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泽杀死了多少4-5月妊娠胎儿作为胎肝细胞源

撰稿:喜马拉雅的肉夹馍;审校:喜马拉雅的馍夹肉;校对:Maarago

前文中共病毒挖掘小分队要挖掘的中共党卫军病毒院士清单挖到了中共党卫军的病毒院士之一是吴祖泽,根据百度百科——吴祖泽可以看出吴祖泽从大学毕业起就是军民融合项目的经典范例——[1957年9月,毕业于山东大学,同年加入了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研究行列,从事核武器医学防护的国防科技研究。 1960年10月,入伍。 1962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73年,到英国帕脱森肿瘤研究所访问学者,进修造血细胞动力学。1993年6月,任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他的一生都是军人,那么他都研究了哪些领域呢?中央电视台《大家》栏目吴祖泽专访(来源:腾讯视频 发布时间:2014-07-14)的节目可以作为一个重要的参考。

中央电视台《大家》栏目吴祖泽专访出现了陈虎将军,陈虎将军是谁呢?郭文贵先生在2021年1月4日 文贵直播中提到

[那么包括大家看到头两天的那个视频陈虎将军,陈虎将军的家人是我们的战友,我先给说到这儿,也是我们其中一把椅子——陈虎的家人。陈虎最早被安排去某国大使馆,包括跟大使馆的武官都见过面、都安排好了,但是陈虎在最后的一分钟因钱失命,他就是藏了一些钱,还有一些他对爆料革命还不是那种真实的战友说白了,虽然他的孩子是他给的资料并没有完全给我们,他还想留一手,还想跟我们也留一手、留多手吧可以说。然后还有国内的一些钱呐、金砖、金条、字画他还往外倒腾、还安排所谓的后事,延迟了一星期到大使馆去,结果就被共产党给叼住了,最后共产党在他去大使馆之前把他给摁住了,最后是注射毒针给弄死了。所以陈虎不是心脏病死,是注射毒针死,就共产党对付所谓叛国罪的毒针和直接枪毙开瓢,而且注射毒针据说是当着他的所有人的面,也是注射毒针的,而且不是所谓的秘密执行。

陈虎是最早向爆料革命说出江家和马航事件的其中人之一,他当时如果成功地逃出来,他就会上美国西方揭露所有马航的真实事件,还有一个真正的就是法轮功被换器官的,还有劳改犯被换器官,更重要的事情是13579计划,13579计划。

但是呢,他没办法,他因财又失命。]

陈虎因钱失命,这位吴祖泽院士未来的命运会怎样,我们不得而知,但从央视《大家》栏目语焉不详的介绍中,我们非常震惊地看到了吴祖泽进行胎肝细胞研究的反人类细节,我们不知道在他和团队的胎肝细胞研究的过程中一共杀死了多少无辜的未足月的胎儿——

这一段见于视频4’53”[吴祖泽:小孩出生以后,造血主要在骨髓造血,不是在肝脏中,那么在胎儿时期什么时候胎儿的肝脏造血最旺盛,那么我经过比较以后呢就发现4~5月的时候,妊娠4~5个月的(胎儿)肝脏含有的干细胞数量、含有的干细胞的功能是最旺盛的阶段。]

关于胎肝细胞来源见于7’20”陈虎将军对于吴祖泽实验中所用的胎儿胎肝细胞的来源的说辞——[正好当时又有引产,那么就把这些引产胎儿的胎肝细胞拿出来作为造血干细胞的一个来源;

请注意,这仅仅是一次实验中的胎儿胎肝细胞来源的说明,仅仅是要用的时候恰好有引产,所以就把胎儿的胎肝细胞拿出来作为造血干细胞的一个来源,那么在吴祖泽这么多年的造血干细胞来源的其他胎儿胎肝细胞是从哪里来的呢?难道都是恰好有引产么?请注意这里是引产而不是流产,这意味着吴祖泽涉嫌直接谋杀足月胎儿来进行他的造血干细胞研究!

