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超限战浅析(六):疫苗与解药

MyWay

对抗传统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除了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外,研究对抗的解药(antidote)是唯一有效的解决方案。对于核武器所造成的辐射,国际上唯一可行的解药方案是通过化学药物或者生物制剂减少暴露于高剂量辐射对机体造成的致命影响,例如胃肠道损伤等。目前的研究结果表明,受害者可在24小时内的暴露中增加生存率并延迟死亡,可给受害者在到达医院之前一定的生命时间。核武器由于其特殊性,只能作为国家间战略威慑武器,实际应用的可能性并不大。

虽然国际上早就有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合约缔约国已经销毁了约90%的化学武器,但化学武器袭击一直没有停止,例如1995年发生的东京地铁上的沙林毒气袭击事件, 2018年1月俄罗斯杜马多次发生化学武器事件和2017年金正恩的哥哥金正男在马来西亚遇刺身亡事件。对化学武器袭击的防护,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都已研制成功某些化学药物,能在一定程度上对抗神经毒剂所导致的死亡。

传统生物武器袭击也没有完全被禁止,在2001年美国就遭受到了为期数周的生物恐怖袭击。随着分子生物学等技术的发展,对已有生物进行改造和基因重组,增加致病细菌和病毒毒性和传染性,并使普通疫苗或药物失效和感染者难以治愈等新型生物战剂的出现,令人类战争史被重新书写。

通常来讲,生物战剂和与之对抗的疫苗或解药的研制是同步进行的,甚至后者进行的更早,因为很多解药和疫苗具有广谱性,可以针对一种或一系列生物战剂进行防护。

中共军方很早就开始了战略储备药物和解药的研究,军事医学科学院放射与辐射医学研究所原为放射医学研究所从1950年代就开始了对抗核辐射的研究,毒物药物研究所针对化学武器中的VX、沙林和梭曼等神经毒剂也开发了相对应的解毒药物并装配部队。微生物和流行病研究所一直从事微生物和传染病的研究,早期由于生物技术不发达,所研究的还只是停留在寻找新的微生物增强其毒性以及增加传播途径等领域,近年来随着生物科技发展,战备所需的疫苗和生物制品有了长足发展。

2002年爆发的SARS病毒,在北京疫情爆发一两个月后,陈薇就从战略储备药物中找到了ω干扰素来对抗SARS冠状病毒,并且很快制作成功鼻喷剂进行临床实验。虽然由于SARS病毒不耐热,在2003年夏天突然消失,没有对该药进行进一步临床药效研究,但其超快得反应速度也从一个方面说明药物储备库的强大实力。军方自从SARS事件后开始大幅增加对生物武器和解药领域的资金和技术投入,派遣大量科研人员到NIH和欧美一些高校研究所进修,学习先进技术,另一方面在国内生物领域,对各科研院所资金和技术投入也大大增加。

2016年10月底,广东爆发仔猪致死,造成几万头猪的死亡,经研究发现,该疾病的病原是一种冠状病毒,科研人员将其命名为猪急性腹泻综合征冠状病毒,简称SADS冠状病毒,研究表明SADS病毒和SARS病毒同源,都由新发冠状病毒引起,源头都是菊头蝠,很快在2018年研制除了针对该病毒的疫苗,并在官媒中央电视台进行了报道。值得注意的是该项目是中科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B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并且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武汉病毒所研究员周鹏、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助理研究员范航、华南农业大学副教授蓝天为文章并列第一作者,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教授童贻刚、华南农业大学教授马静云、新加坡DUKE-NUS新发传染病研究所教授王林发和美国生态联盟研究员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为共同通讯作者。

2020年武汉疫情爆发, 陈薇于1月26日被派往武汉接管P4实验室,2月26日就宣布她领衔的团队研制的第一批重组新冠疫苗从生产线上下线。这只存在一种可能,就是陈薇团队从战略储备药物中找到了可以专门针对冠状病毒有效的药物。同一时间,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和流行病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周育森(已故)在2020年2月24日申请专利,专利内容为利用融合蛋白技术开发了另外之中针对冠状病毒预防和治疗的疫苗。这和陈薇所宣布的重组腺病毒载体疫苗截然不同。

