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前沿世界】福奇 – 美国中共病毒疫情沙皇 (三)

香草山医疗部  圣母院钟声

安东尼.福奇博士(Dr. Anthony Fauci)在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间,以美国防疫最高政府官员的身份,成功利用了他的话语权和对疫情政策制定的影响力,控制CCP病毒的感染人数和死亡率,以制造人为恐慌。能量健康研究所(the Energetic Health Institute)发起人亨利.伊利博士(Dr.Henry Ealy)和他的团队自2020年3月开始密切观察并核实CDC公布的新冠感染及死亡率数。他们发现,从3月中旬,CDC开始严重夸张所报数据,很多原本因为其他健康原因去世的死者,其死因都被改为新冠感染致死。至2020年8月23日,CDC公布的161,392例因新冠感染死亡的人数,如按照被长期沿用的美国死亡申报系统规则,应为9,684例。当时的病毒疫情,由此不实数据得出的结论,被人为扩大了十余倍。

健康指标和评估研究所(IHME,the 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的疫情预测系统由比尔-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资助。IHME的数据预测模型,被盖茨基金会领导委员会的主要成员-福奇博士所采纳,许多民主党州政府的对抗疫情政策,也根据此模型而修改。在2020年4月1日和2日的两次新闻发布会上,纽约州州长库莫(Andrew Cuomo)明确表示,他关闭纽约州政策的决定是基于这个IHME模型;在4月9日简报会上,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提到基于IHME模型的数据,她必须关闭密歇根州。加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州政府的情况也是如此。之后全美国开始实施大规模隔离,直接导致世界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引擎完全关闭:数十万人死亡,数百万人失业,数万亿美元经济损失,数千万学龄儿童无法去学校接受正常教育,数千万选民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不得不使用原不被认可的邮寄选票投票……美国的2020乱象由此开始。

2020年12月11日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向辉瑞公司(Pfizer)发放了第一个“疫苗紧急使用授权”(EUA,Emergency-Dependent Authorization)。随后,生产与辉瑞同类 mRNA 疫苗的莫丹纳公司(Moderna),和生产腺病毒为载体的蛋白质重组疫苗的强生公司(Johnson&Johnson)也分别得到“紧急使用授权”。除强生疫苗接种在实施5周半后,因其严重深静脉血栓副反应而暂时叫停。其它两种疫苗尽管致死副反应报道不断,却仍在美国各州广泛注射。

此时作为拜登政府白宫疫情顾问的福奇,非但无视大量疫苗接种后严重副反应的出现,反而利用所有媒体,大力推广全民新冠疫苗接种的宣传。福奇声称“只有3/4以上人口接受了疫苗接种,才可能达到实际的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 他误导使人认为FDA是在经历广泛安全研究和长期试验后”批准了”这些疫苗,缺只字不提这些都是“试验性疫苗”。

用于这些疫苗的mRNA技术,原本只限于癌症基因治疗。NIH早已证实该疗法,可以引起“严重健康危害:如毒性、炎症及致癌反应”。mRNA输入人体后,实际上是劫持了人体细胞,并编程使之产生非人类蛋白质。mRNA疫苗则使人体产生CCP病毒表面的棘突蛋白(S-蛋白)。目前人类对这种人体“生物黑客”的长期影响还完全未知,但是可以预知的抗体依赖增强效应(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ADE)的疫苗接种中期风险却已显现。

爆料革命英雄病毒学家闫丽梦博士,早在一年前就通过各种媒体警示世界:在接种疫苗后,当人体再次暴露于病原体时,可能会导致由抗体依赖增强效应(ADE,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介导的过度促炎因子分泌引发的细胞因子风暴。这种人体自身过度免疫反应导致的组织损伤,可使感染者迅速出现多系统器官衰竭,并导致死亡。闫博士一再强调,“新冠病毒在实验室里被恶意增强功能,所以,依照自然来源理论去寻找解决之道,是得不到终结大流行的有效疫苗或方法的。”随着世界各国广泛接种疫苗,全球已经有许多因接种各种疫苗后的死亡案例及严重副反应报道。多数案例的官方调查结果都是与疫苗接种无直接关连。因为即便通过法医尸检,不能确定死因与疫苗直接相关已成美国法医界不成文的惯例。

