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控制了澳洲媒体与其有关舆论导向

翻译:匿名 | 校对:卡拉马佐夫姐姐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sis.jpg
图片来源:rfa

据《悉尼晨锋报》(The Syney Morning Herald)报道,中共为《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The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驻中共国记者麦克·史密斯(Michael Smith)和《爱尔兰时报》(Irish Times)中共国记者彼得·高夫(Peter Goff)精心安排了一场对新疆集中营的表演式考察。现在二人均逃离了中共国。

史密斯对此次表演式考察的印象是“超现实”的,中共给他们所展现的新疆集中营中既没有围墙,也没有武装警卫和酷刑室,取而代之的是“通风良好的教室,饼干制作学习班,具有民族特色的舞蹈表演和水仙花盛开的优雅庭院”。

“在喀什老城,一批年轻的维吾尔族女孩导游盛装打扮为我们服务,还有维族妇女的民族歌舞表演及游行。”

在新疆集中营中,维吾尔族穆斯林人“自愿”在学习,没有强迫。他们需要除掉伊斯兰极端主义思想,这些思想包括“杀死非穆斯林异教徒的义务及自制炸弹的恐怖主义”。

在集中营中,他们神色紧张地告诉史密斯,在学习汉语并“去除了极端思想”后,他们才可以打篮球。这让史密斯联想到十几年前发生的一件事:在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中,成千上万的学生被压死在政府所建的劣质校舍中。 悲痛欲绝的家长想要讨个公道, 于是拒绝了政府的赔偿建议而进京上访。当地官员随即经行了“截访”行动,而且对上访人员进行打击报复,威胁彻底摧毁他们亲朋好友的正常生活。比如中共威胁某打算上访的民众道:“你(要是去上访),那么你叔叔重建房子的补贴就没有了,你另一个叔叔在政府部门的工作也会没了,你最好的朋友的女儿不会被大学录取,你婶婶的退休金申请也会被拒掉。”

现如今中共掩盖故事和歪曲事实的能力远超2008年。它几乎变得无所不能,阻止公民在大陆发声,使他们完全不能与任何西方媒体交流。比如,史密斯又回忆起去年四月的一天,他在上海向明中学门口想要采访家长们关于中共国(在疫情下)开学的看法。这篇文章本来是关于中共国疫情的积极报道,史密斯也没提出什么尖锐的问题。他记得当时一位年轻的母亲和她的儿子同意让他拍照,同时他们还夸奖中共政府的抗疫工作做的多么好,最后还互相交换了微信号。然而当天晚上,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这位母亲哀求他不要发布她的照片,因为学校领导联系并警告她和她儿子,如果照片发布了,会有严重的后果。史密斯现在想起还不禁胆寒:“学校怎么知道我跟她说话了?唯一的解释是中共国大部分学校门口安装的人脸识别摄像头。在我呆在中共国的最后几个月里,我工作中最大的障碍就是中共政府让公众噤若寒蝉的能力,哪怕是最人畜无害的话题也不能说。”

中共国到处都有面部识别的监控摄像头。只要和西方记者有接触,受访者均受到官方的威胁, 所以主动要求不要发布采访内容。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sis1.jpg
图片来源:rfa

史密斯和高夫两位记者现在都已不在中共国了。本来就不怎么样的舆论环境现在更是雪上加霜,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澳大利亚记者在中共国境内了,全是在境外的散兵游勇,比如说某BBC记者在报道新疆的情况之后被中共威胁,只能搬到台湾。对此史密斯表示:“悲剧的是,之前我们一些最好的报道就是通过采访中共国街头普通人后写出的,而现在大家都被流放在外,报道肯定受影响。”

现在的后果显而易见,无论是那些对中共国豆腐渣工程愤怒的家长们,还是想要报道新疆情况的记者,哪怕是打算替中共抗疫唱赞歌的人,都越来越难发声了。

媒体监控服务商Streem考察回顾了过去一年来澳洲的新闻集团等大都市报纸,及所有主要电视网络,在线平台。中共国的新闻在媒体界鲜有报道,说明中共当局对内监控,对外驱除西方媒体记者的做法,对控制媒体是有效的。比如,中国歪叫部发言人赵立坚无端指责澳大利亚犯有战争罪的一则煽动性推文,在两周内得到的报道比新疆集中营在六个月内的报道还要多。中共的喉舌《环球时报》在澳大利亚媒体上被引用的次数比习近平或中国大使馆的任何成员都要多。

Streem数据显示,《环球时报》几乎每天都在对澳大利亚进行声讨,澳洲媒体遭到了报复和挑衅性漫画的威胁,已成为媒体平台上澳中辩论的最大声音。在过去的一年中,它在澳大利亚媒体上出现了1163次,是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00倍, 而有关习近平的报道有769次。

这些数字还显示,新闻媒体报道的更多是关于如何影响澳大利亚商业利益的,而不是香港民主制度的消亡或新疆发生的反人类和种族灭绝罪。在过去的12个月中,葡萄酒关税对澳大利亚生产商的影响在澳大利亚新闻网站上的关注度几乎是香港的三倍,是新疆的六倍。

在澳洲中共大外宣的声音已经远远掩盖住了真实的新闻声音。 这是中共所希望的, 也是他们所计划并且实施的。中共历来重视大外宣,并且把控制媒体作为武器来打击西方,即媒体战争。

文贵先生曾说过媒体是第一权力。

所幸澳洲媒体已经有人意识到了, 希望有所针对性的行动。

原文链接:Shut out from the country, this is how the Australian media covers China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5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