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四)变色龙范徐丽泰

搜集/撰文:岁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粤

香港政坛元老钟士元回忆录《香港回归历程》第55页,「范徐丽泰在九十年代中期接受了中国政府的邀请,担任港事顾问及预委会成员,并在回归后,成为了香港特别行政区临时立法会和第一及第二届立法会的主席。”范太就这样成为已故人大代表廖瑶珠口中的“港英旧电池。而她之所以会“认祖归宗”,原来也跟彭定康在九二年刚上任就踢她出行政局有关」。这里与维基百科说的范徐丽泰离开港英立法局的理由「范徐丽泰在1992年与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意见不合,在当年10月辞任所有公职,到1993年,范徐丽泰转投亲共阵营」吻合。中共在香港长期统战是众所周知的,特别是那时成立临时立法会,需要大量这方面的专业人才,“民主之父”李柱铭也曾被许家屯统战,但未能成功。

1993年,范徐丽泰高调地投入怀抱,获任命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预备工作委员会委员,由为英将离去落泪的亲英人物,一转脸就成了中共器重的人物,这完全是两个对立的角色,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只有心够狠才能这么快转变,或者是巨大利益诱惑。在当时因彭定康的政改方案,中英双方陷入新一轮的角力的情况下,范徐丽泰的高调“转呔”,着实让人大跌眼镜,人们对他的评价“变色龙”、“旧电池”、 “香港江青”和“范妇人”(犯妇人谐音)自此范妇人便一头扎进中共的怀抱,至今不回头。

图片来自立场新闻

1995年,中共委任范妇人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委员,于1996年9月成为候选特首董建华的核心助选团成员,到1996年11月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届政府推选委员会委员。 1996年中方「另立炉灶」成立临时立法会,范妇人获为临立会议员,1997年1月25日第一次临立会会议上当选主席,在特区成立日,她带领一群临立会议员宣誓。 1998年9月30日,临时立法会届满解散,在当年举行了第一届立法会选举,范妇人循选举委员会功能界别当选第一届立法会议员,同年7月2日当选第一届立法会主席。 2000年再度连任议员和主席。 2004年第三届立法会​​选举,由于选举委员会的议席被全数取消,范徐丽泰决定参选地区直选议席,出选香港岛选区,最后成功当选并继续出任立法会主席。那时的范妇人有了中共的撑腰,十分威风如日中天,差点就做了特首,被讽“香港江青”一点不假。

在范妇人被称为“变色龙”不是瞎编的,当初从亲英阵营一转脸进了亲共阵营,这个大变色已够狠,出任立法会主席后,她又改变过去非常亲共的面目,做个“中立”的角色,并与一些“左王”保持距离;在港共两方出现冲突时,她又成了“和事佬”,希望通过自己的表演摘掉“香港江青”与“范妇人”这两帽子。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政治手腕恐怕也只有范妇人才有。

图片来自852邮报

出任两届立法会主席后,党爹还是让她这块旧电池继续发光发热的,在香港威风不够,拉上北京“贴贴金”,于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当起来了,中共就是这样处理香港这些过气的政客和统战香港所谓的“牛人”。给一个毫无权力的政治光环就能套住这些忠实的走狗,想要它们几时出来吠几声就几时出来吠。

范妇人在位时否决在立法会公开为前国务院总理赵紫阳默哀,另外,她亦多次否决就六四事件提出动议辩论。退下来后,毫无影响力了,必须时不时出来涮涮存在感,2016年称人大就立法会宣誓问题释法不是干预香港司法独立,当局计划于高铁香港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实施一地两检,范徐丽泰表示,容许内地执法人员在港工作不会损害一国两制,称人大常委会对香港只有好意,指部分人「妖魔化」国家和「反中」是时髦,2018年3月,范徐丽泰参加全国两会期间,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在这个宪法要是不改,这一届任期之后,(习近平)就不能再连任了⋯⋯

图片来自点新闻

最近,已经从全国人大常委会退下来了的范老妪已风烛残年,就快要去见让她大红大紫的邓小平了,她依然耐不住孤独,又爬出来证明自己还能喘气,为中共2021年两会废除香港选举制度擦屁股:「一国两制“两制”意指经济制度、金融开放的制度,而非政治制度,因为要改变政治制度,需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或备案才能实施。她又形容本港已到无路可退的处境,若果国家不力挽狂澜,我们就会跌落至万劫不复的地步」,这种指鹿为马的事,在中国相距几千年又出现了。 2019 年反修例运动她认为已成为「彻头彻尾的揽炒派」。她批评反对派过往不单未有互相配合,「甚至称不上互相制衡,根本就是拖后腿,阻碍政府施政」,范妇人又形容部分反对派议员将区议会政治化,斥责他们若果认为自己做法正确,那么「香港根本不适合这类人住下去。」人大会议指,要建立「有香港特色的新的民主选举制度」,重新建构选举委员会。范妇人认为香港目前的选举制度不行,将香港的繁荣安定付诸流水,已经被逼到悬崖边,中央当今已没办法再忍耐,只能「改善、完善」选举制度,将不爱国、不愿意接受宪法和《基本法》、不愿意为香港繁荣安定努力的人置之门外。针对中共废除选举制度范妇人说,中央对香港已经很宽容,香港人要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真是条好狗,急主子之所急,为主子呕心沥血。

图片来自明报

「对于外界有声音指,中央今次出手改革香港选举制度,未经香港广泛咨询,范徐丽泰回应指,香港政制发展「不是由香港话事」,重申香港政制发展,权力在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她又说,今次改革不是由香港提出,因为时间上做不到、来不及,实际操作也有困难」。从范妇人的说话看出二十多年来年来,「她在政治上唯北京马首是瞻,不惜抛却尊严地在香港充当一个维护专制、反对民主的角色」。

地下党员范妇人恐怕到死也不敢让人知道自己是地下党员身分,如果万一走了,那多遗憾啊!范妇人对人说「我从来没有想过从政,那本是很遥远的事,当时我连立法局做什么也不清楚,印象中当年局内都是邓莲如、钟士元及李鹏飞等名人。我很奇怪地问当时的署理港督夏鼎基为何会找我,他却要我反问自己想不想为香港人服务?结果反而是丈夫鼓励我入立法局学些东西,还笑说反正我最多做两年便无得做」。请问范妇人”旧电池“你配谈为香港人服务吗?你为香港人香港民主自由做过什么?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资料来源:
维基百科-范徐丽泰

自由亚洲-【胡少江评论】范徐的荒诞和北京的真意

林保华博客-范妇人竞逐特首的翻云覆雨-

立场新闻-【推倒选举】范徐丽泰

头条日报

导读: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一)临时立法会成立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二)是谁为临时立法会摇旗呐喊?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三)临立会主席范徐丽泰与特首董建华的父辈们


审稿:卡西欧 / 校对:文粤 / 上传:天网灰灰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