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想起了我的外婆

撰稿:2号电梯

(图片来自网络截图)

我父母今天从外地回来,我去车站接了他们。因为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所以就在中途找了个小饭馆吃饭。饭还没吃完,我爸就跑去收银台把账结了。他们经常干这事,就是不想让我花钱。我也就由着他们,因为这样,他们就觉得自己还有能力靠自己生活着,不用依靠儿女。我爸爸买完单回来的时候, 手里拿了一个盒子,他说是店家送的礼品。我很好奇:我们三个人,一共消费不到100块,店家为什么要送礼品呢?我爸回答说,因为今天是母亲节。我和我爸闲聊的时候,无意中瞥见我妈的眼睛有点红红的,我知道,她肯定是想起我的外婆,她的妈妈了。

“你的外婆是个苦命人。”我母亲经常这样说。我外婆生了2女2男,4个小孩。我妈妈是老二。在我大舅还是婴儿的时候,有次手脚抽筋,哭闹不止,我外婆本能的去帮我大舅的手脚拉扯舒展,结果导致我大舅落下终身残疾。因为那时候农村没有医生,也没有乡村医院,农民有个啥毛病都是靠经验处置的。即使妇女生小孩,都是在家里,找个接生婆(有经验的老年妇女)就搞定了。即使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接生婆也就是用一个剪刀,或者家里切菜的刀,沸水里烫一下权当消毒,就用来解决问题了。

我的外公,平常独自一人在镇上打理一个理发店,留下我外婆带着4个小孩在农村。后来,我外公可怜我的母亲,把她带在身边。那个时候,中共给我外公定的成份是“小手工业主”,剥夺了他的田地,但是给一份口粮,勉强能度日。但是我外婆在农村可没有这么幸运,那时正兴起“人民公社”,给集体干活挣工分换口粮,我外婆只有自己一个劳动力挣工分,却要养活家里4张嘴,所以几乎都是食不果腹。到了所谓“三年困难时期”的后期,中共国很多地方,都已经有成千上万的老百姓饿死了。我外公的口粮也被减少一半,我母亲和外公就是每天以粥果腹。但是我外婆那边已经是连做粥的米都难得有了。经常是把河道里的水草捞起来,把它的根洗净磨碎,混一点点米粒,煮成一锅“饭”,用来充饥。有次我母亲回农村,我大舅跟我母亲说:“你快去跟妈说,让她做点那个饭吃,可香了”。结果“饭”做好了,我母亲是一口都吃不下,那水草本是给牛羊吃的,它的根苦涩难咽,怎么可能吞得下呢?但是我大舅却是连吃了几碗。因为他平时,连这样的“饭”都吃不上。

在我母亲9岁的时候,我的外公寻了短见。他得了病,没钱医治,疼痛难忍,就以这种方式寻求解脱了。所以我母亲9岁开始,就开始在中共的“人民集体公社”体制下干活挣工分了。

到后来,外婆的几个子女都结婚成家,特别是她的孙子辈也都长大成人,她的日子也稍微好起来一点儿。但是她却一直从一些小的加工厂接一些手工活拿回家做,而且会做到很晚,挣二,三十元人民币。她那个时候已经70多岁了,而且有高血压。大家都劝她不要去挣这个钱了,但是她不肯听。我知道她的心思。一个寡妇独自一人要挣五张嘴的口粮的艰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忍饥挨饿,连“草根饭”都觉得是奢侈的滋味,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家庭贫困,饱受讥讽的心酸与苦闷,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所以我外婆只要还能动,就想再挣点钱,她真的是穷怕了,钱能让她有安全感。

可是,就在某一个晚上,外婆做工到半夜,突发脑溢血,就这么离去了。

所以,我母亲经常和我们说:“你外婆是个苦命人,没有福气享福”。

在接触爆料革命前,我也单纯的认为,是我外婆“命不好”。可是,现在我却不这么认为了。如果没有中共的倒行逆施,或者说,中共哪怕有一点以民为本的思想,我的外婆,靠着勤劳,怎么能受这个苦,挨这个饿,遭受这样的嘲讽呢?

幸亏我们现在有了爆料革命,我坚信中共一定会灭亡,中共很快会灭亡,我们的下一代,他们的外婆,永远的不会遭这份罪了,他们的外婆不再会是“苦命的人”了。

TAKE DOWN THE CCP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审稿&编辑:MG1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unsky
1 月 之前

感恩外婆!感恩母亲!女性的伟大。我们源于善良和正义,看到了,感受到了中共的恶。七哥发起爆料革命,我们聚集在一起!不灭中共,不眠不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