在这段视频中的另一个细节也不能不引起怀疑,[5‘22“主持人:就在吴祖泽对外公布胎肝细胞的研究成果不久,在我国南方一个研究所里,一位名叫王国权的技术员误入了正在照射的放射性钴源室内,遭到了大剂量的辐射,严重地破坏了他的造血系统,病人被紧急送往了北京军事医学科学院附属307医院,在主治医生被王国权制定手术方案时,他们首先想到了吴祖泽和他的胎肝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这也是吴祖泽第一次将这项技术应用于临床。

画外音:因为军事医学科学院附属的307医院是全国的放射病救治基地,也是国家的三级救援机构,所以遇到重症放射病之类的患者都会转送到这里,当时女士们叫王国权的的患者因为大剂量的辐射导致造血系统受到严重的破坏,病情恶化速度很快,如果不尽快救治,已经性命难保。

如果这是一起事故,那就说明中共的放射性管理方面存在严重漏洞,如果不是,那么这有可能与中共秘密进行的超级战士有关,这名王国权的病人有可能就是进行人体放射性实验的实验目标;

*******以下为视频内容全部文字纪要*******

画外音:一位佩戴金色将星的军旅科学家,40载春秋,用小小的造血干细胞创造了无数生命的奇迹,实验室血液学专家吴祖泽院士敬请关注。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大家》栏目。1982年北京军区总医院的重症病房里,一位母亲坐在病床前陪着自己12岁的儿子,这可能是这个孩子在世界上的最后几天了,他患上了一种罕见的血液病——再生障碍性贫血,这种疾病的发病率在我国为十万分之零点, 由于病情恶化迅速,在短时间内就会造成60%的内脏出血、颅内及皮下出血,一般治疗难以见效,就在所有人都陷入绝望的时候,孩子的舅舅听说在军事医学科学院有一位叫吴祖泽的科学家正在开展造血干细胞这方面的研究,这种通过干细胞的相关治疗很可能是拯救孩子的最有效的方法了.

画外音:这个男青年就是当年的那个重病男孩,事隔十几年后他结婚了,这是他带着妈妈和新婚的妻子来拜谢吴祖泽。1982年是吴祖泽用他的胎儿肝脏造血干细胞治疗技术挽救了他12岁的生命。

吴祖泽:干细胞主要是起到对造血恢复的功效,所以它用来治疗放射病、用来治疗白血病,这都是因为放疗化疗以后造血功能破坏,所以你为了促进它造血的加快恢复,你使用了造血干细胞。

画外音:1895年德国科学家在水藻的胚胎中发现了一种具有超强分化能力的细胞,把它命名为干细胞,之后数10年,人体血液中的这种具有自我更新和多项分化能力的细胞就被称为造血干细胞,造血干细胞是我们身体中血细胞的源泉,没有造血干细胞的增殖和分化,我们就无法生存,因此研究造血干细胞在医学上具有非凡的意义,它给肿瘤、白血病、放射病等疾病的治疗带来了巨大的希望,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际生物界掀起了造血干细胞的研究热潮,而我国到上世纪70年代初这一方面还是一片空白。

吴祖泽:那个时候科学已经发展到这个阶段,就是对于血细胞的生成是怎么形成的?是通过骨髓里面有一类造血干细胞通过这类干细胞的增殖和分化,才源源不断的生成血细胞,这个概念在国外已经形成了,而射线对干细胞的损伤是引起造血破坏的根本原因,这也已经有了信息,但是当时由于我们对国外的学术交流是处于一个封闭状态,我们不知道或者我们了解很少。

画外音:1973年夏天,吴祖泽被派往国际著名的英国帕特森肿瘤研究所进行了为期一年半的造血干细胞方面的研究,这段时间的学习奠定了他日后在造血干细胞领域研究的基础,1975年40岁的吴祖泽回国了,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开始了造血干细胞动力学研究,其成果代表了中国最早的干细胞生物学成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

4’53”吴祖泽:小孩出生以后,造血主要在骨髓造血,不是在肝脏中,那么在胎儿时期什么时候胎儿的肝脏造血最旺盛,那么我经过比较以后呢就发现4~5月的时候,妊娠4~5个月的(胎儿)肝脏含有的干细胞数量、含有的干细胞的功能是最旺盛的阶段。

