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忽悠澳洲民众对中共绥靖投降的大外宣

翻译&评论: 8 Mile

素材:Jenny

图片来自网络截图

今天,澳大利亚维州主流报纸《The Age》刊登了一封来自悉尼大学中国现代史高级讲师戴维-布罗菲(Dr David Brophy)的观点性文章。布罗菲在文章中对澳洲政府近日对中共采取的强硬态度和战争警告进行了抨击,抓住澳洲民众对战争伤亡的恐惧心理,并引导民众认为发动战争是为了维护美国的利益。

通读这篇观点性文章,我们仿佛产生了幻觉,这不就是一篇中共大外宣的原文翻译吗?澳洲媒体被中共彻底拿下再一次得到验证,该报去年还坚称CCP病毒来自自然。

下面,我们逐一反驳布罗菲的向中共“投降”言论:

首先,布罗菲引用的是2020年的民调,该民调是否反映最广泛的民意无从考证。进入2021年,澳洲社会对病毒真相的揭露,对中共国针对澳洲贸易霸凌的控诉,对中共国渗透澳洲的学校、政府、媒体、军事机构、通讯设施以及“一带一路”扩张等调查公开,已经从本质上扭转了民众对中共的认识。澳洲现在已经处于这场超限战之中,布罗菲就是在用一个片面的民调,达到不战而降的目的。

其次,布罗菲利用北约、亚约盟国中,不用经过议会就可以自动参战的条款,企图混淆视听。自动参战为战时状态下盟国的迅速反应和补给节省宝贵的时间和资源。已经处在中共超限战中的澳洲,考虑公众的意愿,岂不是贻误战机,给中共留下媒体宣传,政府公关的漏洞?那些被CCP病毒害死的百万生命,被中共欺凌的澳洲出口商,被中共收买的影响着澳洲各行各业的利益链条,他们的声音还不够振聋发聩吗?澳洲民众需要政府和军方最及时的保护,而不是布罗菲的绥靖妥协。

第三,布罗菲涉嫌拿核武器的威力恐吓澳洲民众。CCP病毒对人类造成的伤亡和对社会体系的破坏已经远超核武器。不是忌惮核武器的威力,这样的杀伤力就不会发生。相反,中共这只纸老虎在美澳印日的联合围猎下,有没有能力打核战争,还是一个问号。布罗菲抓住民众对火战、核战的本能抵触反应,完全忽视超限生化战无时无刻的威胁,避重就轻,与武力恐吓并无二致。

最后,和众多大外宣一样,布罗菲把矛头指向美国。这位研究中国现代史的高级讲师已经完全跪倒在中共的罂粟花丛里。美国的利益才是自由世界、人类文明的利益。而中共的利益是几大家族的利益,是蓝金黄的利益。布罗菲一如中共大外宣一样,企图挑起民众对自由美国的抵触,制造矛盾,分化同盟。难道,布罗菲是要把一个视契约如废纸的中共当成盟友?

作为生活在澳洲的华人,当我们看到这样的绥靖主义文章,更坚定我们需要向澳洲民众传播真相,唤醒民意,共同对抗共产主义对自由世界的入侵和渗透。

以下翻译引自《澳大利亚人不希望与中国发生战争,现在是时候提出反对声音了》

长期以来,当澳大利亚讨论到中共国,都充斥着战争的言论:政治战争、混合战争,甚至将校园作为 “战场”。不过,在过去的10天里,这些隐喻已经让位于更具体的东西。内政部长迈克-佩祖洛(Mike Pezzullo)在澳新军团日发出警告,敲响了战鼓,彼得-达顿(Peter Dutton)和吉姆-莫兰(Jim Molan)此后一直保持着这个节奏。本周,有报道称亚当-芬德利少将(Major-General Adam Findlay)在2020年4月的演讲中谈到了与中共国发生战争的 “高可能性”。

这一连串的战争言论引起了人们的焦虑,但也让人感到困惑。澳大利亚显然不能独自与中共国开战,那么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有人声称,莫里森总理正在为一场卡其色的选举做准备。鉴于澳大利亚自由党对 “两党在国家安全方面的契约 “感到自豪,当然也很容易看到该党在中共国问题上陷入困境。

当然,还有更广泛的国际信息传递需要考虑。对北京的夸夸其谈可能是澳大利亚向华盛顿发出信号的一种方式,表明它愿意挺身而出,”分担 “对抗中共国的负担。既然如此,今天的言论可能表明,澳大利亚的国防专家对拜登总统在中共国问题上的定位感到不满,希望看到他采取更加对抗的立场。

不过,现在事情已经水落石出,没有必要让对动机的猜测掩盖一个基本问题:澳大利亚人是否应该支持与中共国的战争?即使战争不会立即发生,但对战争的谈论正在以一种危险的方式变得正常化,每个人都认识到在像中共国南海这样的地方发生意外可能会演变成冲突。

我们现在需要讨论这个问题,因为一旦发生这样的意外,我们在政府如何应对方面可能没有多少发言权。

澳大利亚的国防人员与美国军队合作,在澳大利亚的土地上有一系列的 “联合设施”,并且有不经任何议会辩论就签署美国战争的先例,公众需要争取在对华战争问题上的意见。

达顿声称,”普通澳大利亚人 “支持政府与北京对峙。但公众并不支持跟随美国与中共国开战。洛伊研究所的2020年民意调查显示,只有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支持加入美国在台湾或南中国海的战争。

由于绝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反对这样的战争,现在是时候让我们的政治家站出来说他们也反对。我们需要呼吁他们确保民众的意愿能够影响政策。

澳大利亚人可能对这样的冲突感到恐惧,这并不奇怪。任何人都不可能 “赢得 “美国和中共国之间的战争。一场常规的冲突很容易导致核战争的发生,而美国仍然保留其首先使用这些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权利。如果中共国选择在不直接攻击美国本土的情况下对这种攻击进行报复,那么打击像澳大利亚这样的美国盟友将是一种选择。

它将带来的死亡和破坏足以让我们对未来的任何战争说不。但是,随着我们逐渐走向战争,政客们将把他们的高谈阔论提高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并试图用自由和民主的话题来为他们的行动辩护。反对战争的人将被指责为背叛台湾或向北京的扩张主义屈服。

我们也需要戳穿这些意识形态上的伪装。台湾的自决和维吾尔人的正义–这些都是有价值的事业,但不是任何人可以通过对中共国发动战争来推进的事业。

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只为美国的利益服务:追求其2018年印度-太平洋战略框架中所阐述的目标,即在该地区保持 “外交、经济和军事上的优势地位”。

如果美国要与中共国开战并召集其盟友,那将是为了这些自身利益的目的:维护其在亚洲的主导地位,并确保它而不是中共国从21世纪的全球经济中获得最大利益。

就澳大利亚而言,它将出于同样的动机加入从越南到阿富汗的无意义和不道德的战争:证明澳大利亚作为美国盟友的相关性和价值,并帮助确保美国在该地区的持久军事存在。

在澳大利亚,没有人应该考虑在这种自私的权力政治游戏中战斗和死亡–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的任何时候。在新的冷战进入白热化之前,今天的战争言论需要被直截了当地拒绝,并动员公众压力,将澳大利亚从与中共国的冲突中转移出来。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Source:

Australians don’t want a war with China. It’s time to raise voices against it

审稿:五饼二鱼  编辑:8 Mile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in
ain
2 天 之前

又一枚媒体炸弹在澳洲爆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