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动物传人”谎言的漏洞:回到D614毒株的原点

作者:Stephen文文

奎伊博士5月1日发布了一条推文,引用一篇《Nature》文章,其实验结论击碎中共病毒来源于“动物”的谎言。实验证实D614的SARS-CoV-2几乎不具备在动物间传播的可能性,而最早期的武汉人感染SARS-CoV-2病毒却都是D614毒株。既然D614毒株不具备动物间传播能力,怎么又可能从动物身上“跳到”人身上呢?在病原体从动物跳跃到人身上之前,应先在动物间传播,这是病毒自然来源的基础。只有SARS-CoV-2具备了D614G突变后,才具备动物间传播能力。

该篇题目为《SARS-CoV-2 spike D614G change enhances replication and transmission》的论文以水貂作为动物模型,将等比例的D614毒株和G614毒株感染水貂,并将另外一只正常水貂与其接触饲养,监测这一对水貂的病毒传染情况及载量(图1)。从实验数据来看,我们可以得到以下结论:

1. 当D614毒株占优势时,即使其拷贝数达到1000万/毫升,也不能将病毒传染给另外一只水貂(Pair 1);
2. 当G614毒株占优势时,即使较低病毒载量情况下(12万/毫升),也可以将病毒传染给另外一只水貂(Pair 3);
3. 仅当G614毒株占绝对优势时,才会携带少量D614毒株传染给另一只水貂。

简单归纳总结就是,如果没有D614G突变毒株存在,单独的D614毒株是不太可能在自然动物间传播的!

而事实是,从2019年底一直到2020年1月中旬,在武汉人际间传播的毒株都是D614(图2)!而D614根本不具备动物自然来源的基础!换句话说,也就是初始毒株不可能是由动物传染给人的,必然来源于实验室,由人工制造。病毒毕竟是中共军方实验室产品,不可能完全做到完全符合自然法则。而D614毒株不具备动物间传播能力恰恰就是中共没有考虑到的一个漏洞!

中共一直叫嚣病毒来源问题应遵循科学原则,那么这篇科学研究论文就恰恰证伪了中共病毒来自自然动物的说法。在科学证据面前,违反自然规律的病毒设计,让中共已经很难逃脱实验室人工制造的真相。

注:
1. D614: 614位氨基酸为天冬氨酸
2. G614: 614位氨基酸为甘氨酸
3. D614G:614位氨基酸由天冬氨酸突变为甘氨酸

援引原文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5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