5‘22“主持人:就在吴祖泽对外公布胎肝细胞的研究成果不久,在我国南方一个研究所里,一位名叫王国权的技术员误入了正在照射的放射性钴源室内,遭到了大剂量的辐射,严重地破坏了他的造血系统,病人被紧急送往了北京军事医学科学院附属307医院,在主治医生被王国权制定手术方案时,他们首先想到了吴祖泽和他的胎肝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这也是吴祖泽第一次将这项技术应用于临床。

画外音:因为军事医学科学院附属的307医院是全国的放射病救治基地,也是国家的三级救援机构,所以遇到重症放射病之类的患者都会转送到这里,当时女士们叫王国权的的患者因为大剂量的辐射导致造血系统受到严重的破坏,病情恶化速度很快,如果不尽快救治,已经性命难保。

吴祖泽:对于这么一个受到重度放射损伤的病人,应该采取的措施就是做骨髓移植,因为他的骨髓已经破坏了。但是呢他又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就想不出好的办法,那么其中呢有的专家呢就了解我的工作,就说我的工作是用胎儿肝脏的造血干细胞,有可能用于这个病人进行救治。

画外音:此前吴祖泽的研究都停留在实验室阶段,这一次真的要应用到临床了,他的心情也不免有些紧张。

7’20”陈虎(请注意这位陈虎就是那位被中共秘密处死的准备出逃揭露中共13579计划的陈虎将军) :正好当时又有引产,那么就把这些引产胎儿的胎肝细胞拿出来作为造血干细胞的一个来源;

画外音:得知吴祖泽要为患者制作胎儿肝脏细胞悬液时,他的学生们都劝他不要做,怕万一失败会影响他的声誉,吴祖泽理解学生的担忧不无道理。早在23年前,南斯拉夫科学家就曾大胆采用胎肝的方法治疗一例放射病人,结果病人不幸死亡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越过雷池一步。

吴祖泽:因为实验室的结果跟临床的可能出现的问题是不完全一样的,总是有这个风险,但是我相信这个细胞是安全的,面对的是一个比较严肃的事情,牵扯到一个人的生命的事情,所以我认为,这个必须由我来担当才是最合适的。

画外音:经过一系列的消毒检测处理,吴祖泽很快将胚胎肝脏继承了含有造血干细胞的胎肝细胞悬液,他亲自将这个悬液送到了307医院,胎肝细胞悬液通过静脉注射到了患者的身体里,病危中的王国权得救了,几天后他的造血功能开始恢复,两个月后他身体的各项指标接近正常,王国权因此成了世界上第一个胎肝造血干细胞,救治重度放射病的成功病例,时任国家科委主任的方毅同志对此非常关注,多次询问救治情况还亲自到医院来看望患者,因为这意味着由核爆炸或者核泄露造成了大面积人员伤亡,我们有了一个可以救治的办法。

吴祖泽: 在这个病例之后给总后勤部的卫生部提了个建议,就是如果说今天是发生一个局部战争,有几百个伤员,谁来救治?靠一个307医院是不够的,靠一个军事医学科学院的放射医学研究所也是不够的,那就应该把造血干细胞移植这个技术应该把它普及到军队的一些大的医院,至少是一些大的医院。

画外音:之后的几年,吴祖泽举办了多期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学习班,几百名与之相关的专业人员参加了培训,为了更好的了解造血干细胞对放射病的治疗意义,吴祖泽对接受放射治疗的肿瘤白血病患者进行了很多的临床研究。

陈虎:吴院士本身也是,不光是一个科学家,他也是一个战略家,应该这么讲,那么他把这个就向我们的有关部门提出来,要开展胎肝细胞移植治疗放射病的这个工作。

吴祖泽:放射事故病人是很罕见的,但是我们平时在有些病的治疗当中,我们也是对病人进行大剂量放疗和化疗,这个性质跟放射事故有点相似,所以我们可以对白血病在救治过程当中采取胎肝移植的办法,一方面是救治病人需要,同时呢可以验证胎肝造血干细胞在其中发挥的时候。所以一共坐了12例,而且组成了一个造血干细胞协作攻关组。

