚持反对赫鲁晓夫的立场,赠予五亿卢布,并用外汇从加拿大买小麦送给阿尔巴尼亚。

1960年4月,外交部决定以政府名义,无偿赠几内亚大米1万吨,还有支援阿尔巴尼亚15000吨小麦,援助刚果5000吨至1万吨小麦和大米。

1961年8月,老挝来函要求支援稻种。中国政府决定援助15吨。

南京大学经济学系教授尚长风发表了《三年困难时期中国粮食进口实情》,提到:1959年的粮食产量比1957年度减少了2500万吨,而1959年的粮食出口却增加到415.75万吨,为历史最高。大饥荒最为严重的1960年,继续出口粮食272.04万吨,同时还出口大量的油类、鲜蛋、肉类、水果等当时极为珍贵的食品。

中共宁可自己的百姓饿死,也要把他们的口粮抢去捐给别人。真的太可恨了。

7. 苏联逼债?

1960年底,苏联体谅中国的国情,提出“还债的事可以延缓”。1961年初举行的中苏贸易会谈中,双方同意延期还债。时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则在其回忆录里叙述其曾向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当面提出支援,周恩来答复说:“领导上已经讨论过了,决定对苏联同志表示感谢,但对援助表示拒绝,说会自行解决。”

顺便提一句:当时“万恶的美帝国主义”也提出愿意援助中国粮食,但同样遭到中方拒绝。

8. 大饥荒饿死人发生时,中共做了什么补救?

1959年4月,国务院秘书厅把山东、江苏、河南、河北、安徽缺粮的情况上报给毛泽东,又把15省多达2500万人缺粮挨饿的情况上报。面对这样大面积的灾情,毛泽东没有采取任何全面措施,反而在1960年初继续“大跃进”。1958-1960年期间,向农民征购的粮食年度量一直保持增加状态。1960年4月,大饥荒最为严重的时候,国家粮食库存为403.51亿斤,相当于1.4亿人一年的口粮,假如当时能够拿出一半库存粮食来救人,也不会饿死人。最终,1959到1961年平均征购数占粮食总产量的34.4%,超正常年份的20%左右近一倍。

简单一句话:几千万人挨饿的时候,中共不仅不开仓放粮,救济百姓,反而向百姓征收更多粮食。真是毫无人性。

9. 大饥荒时期,毛泽东不吃猪肉?

根据中共的宣传,大饥荒时期,毛泽东为了显示与民共苦,也不吃肉。事实真是这样吗?

延安时代以来的见证人、中共党史专家何方在他的书中写道:关于毛泽东在“三年困难”时期有几个月不吃肉的事实是,医生鉴于猪肉胆固醇含量高,建议他改吃牛羊肉。汪东兴担任顾问的《毛泽东遗物事典》存有一份1961年4月厨师为毛泽东制定的西餐菜谱,其中各式风味的鱼虾共有17种,抄录如下:

蒸鱼卜丁、铁扒桂鱼、煎(炸)桂鱼、软炸桂鱼、烤鱼青、莫斯科红烤鱼、吉士百烤鱼、烤青菜鱼、菠兰煮鱼、铁扒大虾、烤虾圭、虾面盒、炸大虾、咖喱大虾、罐焖大虾、软炸大虾、生菜大虾。

各位看到这个,有没有一种被当大傻子的感觉?

10. 老百姓不反抗吗?

在饿死20余万人的安徽无为县,1960年由原北京大学哲学系学生黄立众(1956年考入北大,因说农村有人饿死,被校长陆平开除)看到众多乡亲被饿死,组织并组建了“中国劳动党”,并针对当时的情况制定了《惩治官僚主义腐败分子临时条例》,暴动准备在1961年春节期间发动,后被两个连的部队剿灭。1982年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给予部分平反。

历史学家宋永毅则根据中国公安部的一个绝密报告披露,仅1957年就有过数百起中国农民的要饭吃的所谓叛乱,甚至遭到正规军队使用机关枪进行武装镇压。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都已经清楚了,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完全就不是天灾,饿死9千600万的老百姓,其根本的,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中共的胡作非为。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

主笔人:2号电

视频:必有回响 & 一灯一智

审稿:Gradient Boost

发稿:光耀华夏

参考来源:

维基百科:三年困难时期

中共老干部邵正祥:内部调查数字——3年饥荒饿死9600万

毛泽东的大饥荒(Mao’s Great Famine)


澳喜《中国共产党十宗罪》系列:

《中国共产党十宗罪》第一宗罪:建立非法政权

《中国共产党十宗罪》第二宗罪:三反五反野蛮侵夺私人财产

《中国共产党十宗罪》第三宗罪:三年自然灾害

《中国共产党十宗罪》第四宗罪:文化大革命

《中国共产党十宗罪》第五宗罪:六四大屠杀

《中国共产党十宗罪》第六宗罪:对西藏和新疆的种族灭绝罪行

《中国共产党十宗罪》第七宗罪:无神论洗脑民众,宗教迫害

《中国共产党十宗罪》第八宗罪:无情镇压香港反送中运动

《中国共产党十宗罪》第九宗罪:中共超限战终极武器Covid19

《中国共产党十宗罪》第十宗罪:13579计划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ymalayanguy
6 月 之前

中共自始至终都没把百姓当人对待。从饿死人,到活摘器官和释放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