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军方曾于2015年讨论将新型冠状病毒武器化“以使敌人医疗系统崩溃”

翻译评论:文虓Bobby

2015年,即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共国武汉出现大流行的前五年,中共国军事科学家讨论了如何将SARS冠状病毒武器化,——中国共产党科学家在那里与美国资助的非政府组织合作进行所谓的“功能增强”研究,使蝙蝠冠状病毒更容易感染人类。

这份263页的文件由中共国人民解放军科学家和中共国公共卫生高级官员撰写,美国国务院在调查新型冠状病毒源头时获得了这份文件。据澳大利亚周末报(新闻集团的子公司)报道,解放军科学家注意到,在生物武器袭击期间,需要住院治疗的病人突然激增,“可能会导致敌人的医疗系统崩溃”。

报告指出,SARS冠状病毒可能预示着一个“基因武器的新时代”,并指出,它们可以“被人为操纵成一种新型人类疾病病毒,然后被制成武器,并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释放出来。”

英国和澳大利亚外交事务和情报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哈特 (Tom  Tugenhat)和詹姆斯·帕特森 (James Paterson)表示,这份文件引发了人们对中共国在新冠冠状病毒起源问题上缺乏透明度的严重担忧。

这篇题为《非典的非自然起源与人造病毒作为遗传生物武器的新物种》的论文概述了中共国在生物战争研究领域的进展。

“随着其他科学领域的发展,生物制剂的交付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它说。

“例如,冻干微生物的新发现使储存生物制剂和在袭击时将其雾化成为可能。”

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国防大学跟踪”,该研究的10位作者是隶属于西安空军医科大学的科学家和武器专家,该大学的国防研究水平,包括医学和心理科学的工作,被评为“极高风险”。

2017年,在习近平主席的军事改革中,空军医科大学(又称第四医科大学)被划归人民解放军指挥。《人民日报》总编徐德忠的网上个人简介显示,2003年非典期间,他向中共国军委和卫生部的最高领导层作了汇报,汇报了24次,准备了3份报告。——澳大利亚

该报告称,曾为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政府工作的数字取证专家罗伯特•波特(Robert Potter)表示:“我们能够验证它的真实性,这是一份由特定解放军研究人员和科学家撰写的文件。”波特此前曾分析过泄露的中共国政府文件。“我们在中共国互联网上找到了它的起源。”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和他的首席中国事务顾问余茂春(Miles Yu)在2月份《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引用了这份文件,写道:“2015年解放军的一项研究将2003年SARS冠状病毒爆发视为外国军队发动的‘当代基因武器’。”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执行主任彼得·詹宁斯(Peter Jennings)表示,“研究能力没有明确的区别,因为它是用于进攻性还是防御性并不是这些科学家会做出的决定,”(继续)补充说:“如果你的技能表面上是为了保护你的军队免受生物攻击,你同时也给了你的军队使用这些武器的能力——进攻性的。你不能把这两者分开。””

该研究还研究了释放生物武器的最佳条件。“生物武器攻击最好在黎明、黄昏、夜晚或阴天进行,因为强烈的阳光会破坏病原体,”报告称。“在干燥的天气里应该释放生物制剂。雨或雪可以导致气溶胶颗粒沉淀。

“一个稳定的风向是理想的,这样气溶胶就可以飘到目标区域。”

这些军事科学家最离奇的说法是,他们认为引发2003年非典疫情的SARS-CoV-1病毒是“恐怖分子”故意向中共国释放的人造生物武器。——澳大利亚

此前,5月3日有报道称,武汉病毒学研究所(WIV)正与中共国政府组成一个由5名军事和民间专家组成的团队,“他们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WIV)实验室、军事实验室、以及其他民用实验室导致了“在野生动物中发现动物病原体(导致疾病的生物制剂)”,据《大纪元时报》报道。

正如我们在3月份所指出的,由安东尼·福奇博士(Anthony Fauci)领导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已经资助了一些有武汉病毒学研究所(WIV)科学家参与的项目,包括武汉实验室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大部分工作。”

据《每日通话》(Daily Caller)报道,2017年,福奇博士(Dr.Fauci)的机构在没有获得政府监督机构批准的情况下,恢复了一项有争议的拨款,用于中共国武汉的转基因蝙蝠冠状病毒。2014年,奥巴马政府暂停了对蝙蝠冠状病毒功能增强性研究的联邦资助。在做出这一决定的四个月前,NIH通过向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领导的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拨款,有效地将这项研究转移到了武汉病毒学研究所(WIV)。

NIH在2014年6月支付了生态健康370万美元拨款的第一批666,442美元,在“了解蝙蝠冠状病毒出现的风险”项目下,截至2019年5月的类似年度拨款。

据《华盛顿邮报》的乔希·罗金(Josh Rogin)报道,值得注意的是,WIV在“蝙蝠女”石正丽博士(Batwoman Shi Zhengli)的领导下,多年来“公开参与功能增强研究”,与美国大学和研究机构合作。

现在我们有了一份2015年中共国军方的文件,称将COVID – 19作为生物武器——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爆发的4年前,距离中共国一家致力于让蝙蝠冠状病毒更容易传染给人类的实验室仅几英里,如果你认为他们可能有关联,那么你就是一个兜售“被揭穿的谎言”的阴谋论者。

对于那些说“COVID-19不可能是人为的,因为实验室制造的病毒会有被操纵的明显迹象”的人来说,情况恰恰相反。正如尼古拉斯·韦德(Nicholas Wade)三天前在《原子科学家公报》上指出的那样,“新的方法,被称为“无缝”方法,不会留下任何(人为)定义的痕迹。其他操纵病毒的方法,如连续传代,即将病毒从一种细胞培养物重复转移到另一种细胞培养物中,也不适用。如果病毒被操纵了,无论是通过无缝方法还是通过串行传代,都没有办法知道情况是否如此。”

似乎这个痛苦而明显的答案就在我们面前,却被亲中共国的政客、大型科技公司和新闻媒体的宣传所掩盖,掩盖着这个星球上最简单的串连游戏。幸运的是,由于《原子科学家公报》本周早些时候敢于打开武汉病毒“潘多拉的盒子”,一年前还被视为禁忌的事情很快就将公之于众……

继巴西总统公开演讲说COVID-19病毒可能是来自去年GDP增长最快国家(暗指即中共国)的生物武器之后,澳大利亚报纸刚发完报纸头条,英国太阳报头条新闻报道了COVID-19病毒的来源:

“令人震惊的文件显示,COVID-19病毒疫情之前的五年中共国便对武器化冠状病毒进行了研究。美国国务院获得的文件显示人民解放军PLA指挥官预测,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使用生物武器进行!而中文军事文件《非典的非自然起源》中则概述了中共国军队的这一计划。”

正如文贵先生说的那样,这两周会有一个“以毒灭共”小风暴,由此可以看到,多米诺骨牌效应已经开始……CCP灭亡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援引原文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5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