陈虎:有吴院士来牵头,当时我们医院301还有沈阳总医院、南方医院,来共同来开展,就是希望它能够在以后的放射病治疗中能够起到、发挥到作用,同时也对这些病人、这些是白血病是不是也有治疗作用,比较好的结果就是说现在看来当时总共移植了12个病人,现在有7个至今还活着。

吴祖泽:在这12例当中有3例就是在我们307医院完成的,这3例当中有2例现在已经是移植以后第30个年头,最近他们到307医院来做健康体检,我看到这两个病人感到很高兴。

画外音:这是2014年3月307医院给当年的两位患者进行体检复查后留下的照片,他们两位在当年都是生命垂危的病人,而在30年后的今天他们依然健在,这12个病例的研究结果证明,胎肝造血干细胞可以在病人体内存活,而且不发生严重的抗宿主病,从而为放射病、白血病、肿瘤等病人顺利渡过大剂量化疗、放疗后的造血衰竭期、恢复自身的造血提供了有效的措施。1988年,吴祖泽带着这12个病例的治疗报告参加了国际医学会议。胎肝细胞治疗技术在重症肝病上取得了怎样的治疗效果?对于治病的机理的认证让吴祖泽有了什么新发现?

主持人:照片上的这位是居里夫人的病房医生雅曼博士,这张照片是他在土耳其的海边宴请吴祖泽时拍摄的,他和吴祖泽是在1988年国际辐射研究协会组织的会议上认识的,当时吴祖泽把造血干细胞的成果在大会上作了报告。雅曼博士走上前去热情地握住吴祖泽的手,这位当年曾亲眼目睹伟人离去的老人之所以如此关注放射病的治疗研究,是因为居里夫人就是死于长期接触放射线引起的再生障碍性贫血。

画外音:居里夫人去世后,雅曼博士几乎把自己全部的热情和精力都用于辐射引起的各类血液病研究上,这位年近8旬的老人用宴请来表达敬意,是因为吴祖泽做到了他几十年没有做到的事情。

吴祖泽:如果居里夫人活到现在这个年代,她一定会受到全世界的爱戴,同时会受到全世界的科研成果的对她的帮助。

画外音:应用胚胎肝脏细胞进行治疗放射疾病传开以后,很快在一些医院得到应用,当时主要用于经过放射治疗后的白血病和恶性肿瘤患者,后来还用到了其他疾病的治疗上,1988年,国内一些城市爆发了大面积的甲性肝炎传染病。

吴祖泽:这个病的死亡率很高,重症肝病的死亡率那个时候是超过80%,我有一个学生,他毕业以后回到了第二军医大学,他跟当地军队医院合作用胎肝细胞来治疗重症肝病。当时他们联合做了7例,结果活了5个,这是很很难得的。

画外音:当时很多地方医院为了救人也开始采用胎肝细胞治疗技术,卫生部也专门在4家国内大的传染病医院由上海第二军医大学牵头,对100多例重症肝病患者进行治疗效果验证。吴祖泽:最后他们的结果是重症肝病死亡率由80%以上降到33%,这个结果是在健康报上登出来了,是大家公认的,所以这是在我们做胎肝治疗白血病、治疗放射病的基础上一个新的延伸。

画外音:这个救治的结果让吴祖泽很欣慰,但是在治病的机理方面医院专家提出的观点与吴祖泽却大相径庭。

吴祖泽:他们提出了观点,什么观点呢?说为什么有效果呢?是因为胎儿的肝脏细胞进到了病人体内。代替了操作的肝脏细胞,所以发挥作用。就是胎儿肝脏细胞在病人体内种上了,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就是移植的可能性很小,更大的可能性是胎儿肝脏当中有很多刺激肝脏再生的成分,因此他们发挥了作用。

