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历史之根基 (十一) 法律的丧失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和风

编辑   银河 星河   上传   银河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女农

第一卷  根基

英格兰历史:从原始时期至都铎王朝

第十一章  法律的丧失

国王一死,法律就丧失了。当国王死后,和平也随之而去了。只有一位新君王登基时,法律才能恢复。骑士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都逃回了自己的城堡。在命令悬而未决时,你能保存下什么便成为一个问题。获悉亨利国王去世的消息后,国王的外甥、布洛瓦伯爵斯蒂芬离开法国,很快乘船抵达英格兰。他随着自己的骑士伙伴骑马前往伦敦,根据古老的习俗,市民们把他当作国王那样来欢迎。因此,他骑马到达温切斯特,掌管了国库。

作为亨利姐姐的儿子,斯蒂芬长期以来与王室保持着联系,他毕竟是征服者威廉的外甥。由于王室没有任何合法的儿子,所以他明确地认为自己是亨利的宠儿,或许是他的自然继承人。斯蒂芬说服许多王国的领导人,让他们也相信自己。有一个人不需要去说服,他是斯蒂芬的弟弟亨利,此人是温彻斯特的主教。他甚至可能敦促斯蒂芬去获得王位。他把国库的钥匙交给哥哥,亨利国王死去三周后,1135年12月22日,斯蒂芬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被加冕为国王。

富豪们曾经发誓效忠国王的女儿玛蒂尔达,但事实上,他们许多人不希望被一个妇人管制。没有王后曾经统治过英格兰,无论怎样,玛蒂尔达都被认为有专横的脾气。有一个让人宽慰的报告:亨利因为喜欢他外甥,在病榻上已经剥夺了女儿的继承权。这个报告可能不真实,但却很实用。

因此,斯蒂芬有了一个公平的起点,人们不认为他是篡位者,而是受膏的国王。他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即拥有亨利一世在多年和平下谨慎攒下的储备充足的国库。这笔钱能让他去招募大量的雇佣兵,用他们去保卫他法国的土地以及与苏格兰的边境。苏格兰国王大卫(David)把诺森伯兰郡、坎伯兰郡(Cumberland)和威斯特摩兰郡(Westmorland)的一些县当作自己管辖的领土,他想通过向南行军来证实这个事实。1138年,在旗帜战役(battle of the Standard)中,斯蒂芬的军队在北方贵族的指挥下,战胜了苏格兰人,之所以有这个名字,是因为英国三个圣徒的旗帜被扛到了战场上。伍斯特(Worcester)的编年史作家约翰高兴地说:“我们战胜了”,这里用第一人称复数意义重大。英国人团结在一起了。

可是,钱快要用完了。斯蒂芬对自己的善行太大手了。穷国王是不幸的,为了支付军人薪水,他让货币贬值,当然结果是,货物价格上涨了。1139年秋天,玛蒂尔达(Matilda)要索取王位。她的同伙是同父异母的哥哥私生子罗伯特,亨利国王曾经把他封为格洛斯特伯爵。这场堂兄妹之间的战争后来演变为国内战争。玛蒂尔达在西部有强大的力量,尤其在格洛斯特郡和布里斯托尔(Bristol)周围的地区,而斯蒂芬掌管着东南部。在中部和北部地区,他们两派都没有支配地位。在那些地区,当地富豪自然是统治者。

盎格鲁-诺曼底贵族的天性就是打仗,就像火蜥蜴那样,他们生活在火中。威廉一世认识到这种天性,并像一个暴君那样统治着他们。他曾经说过:他的贵族“渴望反叛,准备搞骚乱以及进行每一种犯罪活动”。需要奴役和镇压他们。为了存活,诺曼国王们必须强大。但斯蒂芬并不是强势的,从所有记载上来看,他和善而温和,容易接近,更容易说服。值得诅咒的是,他宽容自己的敌人。与之前的国王们相比,他没有很大的不同。他把任命男修道院院长和主教的权力让给了教皇,他还同意:主教应该“对教会的人”实施权力。这样,国王的特权一下子就减少了。他站出来与大贵族讨价还价,这使他成为国王中的先例。

