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向苹果、谷歌、脸书和推特索要用户数据

新闻来源:《香港自由新闻(HKFP)》| 作者:郑嘉如(Selina Cheng) | 发布时间:2021年5月8日

翻译/简评:Claire | 校对/审核:万人往 | Page:青山

简评:

中共在香港实施新的《国安法》后,包括谷歌、脸书和推特在内的多家科技巨头和通讯软件Telegram都做出回应,表示暂停处理香港当局对用户数据的请求。苹果公司表示还在评估此项法律,并回应,自港区《国安法》实施以来,并未收到香港政府索取用户资料的直接要求,且公司一直要求香港当局根据美国与香港签署的《司法互助协议》提出申请。在此过程中,美国司法部将审视其是否符合法律法规。数据科学家兼现任IT行业选举委员会代表黄浩华表示,科技巨头有义务保护用户的数据和隐私,让其在不必担心自身安全或其他后果的情况下,表达个人观点,尤其是涉及敏感话题的讨论。

作为爆料革命的一员,我们都对这所谓的《国家安全法》的发展过程和意图感到严重担忧。中共撕毁《中英联合声明》,违反香港《基本法》,操纵香港政治体系,强施《国安法》,把香港推向了深渊。自此,香港的法律屏障被摧毁,香港已无法治可言。此法的实施,在世界范围内也引起轩然大波,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都发表声明,表示此举是对香港自治、法治和基本自由的全面攻击,他们会对香港局势严重关注。《国安法》是一部践踏民主法治的恶法。中共垂死挣扎,公开撕下伪装,露出丑恶嘴脸。这个恐怖组织即将迎来全人类的审判。

令人欣喜的是,香港人民走上街头、无所畏惧,与中共极权统治抗争到底。过去3年一次又一次的反送中游行,让世界人民看到港人的勇气和力量。面对中共的暴政,港人没有妥协,也没有退缩,誓死捍卫民主法治。

原文翻译:

《国安法》实施前,港府向苹果、谷歌、脸书和推特提出了1400项请求,索要用户数据

这些科技巨头根据数百项请求向香港政府提供了用户数据。

根据这些公司的透明度报告,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之间,香港当局向苹果、谷歌、脸书和推特索取了1399位用户的信息,数百项请求获得批准,直到《国安法》的颁布才导致这些科技巨头与政府的合作停止。

2021年3月22日,香港一名男子在使用自己的手机。(安东尼·华莱士/法新社,来自盖蒂图片社)

从报告中还不清楚香港当局索要什么样的数据。2019年6月,部分由社交媒体和通讯应用程序组织和推动的为期数月的民主抗议和游行开始了。有些请求可能是作为调查与抗议活动无关的犯罪的一部分提出的,例如信用卡欺诈或设备被盗。

去年6月30日,北京方面对香港实施全面的《国安法》之后,包括苹果、谷歌、脸书、推特和Telegram在内的美国科技和社交媒体巨头宣布,将停止处理香港政府索要数据的请求。

苹果和谷歌在回应《香港自由新闻》关于其透明度数据及当前应对香港政府的请求时表示,他们没有其他评论,尽管脸书的发言人表示,其对此类请求的政策保持不变。

2021年5月5日,在希腊雅典,智能手机屏幕上出现了推特标识,背景是一张电脑壁纸。(摄影:Nikolas Kokovlis/NurPhoto 转自盖蒂图片社)

推特的透明度报告表明,在此期间,它收到了13项来自香港政府的索取用户数据的请求,但从未提供过。它没有回应《香港自由新闻》就其当前如何应对香港政府请求的询问。

Telegram没有针对任何国家发布透明度报告。一位发言人说:“我们尚未与香港政府共享任何数据。”但(他)未说明根据《国安法》,未来对此要求将采取什么态度。

苹果公司

苹果和脸书在其透明度报告中将数据分为“内容”和“非内容”数据,对两种信息的请求处理方式不同。通常,“内容”数据包括电子邮件和其他消息、联系人列表、照片以及社交媒体帖子中所提到的内容。

“非内容”数据是元数据,例如登录时间、IP地址、注册信息,甚至是信息中包含的字符数,但不是信息中所说的内容。

资料图片:Yuri Yuhara通过Pexels

在《国安法》生效后,苹果对包括彭博社和TechCrunch在内的新闻媒体表示,对用户内容数据的请求必须通过美国与香港之间的《司法互助协议》提交。

苹果公司表示,它为在美国的香港用户存储了云数据。访问用户内容的请求必须先获得美国司法部的批准,并得到美国联邦法官发出的逮捕令的支持,然后才能将数据提交给香港。该公司表示,它也在“评估”新的《国安法》。

当时的声明没有提及它提供给当局的数据是不涉及“用户内容”的。

根据透明度报告,苹果公司在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期间收到了香港当局的三类请求。

资料来源:《苹果日报》。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的苹果透明度报告

在此期间,香港政府向25个苹果账户提出了16项索取数据的请求。该公司部分或全部拒绝了其中的5项请求,但提供了7项“非内容”的数据。目前尚不清楚其他4项请求的情况。报告称,苹果公司在此期间未响应香港索取“内容数据”的请求。