画外音:为了进一步验证输入的胎肝细胞治病的机理,吴祖泽与北京的部队传染病医院302医院合作进行了大量的研究,结果他真的找到了胎儿肝脏中那个具有治疗作用的细胞因子。

吴祖泽:把胎儿肝脏细胞全部裂解,没有细胞了,全都裂解了,然后再输给病人,它的效果是一样的,这就证明什么呢,证明胎儿肝脏当中有一类刺激造血的因子——细胞因子,它可以刺激肝脏细胞再生,这个因子是什么呢?这个文章发表在国外的著名的肝脏杂志。它的性质包括它的蛋白质的氨基酸序列、包括它的DNA序列我们都已经测出来了,所以有可能将来它成为一种药来代替细胞来治疗肝病。

画外音:就是这个新发现让吴祖泽的研究内容走进了比干细胞更微观的事情,而这将在未来开启再生医学研究的新篇章。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他参与了什么工作?小小的防护眼镜凝聚了他怎样的智慧?细胞内的因子他又做了哪些应用研究?1957年,22岁的吴祖泽从山东大学物理化学专业毕业后服从组织需要来到了军事医学科学院放射医学研究所,主要工作内容是研究放射病的预防和诊治,当时国家刚刚开始秘密研制第一颗原子弹。

主持人:1957年,毛泽东应邀出访前苏联。行程中苏方专门安排毛主席看了一个小片子——原子条件下的战斗演习,毛主席格外地感兴趣,看完影片后他对身边的国防部长意味深长地说,矛盾是应该同时存在的,几乎是在中国领导人开始筹划制造原子矛的同时,铸造防御原子武器的盾计划,就付诸实施了,而吴祖泽最初参加工作时从事的就是铸造防护盾牌的工作。

画外音:了解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人都知道,为了那声巨响科研人员和部队官兵都付出了许多,但人们可能不知道的是还有一些像吴祖泽这样的人在为那些付出的人做着保障工作,他们同样也付出许多。

吴祖泽:判断原子弹的原料燃烧得彻底不彻底,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蘑菇云里面的材料采一部分下来做分析,那么这是制造原子弹部门需要的基本数据,那么如何从蘑菇云里面去把这个样品采下来呢?在当时条件下就是派飞机上去飞行员去采,通过一个采样机把这个气体采下来供我们分析,但是飞行员要穿过这个蘑菇云的时候,他是有一定的风险,因为周围都是带有放射性的物质,很可能对飞行员健康会有影响,尽管我们做了各方面的测算,这种影响应该是很小的,但是还是应该做好万一的准备。

画外音:吴祖泽在戈壁滩上的马蘭医院待了6个月,但原子弹爆炸什么样他却没有看到,在别人都欢呼雀跃的时候他在严谨地工作,直到最后一批离开,那几年围绕核爆炸引起的辐射,吴祖泽做过多项试验研究,由于突然发生了核爆炸强光辐射会导致人的眼底烧伤甚至是永久性失明,1969年吴祖泽又奉组织命令开始专门研究用于核武器战争条件下的防护眼镜。

吴祖泽:这是一个是物理的工程的一个项目,并不是我过去学的化学或者生物化学这个领域。  但是那时我们的概念就是要完成任务,而不是发展自己的专业,用任务来带动专业的发展。

