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从加拿大医生的公开信再谈荒唐的中共病毒疫苗

作者:枳实
编辑:翼族

图片来源:雅典娜农场设计组(艾梅儿)

最近笔者读到一篇文章,讲述了一位加拿大医生不惜冒着毁掉自己职业生涯的风险,勇敢发声,揭露中共病毒疫苗副作用的事迹。

这位家庭医生查尔斯·霍夫(Charles Hoffe)在加拿大乡村小镇利顿已经行医28年,他的主要病人是当地的原住民。从今年1月开始,他为900位原住民注射了中共病毒疫苗。这900人中,出现很多过敏反应,其中有2人甚至出现过敏性休克,有一位患者在接种疫苗后的第24天突然意外死亡。另有三人出现持续和致残的神经系统损害。疫苗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副作用,让霍夫医生十分吃惊,于是他把这些情况分享给了其它医护人员和药剂师,没想到还没过48小时,他就受到了当地卫生部门的斥责,认为他造成了“对疫苗的疑虑”(vaccine hesitancy),并表示要向主管医师资格认证的医师协会报告,以此威胁他闭嘴。然而霍夫医生不为所动,在和相关人员沟通无果后勇敢地向卑诗省首席卫生官发出公开信,阐明其观点并将此事的细节公之于众。霍夫医生的事迹很有典型意义,对此笔者有如下感想:

首先,这件事最恶劣之处是卫生行政部门以医师资格为要挟向临床医生下达封口令,这个封口令不仅侵犯了言论自由的基本人权,更重要的是侵蚀了医师对患者负责的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逼迫医生为了保住自己的行医执照而不敢做出维护病人健康利益的举动,不去公开质疑疫苗的风险。监管当局的行为实质上是迫使医师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牺牲掉病人的健康利益。

而这绝不仅仅发生在加拿大,在澳大利亚,主管医师注册的澳大利亚卫生从业人员管理局(AHPRA)在关于中共病毒疫苗的媒体声明中,也同样指出“任何宣传反疫苗(anti-vaccination)主张的行为,包括在社交媒体上的宣传和广告都可能引发监管行动。”值得注意的是该声明中使用的词语是反疫苗(anti-vaccination),意思是反对一切疫苗,不仅仅是安全和效果都可疑的疫苗,还包括安全的疫苗,而没有使用“对疫苗的疑虑”(vaccine hesitancy)一词。这种表述如果单独提出问题不大,但是把它放在关于中共病毒疫苗的声明中,其潜台词就是试图诬指所有对中共病毒疫苗有疑虑的人都有“反疫苗”的嫌疑,用这种方法来对所有质疑中共病毒疫苗的医护人员进行“反疫苗者”的污名化。

其次,到底是所谓“权威专家”的数据更可信,还是基层医生的判断更可信?魔鬼就在细节中,笔者之前的文章《从中共病毒疫苗可诱发带状疱疹说起》提到过,药商在申请疫苗许可所做的临床实验中刻意排除了免疫抑制的病人,这样能让数据更漂亮,疫苗看起来更安全,而相反在疫苗大规模的实际应用时却不排除这类病人,甚至还鼓励免疫抑制的病人使用。“权威专家”有各种各样类似的方法做出漂亮的数据来虚假地证明疫苗的安全性。对那些“权威专家”来说,他们的安身立命之本就是药商提供的研究拨款,没有这些资金,他们就无法进行科学研究,也就无法继续成为权威,在这种情况下,让专家站出来承认疫苗的严重副作用从而威胁到药商的利益,显然是非常困难的。

与此相对,在西方国家,家庭医生与病人的联系非常紧密,医患关系常常延续几十年,如同世交老友一样关系密切,一家三四代都找同一个家庭医生看病是司空见惯的。因此,维护其病人的利益可以说是一个家庭医生安身立命之本,不管是经济上、感情上还是职业道德上,都是如此。所以从利益分析的角度来说,霍夫医生于疫苗厂商没有利益纠葛,他的利益与他的病人的健康利益是一致的,与他28年来在当地社区行医所建立的声誉是一致的。在事关他的病人切身利益的疫苗问题上说谎对他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他的话显然是更加可信的。

