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兰的北京记忆–《本故事纯属虚构》

康州盘古农场 – 蓝色的诗歌

小兰今天仍然记得五道口那里有个邮局,三十二年前五月份的一天,她准备从学校去长安街亲戚家里,路过那个邮局的时候,被一个瘦高的男生拦下,问清楚是同一所大学的自动化系的学长,那个男孩拿出十块钱给小兰,给了她一个地址, 说自己实在太困了, 在广场呆了几天几夜没有睡觉,麻烦小兰去邮局帮忙给这个地址发几个字:一切都好,勿念。小兰很清楚的记得,那个男生穿着柳条T恤,戴个眼镜,头上绑着头带,当时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学校从四月份开始很乱了,晚自习的时候有北大人大的同学来校园游行, 有天凌晨四五点,工字楼那里有研究生跳下十五楼, 学生情绪很激动。小兰还被系学生会组织起来,三更半夜去东门火车站拦军车,给他们发传单,去南门给卡车上的士兵送水送面包。从未听说过的各种消息满天飞。高中的同学都跑来北京了,不来校园找同学,都直接去了广场。广场很拥挤,有市民大妈送吃的喝的用的,首钢的大卡车也开上了长安街,工人在卡车上敲锣打鼓,那个场景下的年轻的小兰,很激动。

突然一个傍晚,电视里新闻联播说镇压暴乱了,那个时候没有别的新闻方式, 每天只能看新闻联播,在念通缉令了,听见一句牙齿地包天,小兰说,怎么用这样的话语来形容人,父亲说了一句:“你看你看,你们学校被通缉的都是哪个村哪个乡的,还有被亲戚交出来的,都是穷人家普通老百姓家的孩子,唉。”沉默代替了讨论,彷佛突然的血腥让整个世界都懵了。大家都不谈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同学们7月份回到了校园。上午学习,下午劳动, 晚上学习,大家都一遍一遍的写着经历,和谁一起,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重复写了好多好多遍,私下里宿舍关起门的消息说系学生会主席被抓去秦城了,很积极印传单的女生部长突然成了学习发言,做报告,检讨最积极的一个,很快她当上了学生会的主席,每天意气风发。小兰一直在找那个五道口邮局的男生,自动化系是个大系,小兰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模糊地记得他的样子,找了很久很久,去自动化系同学常去的食堂吃饭,每次去上课的时候特意绕弯到他们宿舍楼,给要好的女生信息去打听,世界突然变得好大,无边无际,大海一样。。。。。。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小兰一直都没有见过他,一直都没有。

春夏秋冬,反反复复。。。。。。

现在的小孩子喜欢蓝色,小兰也喜欢。今天刚好是6月4号, 是老战友们第一次约会的日子,以前大家都是在网上联系,从来不知道彼此而又心心相通,想到这里心里很激动, 一早特意穿上正装,早早赶到了盘古酒店。

蓝色的天空,小兰看到高昂翘起的龙头样的穹顶,高耸入云而又平和地注视着大地,广场上和大门出入口处,有瘦高年轻的男孩子,都是闪闪发亮的眼睛,热情洋溢的笑容,“阿姨,您好, 请跟我这边走。”小兰的眼睛一下子湿了。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Qingzhou
2 月 之前

很感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