画外音:让吴泽感到自豪的是经过努力他们把这样一个偏振光防护眼镜研制出来了,这个现在看起来不起眼的东西,当年吴祖泽也是费了不少心思。

吴祖泽:人遇到强光的时候他本人有个保护,他会闭眼睛,这个闭眼睛需要多长时间呢?就从刺激开始当你眼睛闭上大概150毫秒,那么我们要想一个防治措施呢就必须比150毫秒还要快,那才有可能减少光线进入到眼睛,才有可能防止眼底烧伤,那么什么东西有那么快呢,想来想去只有一个东西很快,只有爆炸,我们去找这个小的炸药管,也能找到,这个军工厂里面就有生产这种很小的炸药管,只有几个毫米,没有危险,就是只要保护好的话没有关系,然后呢,我们用有光刺激情况下利用一个光敏元件,转变成一个电流,然后引起管爆炸,推动这个镜片转90度,这个整个需要多长时间呢?10个毫秒,那10个毫秒比起眨眼睛150毫秒快了15倍,这就可能有效果。这就是我们保留下来的当时的样机,这就是一个偏振光镜片,在正常情况下你是可以看到外面,你可以看到里面,也可以看到外面,但是如果遇到强光以后,它有个动作就看不到了,不是说看不到了,就是深度加深了,主要的光都被挡住了,如果外面光很强的话,它也能看得清楚,所以不影响指挥员的指挥。

画外音:无论是给飞行员体检还是研制防护眼镜,这些看似与造血干细胞没有关系的工作,不仅练就了吴祖泽钻研思考的科学精神,还培养了他高瞻远瞩的思维习惯,1970年吴祖泽的工作任务转到了放射病医治上,就是这次转变让他走进了小小的造血干细胞,1973年夏天,他去英国学习了有关造血干细胞的知识。

吴祖泽:当我到这个实验室了解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这些先进的技术应该很快的把它总结起来,把它带到国内去,让我们国内一个空白的领域能够很快的能够填补起来,能够在我们的科研单位、在我们的医疗单位,能够提高这方面的理论知识和技术本质。结果去了以后,一段时间我就给自己提的写了一个提纲,我要写本书,这本书应该有多少章节?大概有12个章节。

画外音:这是吴祖泽在英国为期一年半的研修时间里仅有的一张照片的。在那里,他把所有的节假日和业余时间都用在了完成书稿上,他闷在宿舍中与时间赛跑,让人感动的是一年半对于一般人来说,那只是外语刚刚过关的时间。

吴祖泽:所以我回来的时候,初稿基本确定。然后我办学习班,让大家都能够有机会来学习,我在实验室给大家做实验,让大家知道什么叫造血干细胞,什么是造血干细胞基本理论和它的基本的技术,所以在这个技术上面很快干细胞的概念在国内就推广。

画外音:这部长达30万字的《造血细胞动力学概论》是我国干细胞研究的启蒙之作,很多人是读了这本书才认识造血干细胞的,吴祖泽不仅通过这本书为我国造血干细胞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而且他本人也在造血干细胞研究方面带出了一批人才。

陈虎:可以讲,中国很多很多搞造血干细胞的或者现在在干细胞领域的都是他的学生。

画外音:吴祖泽不仅很多完成了造血干细胞治疗技术从实验到临床转化的一系列工作,而且从1994年起他开始了造血干细胞的细胞因子研究,从此他进入了再生医学的研究领域。

主持人:进入21世纪,再生医学成为生命科学重要的战略高地,而干细胞研究是再生医学的核心和热门领域,人类疾病中还有很多疾病没有寻到根治的办法,新一轮的医疗技术革命让人期待,基于干细胞的修复与再生能力的再生医学有望成为继药物治疗、手术治疗后的第三种疾病治疗的途径,吴祖泽院士作为我国造血干细胞的奠基人,又一次行走在这个最新科技领域的最前沿。

吴祖泽:再生医学主要是讲组织器官损伤以后如何促进它修复、恢复,以及在不能够促进它修复、恢复的情况下面如果通过一致的办法把它置换,换一个器官,那么这样子来治疗一些我们目前还不能治愈的病。

画外音:从1994年起吴祖泽的团队先后启动了多种基因药物的研发项目,所谓基因药物就是将表达细胞因子的基因提取出来放在载体里制成药,但是对于从事基础研究的吴院士的团队来说,药品的研发所经历的多种动物的安全性、有效性实验等诸多环节所需要的时间是他们始料未及的,经过了近20年的时间,目前已有两种基因药物进入了二期临床试验。

吴祖泽:我们用这个药物来治疗心肌缺血,特别是对那些弥散性的小血管的缺血治疗有特别的效果,对于这些病人,他基本能够搭桥。因为它不是大血管的缺血,他也不能放支架,因为这个血管太小支架放不进去,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这个基因药物来进行治疗,而且取得了好的结果。

