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P2P虽被全面取缔,良性清退的背后却是本金难还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鹰(文言)

腾讯网5月9日报道,自2020年国内全面取缔P2P借贷平台后,仅北京取缔的平台就达1300家。截至2021年5月,朝阳区约有100家P2P平台全部兑现出借人。

2018年网贷平台迎来最严格监管,之后P2P平台的退出就从未停止。从2018年的上百家宣布良性退出,到2019年全国范围内的上千家退出,再到2020年的全面取缔,P2P平台虽在短时间内全面取消了网贷业务,但良性清退并不意味着全面兑现出借人本金和利息。连政令最先下达、监管最为严格的北京良性清退任务也是弥加艰难(以朝阳区数据,兑现率约为7.7%)。

截至2020年6月,全国范围内5000家P2P公司实现退出。从数量上看注册地在北京的平台占比约为26%,但其他大型平台或多或少有在北京融资的情形,“近七成P2P平台扎根北京”并不夸张。如此众多的网贷平台将圈钱范围选在北京,不仅是依靠北京的城市效应(银监会等监管机构遍布)和在民众心中的名气,更主要的原因在于,网贷平台依靠既得利益阶层获取政策上的松散管理以及巨额资金的注入。这也造成良性清退过程中的繁琐和进展缓慢。2021年2月,北京专门发布公告要求P2P平台高管返岗主持清退。但上述人群只是权贵阶层的“白手套”,面对被掏空挪用的资金池也是无济于事。

一方面是资金亏空、漏洞百出,另一方面则是政令的强制清退和兑现出借人。尽管有良性退出步骤和指引,但如小牛在线、微贷网之类的头部平台的出借人本金被冻结、余额被暂停计息。这主要是因为退出指引中对时间的界定(退出方案原则上不超过两年;待偿余额在一亿元以下的原则上不超过一年)。如此都决定了出借人的本金难提取,利息难计入的现状。

参照上述北京朝阳区清退的100家平台几近一年,可以想见,代偿金额更大、占比更多的平台清退仍是“鹅行鸭步”。平台清退过程中出借人停息,但贷款人继续计息,中间的利润走向存疑。结合清退慢、兑现难的现状,良性清退在中共政府手中依旧成了牟利工具。P2P平台从发展之初就是“以新钱还旧钱”的传销模式,只是在政府信用担保下成为合法途径。其后爆雷的增多导致P2P平台被“依法取缔”。但出借人款项难还、利息被侵占比比皆是。虽从之前的集资变为如今的“以息养利”,但地方政府这一背后“金主”的敛财用心何在?即便再道貌岸然,奴役百姓、独裁统治的定位不变,网贷乃至贷款行业就不可能回归正常化,底层民众的利益也不可能得到丁点保障。

新闻来源:

为何北京会成为P2P平台的注册地,倒闭后却不积极兑现?https://new.qq.com/omn/20210509/20210509A00BSP00.html

近7成的P2P平台扎根北京,取缔之后兑现率最低?https://3g.163.com/dy/article/FV3MA0G205350LDH.html

6大P2P宣布选择良性退出,近300亿本金无法取回的出借人该如何应对https://new.qq.com/omn/20200611/20200611A0P4RB00.html

北京要求P2P平台高管必须返岗配合清退https://www.sohu.com/a/451647865_683575

编辑/校对/发表:正义的小新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