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记闫博士的提醒,关注E蛋白,针对S蛋白的疫苗会有效吗?中共疫苗会是激活剂吗?

作者:Stephen文文

从目前的研究结果和闫博士的爆料来看,中共制造的SARS-CoV-2病毒至少存在两种感染人细胞的途径:1.S蛋白与人ACE2的结合;2.E蛋白介导的嗜神经性。

对于S蛋白与人ACE2亲和,继而感染人细胞这方面已经研究的非常充分,而目前几乎所有的疫苗都是针对S蛋白产生中和抗体的,从而阻断病毒S蛋白与人ACE2的结合,避免病毒感染。

但是,闫博士向公众揭示了中共SARS-CoV-2另外一种感染人神经细胞的机制,即E蛋白介导的病毒-神经细胞膜融合,E蛋白的特殊性质会使其具备突破血脑屏障,侵染神经细胞的能力。正是如此,中共军方王长军在发现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具备感染乳鼠脑组织能力后才将其作为SARS-CoV-2病毒骨架,并100%保留其E蛋白序列,就是保留人造病毒感染神经系统的能力。

现有辉瑞、Moderna、阿斯利康疫苗都是针对S蛋白设计的,即使产生了针对S蛋白的抗体,也不能阻止病毒E蛋白介导的神经细胞感染,依然无法完全阻断病毒感染。

我们对SARS-CoV-2病毒E蛋白的功能知之甚少,Sellin博士揭示了其70位氨基酸突变为精氨酸,对功能影响很大,而港大Malik早在2012年就已经知道这个秘密。在这里我们斗胆使用黄病毒的E蛋白做一个类比,推测中共SARS-CoV-2 E蛋白可能具有的功能。使用黄病毒E蛋白做参考的原因有二:1.黄病毒具有类似的E蛋白介导感染神经细胞的能力;2.Malik是研究黄病毒E蛋白致病性的先驱,他很有可能将其在黄病毒E蛋白上的发现应用于冠状病毒。

黄病毒属(Flavivirus,图1)是具有包膜的单正链RNA病毒,我们熟知的乙脑病毒、登革病毒、西尼罗病毒、寨卡病毒都属于黄病毒,其一大特点就是路德节目中说到的“嗜神经性”,具备可侵染神经细胞的能力,其侵染神经细胞的能力就来源于E蛋白。

我们都知道SARS-CoV-2疫苗有可能产生S蛋白的ADE效应(抗体依赖增强),但是黄病毒疫苗还会发生针对E蛋白的ADE效应!无论是之前开发的登革病毒疫苗,还是西尼罗病毒疫苗,都被发现具有很强的ADE效应,即针对E蛋白产生的抗体,会通过抗体的Fc受体结合巨噬细胞,并进入巨噬细胞,从而导致严重的细胞因子风暴。这一ADE效应导致接种过西尼罗病毒疫苗的人反而更容易感染其他黄病毒(登革病毒、寨卡病毒)!Malik早在1979年发表的《Nature》文章中就研究了黄病毒的ADE效应!(Antibody-mediated enhancement of flavivirus replication in macrophage-like cell lines. Nature 1979)。

我们在此基础上再做进一步推论,中共疫苗是否是下一轮疫情的激活剂?中共灭活SARS-CoV-2疫苗如果产生了针对其E蛋白的ADE效应,那么如果中共再放一轮黄病毒(寨卡、登革、西尼罗),那么凡事接种过中国灭活疫苗,以及曾感染过SARS-CoV-2病毒的人群,将成为黄病毒的传播的高危人群!中共疫苗就起到了路德所说“激活剂”的作用!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5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