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五)公安恶法匆促落实

搜集/撰文:岁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粤

临时立法会抓住了彭定康政制改革这个借口不顾一切地成立起来,并很快进入轨道。临时立法会的60名议员,都是些什么人呢?维基百科记载的60名议员,只有6名是民主派,其余全部是建制派人士。其中不乏知名人士,如:范徐丽泰,田北俊、朱幼麟、李鹏飞、唐英年、梁振英、曾钰成、叶国强、谭惠珠、谭耀宗,这些人很大一部分人都是从六七暴动就开始活跃在香港的政坛,然后在九七回归过程中第一批跟中共合作的人。他们有的人是无党派人士,有的是民建联、自民联、自由党、民协、等各个见得光的党派,笔者认为这些人都是某个巨大的政党的地下党员,按照中共的特点不是他们信得过的自己人根本都进不来这个地方。

唐英年、梁振英、谈耀宗这几个人大家都知道他的身分了,但是曾钰成的身分知道的人不多。曾钰成在中学的时候就已经接触了毛泽东思想,虽尚不成器,但也早着迷。在地下党员梁慕娴回忆录里就提到过他,在六期暴动前期,他回广州探亲,从伯父口中认识了共产党后,在香港加入了左派成为名副其实亲共派。六七暴动期间他弟弟曾德成散发传单被抓判刑两年,这个不但不让曾钰成清醒反而让他更加坚定地相信中共思想。可以看出这时的曾钰成已经是满脑子的布尔什维克了。 1985年曾出任六七暴动期间闻名的左派中学——培侨中学校长,至今仍为该校校监。 1992年成立民主建港联盟(简称民建联),自封主席。民建联由曾钰成这个非常左的人成立,政党也是极左的,换句话说这个政党就是为中共服务的。 1995年曾首次参加立法局选举败北,香港回归前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成员, 1997年到98年出任香港临时立法会议员。 2002年行政长官董建华改组政府时曾钰成以民建联主席身分加入行政议会,成为非手官员。同年获香港政府颁发金紫荆星章。 2008年至2016年成功连任两届香港立法会主席。第8~11届港区全国政协委员,2015年获香港公开大学颁发荣誉社会科学博士学位, 2016年9月成为《时代杂志》亚洲版封面人物称为“香港的希望”。当然他也和香港其他官员一样,一边在香港享受俸禄,一边偷偷地成为外国人。

图片来自立场新闻

事态往往很奇怪,坏人当道,好人受欺。邪恶似乎在统治着整个世界,正义总是迟迟见不到。 22世纪的香港正是如此,邪恶统治了整个香港,在横冲直撞、无法无天。正义在躲避,让有正义感的人真心为香港谋幸福的人受尽邪恶的折磨和镇压,甚至失去生命。曾钰成这样一个有典型的中共地下党特征,长期为邪魔服务残害香港的人竟然名利双丰收,评为“香港的希望”,真是老天瞎眼,人世蒙尘。香港的希望在哪里?难道如今地狱般的香港才是希望吗?

在临时立法会的「立法机关的历史」里写着《基本法》第66条字79条,旧立法会的成立、任期、职权,以及他其他事项规定。立法会的职权包括制定、修改和废除法律;审核及通过财政预算、税收和公共开支;以及对政府的工作提出质询。此外立法会更获得《基本法》赋予权力已同意终审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免,并有权弹劾行政长官。在这里可以看到这里说的是立法会而不是临时立法会,当然立法会是由临时立法会在97后从不合法变成合法的。但是在九七之前临时立法会是不合法的,也就不存在它有任何《基本法》规定的这些功能和权利。这也是为什么当时的港英政府视临时立法会为非法机关,驱逐出香港的原因。

图片来自立场新闻

虽然临时立法会不合法,得不到港英政府的认可,中共依然在世人的一片质疑声和反对声中执意成立,并发挥其的不应有的特殊作用。恐怕就是为了弥补《基本法》没法帮它做到的东西吧。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公安条例》,这条恶法影响着所有香港人,恶法不除后患无穷。

1845年清政府要求港英政府封锁三合会的活动颁布《压制三合会及其他秘密结社》条例。 1854年太平天国战争港府颁布《递解出境条约》。 1869年颁布的《公众集会(维持治安)条例》就有关于游行集会的内容,条例列明警方有主动责任为将要发生的公众游行及集会等大型活动的街道清除路障,并指示维持秩序。 1933年订立的《简易程序治罪条例》对游行更明确的规定,列名任何人在没有一般或特别许可学校在任何公众场所组织装备或参与任何游行都属于违法,处以500元罚款或监禁三个月。 1884年港英政府紧急通过《维持治安条例》。

1948年国共内战两党在香港的明争暗斗使港英政府面临管制挑战,港英政府实施一系列法例,包括1948年的《公安条例》,禁止市民组织准军事组织及禁止在集会扰乱公众安宁。六七暴动更是挑战港英政府维护治安的能力,为应对当时的严峻治安问题,英港府扩大警察权力修订《1967年公安条例》。取代和废除其他法例中有关公安的条例。 1995年因部分条例被裁定与《香港人权法案条例》相抵触予以废除,同时也废除「确立牌照制度」规定的公众集会及游行须事先向警方申请牌照否则是非法,30~50人以上集会毋须申请牌照,改为活动前7日通知警务处即可。

图片来自基进报导

不过独裁者认为废除了牌照制度就没法牵制港人了,想方设法弄回来。 1995年9月立法会选举是港英政府最后一次立法选举。也是首次放弃以港督委任立法局议员的方式,完全以选举方式产生一夕的立法会选举,这就是末任港督彭定康的政治改革方案之一。中共籍此不顾英方强烈反对单方面成立临时立法会。有了临时立法会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全国人大常委会这时候也觉得是时候把被港英政府废除的“好东西”拿回来了。临时立法会在1997年将一些已经被港英政府废除的条文经过换汤不换药方式重新包装出台。即《公安条例》规定超过一定人数的游行及集会必须以书面方式向警务署署长提出申请,如警务处不反对此次活动将于活动举行前发出“不反对通知书”。也就是牌照制度重新回归。

中共不但着急地把《公安条例》颁布出来,并在同一天内完成二读三读程序,通过有关修订。从这些行动可以看出中共是非常迫不及待的要把这些恶法通过,把生米煮成熟饭。从此以后香港人再也没有游行和集会的自由。中共说什么彭定康“三违反”,只不过是它做恶的一个借口。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连接:
维基百科:临时立法会

基进报导:公安恶法的前世今生 97前夕中方另组临时立法会 强行修订公安条例

维基百科:曾钰成

导读: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一)临时立法会成立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二)是谁为临时立法会摇旗呐喊?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三)临立会主席范徐丽泰与特首董建华的父辈们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四)变色龙范徐丽泰

审稿:卡西欧 \ 上传:天网灰灰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