至5月2日,美国已有超过1亿人接受了至少一剂疫苗注射。但至少有9245人在完成两剂注射后,还是被CCP病毒感染了,即所谓“突破性案例”。其中132人已经死亡。有专家认为,这个来自46个州的突破性案例数据被严重低估,因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检测系统是被动的,依赖于州卫生部门的自愿报告。此外,由于缺乏测试,并非所有突破案例都会被识别。

对于目前在全世界广泛施打疫苗后的种种令人忧心现象,疫苗专家,辉瑞公司前副总裁兼首席科学官迈克尔·耶顿博士(Dr. Michael Yeadon)作为世界生物医药研发市场内幕的知情人,向世界发出了最强烈警告。耶顿博士于3月24日接受“美国前线医生联盟(AFLDS)”的采访中说:大药商们似乎在其背后势力驱动下,向全世界人群广泛接种“实验性新冠疫苗”。不仅贪婪,简直就是疯狂及邪恶的举动,可能有大规模减少人口的意图。

笔者观察到的福奇博士,作为美国政府官员最高受薪的医疗管理官员(甚至高于总统),不仅无视美国民众的健康福祉,造假谎报,误导疫情,似乎一心要完成某种计划或达到某种目标。

福奇作为美国政府疫情控制政策制定的专业顾问,在疫情中的种种非专业表现,遭到乔治亚州共和党众议员玛乔瑞.泰勒.格林女士(Rep. Marjorie Taylor Greene)的棒喝。2021年4月1日,格林众议员向国会提出了两项法案:取消安东尼·福奇博士的工资(2019年薪$417,608),并禁止他倡导的疫苗护照的实施。不管法案是否会在国会通过,美国选民的代表已清晰表达了民众的意愿和态度。就如中国民俗所说:为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

图片来源:COVID-19 Dossier By Jose Hermosa

近日,美国军方生化武器专家,病毒学家及资深情报专家劳伦斯.赛林博士(Dr. Lawrence Sellin) 通过油管视频,公开喊话那些仍在为政治及经济目的 , 不顾事实的人:中共病毒是有计划的生物武器,是实验室人工增强功能改造的产品。在这场由中共主动发起的,针对美国及西方文明国家的,以病毒为生物武器的超限战中,福奇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是有意无意中,充当了中共的帮凶或同谋?还是主动布局,借用中共的全球控野心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实现深层政府“世界大重置”的人口控制?

作为美国政府官员的他,检察官可以罗列的罪名很多,“渎职罪”,“欺骗国会罪”, “蓄意谋杀罪”,甚至“叛国罪“……这些都会出现在他冗长的审判书上。随着越来越多不为人知的机密信息的披露,审判定罪的证据在累积,正义终有彰显的一天!

 参考文献:

https://articles.mercola.com/sites/articles/archive/2021/05/02/cdc-violated-law-to-inflate-covid-cases-and-fatalities.aspx

https://mobile.twitter.com/Jersey1712/status/1389765364079382529

https://thehill.com/homenews/house/545992-marjorie-taylor-greene-offers-bills-to-fire-fauci-ban-vaccine-passports

【医疗前沿世界】大药商敲门金砖得手记 – GNEWS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mkt_breakingnews/at-least-9245-americans-tested-positive-for-covid-19-after-vaccination-132-dead_3798410.html

https://covid.cdc.gov/covid-data-tracker/

Exclusive: Former Pfizer VP to AFLDS: ‘Entirely possible this will be used for massive-scale depopulation’ – Frontline News (americasfrontlinedoctors.org)

Dr. Fauci is guilty of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deaths for interfering with hydroxychloroquine use, says medical expert – Foreign Affairs Intelligence Council (wordpress.com)

#路德社简报

Experts sound the alarm about risks of mass vaccination

编辑/校对/发稿:正义的小新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