画外音:临床试验是由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杨志健教授主持做的,他针对心脏弥漫性血管病变和小血管病变的患者用药,这位老人就是其中的一个病例。

吴祖泽:他本来只能躺在床上不能起身,经过治疗以后他能够起身,走路的速度、走路的距离都延长了,本来他不能下楼的,现在可以下楼,所以这些就是一个它的奇妙的功效,第二个基因药物重点是治疗下肢动脉缺血,那么这些病人呢因为脉管炎因为糖尿病足,他不能走,一走路就疼痛。那你注射一次以后,他疼痛就开始减轻,他个人走路就可以走了,本来他是靠两个拐杖走路的,现在可以扔掉两个拐杖自己出院,这些都是基因治疗药物的功效。

画外音:在这个药物研发的基础上,吴祖泽院士团队又研发了另外两种基因药,现在正准备做临床试验,他们都是针对一些难以治愈的疾病研发。

王立生(军事科学院实验血液研究室主任)院士的很多就是研以致用,这个是他的理念,因为从我回国以后很多做项目的开题报告也好、项目的立项也好、研究生的选题也好,他是都要都要参加的,但是他的这个理念我觉得非常前瞻,他要看这个项目到底是能不能给社会、能不能给人类到底是确实能够发生作用、能够有好处。

吴祖泽:我这辈子花了20年时间做了将近10来个药的研发,现在都基本上都有了着落,但是一个药要真正变成一个上市的产品,能够为老百姓所用,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单靠我们一个科学院是完成不了,无论从人力、无论从资金、无论从经验,我们都是达不到的,所以作为科研单位来讲,特别是对这类科技研发项目的钱必须跟企业联合起来。

画外音:在基因药物研发的同时,吴院士的团队还进行了多个基础研究项目,在吴院士看来,再生医学领域有太多可研究和发展的空间。

吴祖泽:我们有一些科学工作者有一个梦想,希望我们将来从头到脚的病都能够通过再生医学来进行治疗,我们损伤的器官可以通过我们的器官库来进行置换,怎么到那个时候,我们的生命质量就会进一步提高,我们的寿命就会进一步延长。

画外音:近些年由于骨髓移植的诸多限制,科学家们把目光转向了脐带血,但脐带血却因为量少而只能满足体重在45千克以下的,而吴院士的团队研究证实胎盘中蕴藏着丰富的造血干细胞,现在正在通过大动物实验来研究确认胎盘造血干细胞有类似胚胎肝脏造血干细胞的重建造血功能。

张毅(军事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因为大家都知道胎盘它是一个废弃物,那么现在做脐带血移植就只能给小孩不能给成人,这样的话就解决不了这个干细胞来源的问题,那么我们做这个就是胎盘的这个干细胞呢,它就解决了这个来源的问题,但是呢就是现在世界上也没有人做到大动物,结果是目前看是非常好,这样的话就是有望在今后可以上临床,我们这个做成的话,那这样的话就是一个干细胞界的一个飞跃、一个创新。

画外音:这是2009年吴祖泽与企业合作时拍下的照片,他把合作的主题定为“为了生命”,正是由于他心中的这样一个主题,年近80岁的他每天忙碌于再生医学的前瞻性讲座、研究项目论证、研究生课题的指导等工作。

吴祖泽:我虚岁已经80岁,所以我的努力是有限的,但是呢,我还是愿意跟大家一起来推进再生医学干细胞基因治疗的发展。

主持人:吴祖泽院士在近20年的时间里研发了近10种新药,获国内专利14件,获国外专利22件,其中三种新药已经进入了二期临床,这让他很欣慰,而他更为欣慰的是在以干细胞研究为基础的药物研发过程中他带出了一批干细胞研究领域的高端人才,他们同吴院士一样各自承担着重要的项目,为造福人民、造福人类,在再生医学领域进行着新的探讨,好的观众朋友以上就是本期《大家》的全部内容,感谢您的收看,让我们下期同样时间再见。

*******视频文字摘录完毕*******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5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