第三,从医学角度看,霍夫医生的发现也是可信的。霍夫医生观察到的900例样本都来自原住民,而原住民群体在加拿大是很特殊的群体,人均预期寿命比加拿大人的平均寿命短15年,肥胖、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都更高。我们再看看前文中提到的发表在《风湿病学》上的研究,491名风湿病患者注射疫苗后有6人发生带状疱疹,其发生率超过1%。可见一个特殊群体的不良反应发生率特别高是不奇怪的,原住民群体本来在临床上就有强烈的特殊性,发生更多的不良反应并不令人吃惊。更何况在中共病毒疫苗可能诱发心血管和神经退化性疾病一文中提到,早有论文警告中共病毒疫苗可能诱发心血管疾病并造成神经损害,这完全可以解释霍夫医生提到的慢性阻塞性肺病病人的猝死(慢性阻塞性肺病可以造成心肺功能代偿能力下降)以及神经衰弱、头晕、感觉丧失和慢性疼痛等神经损害等症状。

第四,霍夫医生说他所在的社区几乎没有中共病毒的病例,因此他并没有治疗过一例病人,而注射疫苗的900人中却有比例相当高的病人出现了死亡或者伤残,很明显风险远大于收益,注射疫苗并不符合他的病人的利益。霍夫医生说得很有道理,他面对的情况其实和澳洲非常相似。澳洲的社区感染近于零,而因疫苗注射而死亡的案例却接二连三发生,目前已经有6例血栓病例被官方确认与疫苗有关,其中已有一例死亡,最近又有两例在注射疫苗后发生血栓而死亡,然而官方却声称“不太可能”与疫苗有关。疫苗注射自从2月份开始迄今,全澳洲的社区感染病例如果不是零的话,肯定也是个位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澳洲人对注射中共病毒疫苗的疑虑也在不断增加。而在媒体上“专家”们是这样用数字来证明疫苗的收益大于风险的:50-60年龄组的人感染中共病毒后每10万人有6.5人可能被送入重症监护室,而注射疫苗后发生血栓的几率是0.4/10万人,两者比较前者大于后者,所以收益明显大于风险。可是这组数据却忽略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它并没有计算染上中共病毒的几率大小。在澳洲过去一年来,绝大多数时间社区感染都控制在很低的水平,所以澳洲普通人如果不去海外旅行的话,染上病毒的风险是极低的,这样算下来疫苗的风险明显大于潜在的收益,而这也正是霍夫医生所看到的事实。

其实,以上观点都还没有涉及中共病毒疫苗的有效性,包括能否减少人传人,抗体滴度能维持多久,是否可能反而促使变异毒株获得优势,甚至引发抗体依赖性的功能增强(ADE)反而加重病情,等等。更重要的这些讨论完全还没有涉及中共病毒的真实来源问题,即使如此,上述的讨论就已经足使人们对这些疫苗产生种种质疑。尤其是在澳洲这样疫情完全控制的国家,大肆推广中共病毒疫苗是一种违背基本的理性草菅人命的行为。

如果再考虑到病毒来源于中共的生物武器计划,那么疫苗就更不靠谱了,闫博士早在去年年初就警告过不用指望疫苗了。试想解放军的生物武器计划经过多年军民联合研究发展出的生物武器,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几个匆忙研制出的疫苗破解?就算能破解,中共只要再故技重施,投放另外的毒株就是了!更何况中共手中已经掌握着解药。来自爆料革命的信息之前已经不断得到验证,关于解药的信息更会是如此。爆料革命有关疫苗和病毒的信息,事关每一个人的健康,最终大多数人会从自己和朋友的亲身经历中觉醒,最终认识到唯有灭共,唯有破除对政府和专家的盲目信任,独立思考并重拾理性和思辨能力,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安全和健康。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5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