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欧洲危机三: 难民危机

作者:纽约香草山写作组:文尊

巴比伦的回归、没有国界的欧洲联盟、一种声音、单一货币、精英集权……如同宙斯的神坛为魔鬼的降临做好了准备。

纳粹党集会地-齐柏林场
位于柏林佩加蒙博物館的帕加马祭坛(即宙斯祭坛)
图源网络

希特勒的建筑师阿尔伯特·斯佩尔按照宙斯的祭坛(也称撒旦的宝座)设计了纳粹的阅兵场——齐柏林(飞艇)场,位于德国纽伦堡东南约11平方公里。《启示录》第二章第3节说:“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旦座位之处。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中间,撒旦所住的地方被杀之时,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道。”如今的这座祭坛就在柏林的佩加蒙博物館,巴比伦的伊什塔尔城门也在那里。 欧盟无国界的自由为难民危机埋下了伏笔。

图源网络

2010年,阿拉伯之春革命爆发。随后几年,来自中东、北非、亚洲的难民经地中海和巴尔干半岛涌入欧盟国家,这是有史以来最容易到达欧洲的时期,一天六七千的人口涌入量掀起了史上最大的移民潮。其中多数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土耳其和厄立特里亚等穆斯林国家。在28个欧盟成员国中,难民涌入最集中的是德国、瑞典和法国。在900万人口的瑞典,仅斯德哥尔摩就收容了100万穆斯林。一半以上的高中生都是穆斯林。没有边界的巴别式设计,和精英集权的欧盟政策,最终在欧洲引发了严重的社会及经济危机。同时也引发了欧洲的领导人危机。在欧洲历史上,国家领导人和民众之间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出现如此大的隔阂。民众不信任政府,个人的力量也不能解决问题,再加上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渗入,欧洲正在酝酿着新一轮的人道危机。

2015年,39万“非法移民”涌入万匈牙利。政府立即决断加强边境管控,在匈牙利和塞尔维亚边境修建长达175公里的围墙,难民问题迅速得到了一定程度缓解。2017年上半年,匈牙利在匈塞边境再建起第二道围墙。匈牙利政府对难民的坚决抵制虽招致欧盟批评,但总理维克托·欧尔班的态度始终坚决,史蒂夫·班农形容其为“英雄”。2018年,其政党以81%的支持率第三次赢得大选。欧尔班自上台以来从未停止对乔治·索罗斯阴谋策划欧洲难民潮的谴责,因为欧尔班在年轻的时候曾接触过索罗斯策划的颠覆政权基金会,他熟知索罗斯即是欧洲危机的幕后黑手。

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

匈牙利总理府的事务部长拉扎尔·亚诺什在2015年10月发布会上表示:“很明显,索罗斯打着‘真正无私精神’的旗号,用他‘惊天动地’的计划不断轰炸国际社会。但是,索罗斯所谓的‘无私精神’在过去30年间已经造成了大量主权债务违约。”

2010年,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向人权观察组织分期注入1亿美元,该组织有效地帮助了难民落户欧盟。就连索罗斯也说:“人权观察是我支持的组织当中,最有效的组织之一。”“开放社会基金会”在世界37个国家设有分支,它公开资助各地民间组织。有多家媒体曾披露,该基金通过资助民间组织来影响欧洲的移民政策和内政。很多政府也对此表示了担忧。

截至2009年底,世界人口约68亿人口中,穆斯林总人数是15.7亿,分布在204个国家和地区,占全世界的23%。欧洲最重要的三个国家中,法国约500万人口中穆斯林占7%;德国400万人口中,穆斯林占5%; 英国200万人中,穆斯林比例为3%。 欧洲目前正面临着史上最严重的移民危机,欧盟在做什么?近几年欧盟只忙于两件事:一是移民政策,而是气候协议。(见【世事解评】共产主义蚕食世界(五)——共产主义的圈套:文化与环保 – GNEWS

当国家走向大政府,人民将逐渐失去个体的自由意志,实质上这是比战争更可怕的毁灭。

(待续)

下集:欧洲危机(四):灭“白“计划(欧洲)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