透明度报告说,“非内容”数据可能包括“关注者、账户连接或交易信息”。而“内容”数据是指“例如存储的照片、电子邮件、iOS设备备份、联系人或日历”等资料。

另外,在此期间,香港政府要求苹果公司提供有关355台设备的294项请求。苹果公司对其中196项请求提供了数据。

在293项有关财务标识信息的请求中,苹果还提供了其中128项的数据,例如在苹果应用商店中注册的信用卡号码。这些涉及765个金融识别编码。

照片:cottonbro,通过Pexels

苹果公司在其透明度报告中表示,它仅响应政府的有效法律要求,如果这些要求无效、不清楚或过于广泛,将“挑战或拒绝”它们。这些请求可能与对被盗设备的调查或信用卡欺诈有关,并由法律团队通过“集中化和标准化的过程”予以回应。

报告还说,除非在法律上明确禁止这样做,或者如果这么做有可能造成人员伤害或死亡,或者危及儿童安全,否则该公司还会将政府的这种要求告知客户。

苹果没有回应《香港自由新闻》有关其香港用户是否已收到政府数据请求通知的问题。

2021年2月4日,周四,人们手持智能手机走过香港中区政府办公大楼外发布的新冠肺炎接触者追踪应用程序二维码。这个亚洲金融中心一直试图通过有针对性的封锁来遏制第四波新冠肺炎感染,当局封锁了一个区域,限制居民行动,直到居民收到阴性结果。摄影师:Paul Yeung/彭博社转自盖蒂图片社

数据科学家兼现任IT行业选举委员会代表黄浩华(Wong Ho-wa)表示,通常将客户数据理解为“内容”和“非内容”数据。他告诉《香港自由新闻》,如果公司的政策有别于这两种类型的信息,对用户“不太公平”。

黄浩华说,“内容”和“非内容”数据都是“个人隐私的一部分,应该在相同的政策下进行处理,因此我不明白为什么应该有所不同。”

脸书

从2019年7月到2020年6月,脸书共收到503项来自香港当局的索取用户数据的请求。(脸书)对其中的174项请求提供了数据。

其透明度报告显示,在2020年1月至6月之间,香港政府提出了262项请求,涉及285个用户账户。一位发言人在回应《香港自由新闻》的询问时说,他们回应了其中24%的请求,并拒绝了其余的,这是“自2015年以来最低的遵守率”。

资料照片:Tom Grundy/《香港自由新闻》

脸书表示,它不提供各国政府要求的诸如“通信内容(例如消息标题和IP地址)”之类的“内容”数据。但是它可能会提供“基本用户信息”,包括“姓名、服务时间、电子邮件地址以及最近的登录/注销IP地址和其他交易信息”。

但自去年7月以来,该公司对香港政府索取用户数据请求的立场一直没有改变。这位发言人说:“我们已经暂停了对政府要求香港用户提供数据的审查。”

在其他方面,“仔细检查我们收到的每一个政府索取用户数据的请求,以确保它是合法的,并且我们对过分宽泛或含糊的要求予以回退,”一位发言人在声明中表示,“在适当的情况下,我们将依法对不完善的请求提出异议。”

“作为全球网络倡议的成员 ,我们致力于评估政府根据国际人权标准(不仅是当地法律)提出的任何法律要求。”

全球网络倡议是由公司、非营利组织和大学组成的联盟,这些联盟承诺保护互联网免受审查制度的侵害,并保护个人隐私不受政府限制。

谷歌

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期间,谷歌收到香港政府183项、涉及393个账户的索取用户信息的请求。该公司的透明度报告称,回应率接近80%(即146项)。

该报告未指出此类数据是由什么信息组成,也没有提及是否包括“内容”数据或元数据。

资料照片:《香港自由新闻》

谷歌的透明度报告称:“我们会仔细审查每个请求,以确保它符合适用的法律。如果请求要求提供太多信息,我们会尝试缩小信息的范围,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会拒绝提供任何信息。”

该公司将根据美国法律、请求国的法律以及全球网络倡议的“表达自由和隐私原则”制定的国际规范(阅读其隐私条款)来审核这些请求。这些声明指出,参与的公司承诺按照《国际人权法》或国际标准保护个人隐私。

据《华盛顿邮报》去年八月报道,在《国安法》颁布后,谷歌停止直接回应香港当局索取用户数据的请求。根据《司法互助条约》,通过美国司法部,这些请求的处理方式将与中共国提出的处理方式相同。

香港——7月31日:智能手机与谷歌应用程序的图标,谷歌地图、谷歌驾驶、谷歌照片、谷歌Play、谷歌浏览器、谷歌身份验证、谷歌日历和谷歌邮箱在香港的屏幕上看到,2018年7月31日。(摄影:S3studio/盖蒂图片社)

一位谷歌的发言人当时表示:“一如既往,美国以外的政府可能会通过外交程序寻求刑事调查所需的数据。”

在《国安法》生效近一年后,谷歌没有回应《香港自由新闻》关于其处理香港索取用户数据的请求的方法是否保持不变的询问。

教育的责任

黄浩华说,有关他们向当局披露的数据,社交媒体和科技公司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来教导用户。“科技巨头有责任教育普通人如何存储他们的数据。他们可能需要通过在报告中披露数据来完成自己的工作,但是从道德上讲,他们应该明确表示在处理客户数据上,他们有不同的政策。”

黄浩华照片

“非内容”数据也将用在执法调查中。黄浩华说:“假如电子邮件的内容全部被删除,只留下邮件地址和IP地址。实际上,它仍将为调查提供更多信息,以查看‘某人’是否违法。”

“即使我们可能没在法庭上用提供的数据作为证据,但这不意味着它从未被用做寻找关于某人的证据。”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5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