在玛蒂尔达抵达之前,男爵们已经非常明白,忠诚和纪律被破坏了。为了扩大自己的权力,眼下就有一个令人愉悦的机会。他们的城堡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变成了四处搜寻士兵的中心。在接下来的十六年里,人们既失去了和平也失去了正义。以归属斯蒂芬或者玛蒂尔达为借口,富豪之间发生了私人战斗。双方不断地进行着小冲突和围城,突袭和埋伏。教堂被洗劫,村庄被抢劫。男爵之间以及城镇之间,都发生了战斗。格洛斯特郡的军人支持玛蒂尔达,他们向伍斯特进军,企图把这个城付之一炬。他们还抓俘虏,把俘虏像狗一样拴在一起,这期间,大多数伍斯特人带着随身物品躲在大教堂里。

这里能提供一个简略的大事年表。玛蒂尔达来到英格兰,她的统治没有获得压倒性的支持。西部的男爵大部分支持她,但她的主要支持者仍然是同父异母的私生子哥哥罗伯特。格洛斯特的罗伯特成为她雇佣兵的领导人。她的第二任丈夫、安茹的杰弗里(Geoffrey),在为自己打仗时被扣押了。

1139年,她在阿伦德尔(Arundel)登陆后,西部郡的一些县里,诸如萨默塞特郡和康沃尔郡,发生了无数的小战斗。城堡被占领,然后再夺回。第二年,零星战斗还在继续,布里斯托尔和伊利岛还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骚乱,但没有明确的胜利和失败。英格兰的大贵族面临一种潜在的内战局势,这在英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有些人利用了骚乱,其他人无疑是焦虑和沮丧的。斯蒂芬被大多数人看做为神圣的国王,似乎玛蒂尔达的头衔没有获得广泛的欢迎,甚至她的支持者也被要求用原本封建的名字来称呼她,如主人或者“夫人”,而不是女王。斯蒂芬本人拥有非凡的体力,几乎不停地在国内活动,但1141年二月初,当他在林肯被抓获后,他的行动突然中止了。

他作为俘虏被关在布里斯托尔的一个地牢里。一两个星期后,玛蒂尔达被称颂为“英格兰夫人”。她从未受过加冕,因此,对信奉神圣王权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令人烦恼的时刻。在此之前,英格兰未曾有过国王被关在自己国家的监狱里。玛蒂尔达对自己的胜利叫喊得更响亮,变得更加专横,她向那些被认为是战败的对手索要金钱和贡品。她被勉强允许进入伦敦,伦敦市民一直是斯蒂芬的热心支持者,但她因为索要钱财,更进一步地与伦敦人疏远了。在她抵达这座城市一两天后,几座教堂都敲响了钟声,一伙暴徒冲进了她正要用饭的威斯敏斯特大厅。她骑上马,仓促地向牛津奔去。这是她许多不幸逃亡中的一次。有一次,她装死从迪韦齐斯(Devizes)的一座城堡中逃离,她被亚麻裹尸布包起来,用绳子拴在一张灵床上。后来,在一个冬天的晚上,她被围困在牛津的城堡里,在从冰冻的泰晤士河向南逃往沃林福德(Wallingford)时,她穿着白衣服,借助白雪把自己伪装起来。

斯蒂芬被逮捕后,其军队在他妻子名义上的指挥下,在战场上取得了优势。玛蒂尔达越来越往西移动,她的许多支持者为了活命逃跑了。格洛斯特的罗伯特在斯蒂芬被捕的同一年也被捕了。他是玛蒂尔达军队里的非正式领导人,在与国王进行人质交换后,他似乎自然地获得了自由。因此,斯蒂芬被释放后,重新回到自己的王国。骑士和城堡又恢复了我占领你夺回的致命游戏。战争又持续了十二年。

英国一些地方比另一些遭受了更多的损害。温切斯特一个僧侣用村民吃狗肉和马肉来描述饥荒带来的后果。另一个来自彼得伯勒(Peterborough)大教堂的僧侣讲述了城堡里贵族的掠夺细节。他们在自己领地上缴税到了如此的程度,以至于所有村民都扔下田地和村舍逃跑了。所以真正的暴力骚乱是局部和特殊的。