2020年2月4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生物安全大科学研究中心与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开展联合研究,在抑制2019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筛选方面取得重要进展。发现瑞德西韦和磷酸氯喹能在体外有效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并在Cell Research上发表。

知名病毒学家,复旦大学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长姜世勃教授和周育森的夫人杜兰英在2019年发表文章,采用来自人类冠状病毒OC43的七肽重复域(HR2)的一段多肽,优化成名为EK1的脂肽,来抑制冠状病毒的融合,说明这个团队也一直在进行对抗冠状病毒药物的研究。

以上几个事例说明,中共军方对冠状病毒疫苗的研究,可以说是多头并进,假如没有早期的规划和全局设计是不可能做到的。

迄今为止,根据各国统计数据表明,所有国内外发布的疫苗都不能对抗已有的冠状病毒,对变种病毒更是无能为力,但各国依旧强推疫苗注射以达到群体免疫,个人认为是由于一下几个原因:

  • 通过疫苗经济收割财富。众所周知,药物和疫苗的研发是一项耗时耗财的工程,一般来讲一款新产品的研发需要十年十亿美金才有可能成功,而此次疫苗研发,制药企业和政府管理机构相勾结,首先禁止对预防和治疗冠状病毒非常有效的羟氯喹等药物的使用,其次通过FDA,EMA等卫生部门的紧急授权使用,把一款没有进行动物实验和安全性实验的疫苗推向市场,采用强制、诱骗等各种方式推动民众进行疫苗注射,其背后庞大的经济利益是不言而喻的。
  • 推行疫苗护照,加强对人的大数据收集和管控。疫苗护照目的不是为了控制病毒,而是为了控制民众。作为大重启的一部分,疫苗护照一方面可以收集所有人的重要信息,建立庞大的数据库,另一方面可以对不服从疫苗注射的人进行另类管理,加剧社会分化,进一步剥夺本已不多的公民权利和自由。
  • 通过疫苗减少地球人口,从2017年川普总统上任之初,福齐博士就公开宣称在川普任期内会有大的疫情爆发,微软(Microsoft)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2018年也曾警告说,下一次大流行病可能是我们从未见过的传染病。他建议我们像应对一场战争一样,为其出现做好准备。结合2011年别人盖茨提出的通过疫苗减少人类人口的计划,以及近年来其在非洲印度等地区推行的疫苗计划都存在巨大的阴谋。

在没有详细了解病毒是如何制造的技术背景下,任何研究机构和药厂都不可能研究出真正有效的疫苗的,而且人类也没有任何可以在短短几个月内生产出疫苗的历史,反观中共那几个核心领导人,在开会时候可以不戴口罩,而且疫情爆发一年多来无一人感染,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中共制造病毒生物武器时一并制造了解药,并且只有金字塔顶尖的几个人才能使用,中共想以此为手段掌控着全人类的命运,所以人类要想存活下去必须去找中共要解药!

二战以后人类度过了少有的几十年的和平,但其间共产主义等极左思想也慢慢对西方进行侵蚀,以致现在积重难返,全球的人都变得更加贪婪、自私,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宗教信仰,随之而来的是资本主义的优越性在逐步缩小,人类的劣根性在无限放大。在如此严酷的时代背景下,唯有新中国联邦所代表的正道主义才可以挽救人类!

相关链接:

病毒超限战浅析(一):战争从未远离-GNews

病毒超限战浅析(二):生物武器的布局-GNews

病毒超限战浅析(三):生物武器的制备-GNews

病毒超限战浅析(四):生物武器研究人员及分工-GNews

病毒超限战浅析(五):颠倒黑白 掩盖罪恶– GNews


发稿、编辑 文锦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Himalaya Toronto Maple Leaf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5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