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县域经济”成关键词意味着什么

撰稿:喜妈

(图片来自网络)

最近,笔者关注墙内生态,民生热点,发现一个新词汇“县域经济” 。实际上这个名词是中共“十六大”就提出来了,但在最近一两年才频繁出现在公众媒体上,尤其是中共的官方媒体上。它是指“以县级行政区划为地理空间,以县级政权为调控主体,以市场为导向,优化配置资源,具有地域特色和功能完备的区域经济”。原来说那么多,就是一个传统观念的地区经济和区域经济的范畴。

笔者很困惑,中共不是向来好大喜功,喜欢大场面、大制作、大一统、大放大鸣,凡是大就是好,就是强,就是厉害。同时中共最喜欢崇洋媚外,啥都叫嚣国际标准、世界一流、全球第一。怎么现在喜欢上局部和区域概念了?根据民政部2019年发布的“县以上行政区划代码”中,大陆地区共有1879个县级行政区划。而根据2019年的统计数字,按照县域经济概念,经济总量达到39.1万亿元人民币,约占全国的41%。据称,中共建政后有两次县域经济“提速”,一次是50年代土改,一次是80年代的家庭联产承包。

笔者认为,中共真的是撒谎不脸红,说话不怕舌头卷,各种歪曲事实的陈述真的可以登堂入室,堂皇出现在主流媒体上。农村和县级经济从来都不是中共关注的重点。从来不是,也从来没有过。凡是在中共体制生活过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凡是稍微能干的人,都知道饭碗要端国营的、公家的,没有谁会对一个农村背景和县城基础的企事业单位、经营性团体有任何的追捧。在体制下,要端金饭碗、铁饭碗,要成为公家人,要成为正式工,从来都是整个社会的主流和最强音。即使是在改革开放后,沿海地区的乡镇企业有了长足进步,民间依然还是看重大城市经济和国有经济,哪里有父母望子成龙期待自己的孩子去县级经济领域去发展的。

平民就讲百姓观点,这个新近出来的观点说县域经济是中共的重中之重,只能是骗鬼,鬼都不信。现在各种层面都在提倡“县域经济”,只能说明,农村人民的生活更难了,中共的黑手又要伸向底层的民众了。“县域经济”是转嫁城市各种矛盾和压力的借口,底层的人民又要开始被进一步盘剥了。城市里没有太多捞油水的空间,“县域经济”又通过类似“加快小城镇建设”,把土地资源腾出,利用富余第三产业人员,用所谓的“拾遗经济”、“补缺经济”和“城郊经济”,实现空手套白狼。

“县域经济”下的各种所谓统筹和壮大城乡经济的措施政策,其实是将农民和土地更快剥离,但是可以将农民又更多地捆绑在原户籍地域,达到既可以捞钱,又可以方便管制。“县域经济”是县大老爷责任制,一定放权给地方和县级单位,就是把刺激出来的收入上交国家,其他你自己看着办。“县域经济”是个空洞的口号。为什么?因为没有流动就没有经济的活力;没有人员的流动和积极的需求共享交换,哪里有市场的活跃度。笔者认为,“县域经济”是另外一个缩小版的“内循环”经济而已。

“县域经济”和之前不断提出的“三农”问题是一样的道理。中共越是讲得多,就说明问题越多,就说明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没有妥善处理,没有到位执行。农村问题对中共号称建政在一个农业国家基础上的前提来说,应该是重中之重。几十年来,卫星上天、飞船登月,最难的事情都做了,“三农问题”依然如故。讨论过来,讨论过去,中共的所有问题,都是在嘴上,都在形式上,浮在面上。“三农”不是中共的关注点,只是利用的理由;“县域经济”也不是它的关注点,是新一轮的收买人心和挣个口碑而已。

什么“二元一体化”,什么“城乡相互辐射”,都是骗人的。可是,有一点中共必须面对,民间开始不稳定了。人民要吃饭的嘴你靠骗敷不过去啦。中共在19大后提出的“国内大循环”和“国内国际双循环”,“县域经济”就被大力地宣传。这一切都是在掏百姓的腰包,用总量冲淡质量,用忽悠民间消化各种滞涨。据称,2020年综合竞争力百强县分布17省市,2019年GDP超千亿县有32个。数字都好编,可是吃饭的嘴不是喝西北风的。等到人民要钱要米要不到的时候,中共描绘的幸福美景成为泡影的时候,看人民的反抗,看人民的觉醒,看人民怎么拿问中共。现在,让中共的泡泡继续吹,让它乘着泡泡船飞飘,飞得越高,摔得更惨!为最终觉醒的人民祈祷!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初审:二号电梯 

审核:Jenny

编辑:MG5

新闻来源:

https://baike.baidu.com/item/县域经济

https://core.ac.uk/download/pdf/41360756.pdf

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428rwsF35ez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