这个短暂的时期被称为“无政府状态”(Anarchy),基督和他的圣徒都休眠了,而且都低估或者忽视了英国的潜在力量。英国的政府制度已经建立好几百年了,大体上还保持完好。在这个时期,大多数城镇的城墙都得到了加固,而城市的活动像以往那样持续着。或许更让人惊奇的是,斯蒂芬统治期间,有更多的大教堂被建设或者投资,超过了英国历史上的任何时期。熙笃会继续蓬勃发展。蒂克斯伯里(Tewkesbury)大教堂的塔楼和彼得伯勒大教堂的唱经楼都是在战争年代完成的。

战争本身不是无休止的。在大斋期(Lent)和降临节(Advent)这些忏悔季节里,所有的战争行动都暂停了。当玛蒂尔达的雇佣军与盎格鲁-诺曼男爵彼此打仗时,大部分英国人都在做自己的营生。内战当然有伤亡和遇难者,彼得伯勒和温切斯特的僧侣都进行了描述,但却没必要为普遍的疾苦和荒凉画出一张图。或许值得记录的是,在那些“无政府”的岁月,雨伞被引进英格兰,它比大教堂和宫殿存在的时间要长。

战争间歇期只发生了一种变化。斯蒂芬国王不再相信由亨利一世建立的中央官僚机构了,他逮捕了其重要成员,其中有索尔兹伯里、伊利和林肯的几个主教。他可能认为,他们秘密地与玛蒂尔达和格洛斯特的罗伯特站在一起。他还占领了他们的城堡,主教在俗界也拥有城堡。之后,在困难和异常的形势下,通过本能或者计划,他推翻了前任国王的政策,发展了许多自己的权力。他把伯爵封为大多数县的领导人,他们负责管理所在地区的政治和军事,除了名字外,在所有方面都代表国王本人。换句话说,在英国州的发展中,没有什么必然的事情会发生,计划的事情也可以被推翻。这就是为什么亨利二世在登基时下决心的原因,他决心恢复他姥爷的行为准则。他是一个强势国王,所以是中央集权者。

1147年,安茹的亨利来到英格兰,他当时十四岁。他指挥着一支雇佣军小部队,准备为玛蒂尔达的继位去战斗,但实际上,他没有给母亲带来好处。在泰晤士岸边克拉克莱德(Cricklade)的战斗中,他被打败,具有慷慨品行的斯蒂芬亲自帮助他返回诺曼底。在最后几年的冲突中,每个人都明白:斯蒂芬是胜利者,同时也认为,安茹的亨利天生和必然的是他的继承人。现在这个国家的富豪们大多数支持亨利继承王位。

因此1153年,在主要教会人士的请求和帮助下,一份协议在温切斯特得以起草,协议中确定:斯蒂芬能统治国家,但他要认可亨利是他的继承人。亨利表示效忠斯蒂芬,而斯蒂芬宣誓支持亨利做他儿子和继承人。重要城堡的监护权都有了保障,这些城堡包括:沃林福德、牛津、温莎、温切斯特和塔楼(Tower),冲突双方的主要男爵见证了这个条约。玛蒂尔达返回鲁昂,在余下的岁月里,她在此地致力于慈善工作。十六年大体上徒劳的冲突最终得以解决。斗争比无用功还要坏,它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也不能证明任何事情。在某种程度上,它最能代表中世纪的冲突。人们很难去驳斥这种怀疑:国王和王子们是为自己的利益而参与战争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都被说服而参战的原因。

斯蒂芬曾发誓,自己绝不会是一个被罢免的国王。灾难确实被避免了,然而,他长久以来并没有享受过稳固的王位。他开始着手恢复社会秩序,在温切斯特条约签署不到一年时,他肠道感染,1154年10月25日,死在多佛的奥古斯丁(Augustinian)小修道院里。他可能是被犯人抬走的。许多人希望他死,希望一个年轻国王来统治,其中包括那位年轻国王本人。君主的生与死都是严峻和危险的。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