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历史之根基 (十) 道路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和风

编辑   银河 星河   上传   银河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女农

第一卷  根基

英格兰历史:从原始时期至都铎王朝

第十章  道路

古路是史前人类生活和旅行的见证者,它们仍然出现在中世纪的景观里。但随着历史的发展,又出现了其他的大道。十二世纪期间,人们在农庄之间铺设了蜿蜒的小巷,许多中间下沉的道路引人进入村庄,在夏日的下午,这些凹陷的路是沉寂的。建造石头桥的时代是伟大的时代,因为桥的两岸都要有道路。城镇的发展需要更多的马车和驮马用于贸易和交通。“高夫”(Gough)地图是1360年的地图,它标出了伦敦连接其他地区的主要道路网络。十三世纪时的道路和小路都比二十一世纪的要窄。

十二世纪初期,国王规定了大道的宽度,它允许两边各有两部四轮马车通行,或者有十六个骑士能并排骑马。我们可以计算它的宽度,应该是30英尺(9米)。然而,这些道路的状况实际上并不都是好的,有证据显示,道路上有壕沟、坑洞甚至路面上还挖有井。当作一种宗教责任,人们被迫出钱去修补这些“烦人”的路,道路两边的城镇居民和地主也有义务保养和维护他们周围的路。

旅行者住在大路两边的小旅馆里,从撒克逊时代开始,沿途就建有旅馆了。“inn”这个词来源于撒克逊语,意思是为劳累和忙碌的老主顾提供的路边住所。人们通常辨别酒馆的办法是,看门边是否有一根伸出的悬挂常春藤的长杆子,以及悬挂在酒店外面的花篮,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二十一世纪。

虽然本土的马被认为不如欧洲大陆的那样健壮,但最常见的出行方式是骑马。白马是最珍贵的,接下来是灰色斑纹马和栗色马。由于路上有偷盗和流亡者,所以旅行者都结成小队或者“马队”来相互保护。邻近大路的骑士和地主甚至都会出来参与抢劫,旅行者通常在过桥或者渡浅滩时,必须要支付很多钱。马队成员随身带着燧石和钢制品,以防在找不到住处时,搭建临时床铺和准备点火。他们还携带着面包、肉和啤酒。

热情好客的悠久传统把从家门口驱走客人看作是可耻的。他们的习俗是,旅行者可以在主人家住两个晚上,在他或者她离开之前,与主人共享食物和床铺。在这期间,主人要负责陌生人的行为。另一个习俗是,旅行者第一次进门时,要先洗手洗脚。但主人要从这些安排上获利。他们从哪里来?有什么新闻?他们看见了什么?在一个交通不发达或者无交通的国家里,陌生人的到达是交通带来的问题。

交通时常会造成缓慢的行程。坎特伯雷的朝圣者骑马离开伦敦后,走三、四天才走54英里半(88公里)。但也有一些“朝圣大路”,一条从温切斯特到坎特伯雷的路,成为著名的“朝圣之路”,或者被希莱尔·贝洛克(Hilaire Belloc)称为“老路”。朝圣者是最多和最容易辨认的徒步旅行者。他们步行或者骑马前往达勒姆,去瞻仰圣卡斯伯特(St Cuthbert)的坟墓,到威斯敏斯特去拜访忏悔者爱德华的圣庙,到格拉斯顿伯里(Glastonbury)去欣赏亚利马太(Arimathea)的约瑟夫(Joseph)种下的荆棘树。朝圣者要到格洛斯特郡的黑尔斯修道院(Hailes Abbey)去瞻仰盛着圣血的小瓶以及受难时的遗物。他们要拜访温切斯特,到圣斯威森(St Swithin)圣殿去祈祷。圣奥尔本斯(St Albans)大路两边的树林必须清理干净,以便让前往殉难者圣地的朝圣者暂居。

有两个最著名的朝圣地,一个是位于沃尔辛厄姆(Walsingham)的圣母(Our Lady)圣殿,另一个是位于坎特伯雷大教堂的托马斯·贝克特(Thomas Becket)圣陵。直到现在,从纽马克(Newmarket)到沃尔辛厄姆的路仍然被称为“帕尔默路”(Palmers Way),帕尔默是朝圣的另一个术语。这条路上常常有一队队的信徒,路边有小旅馆和小教堂,小城也是游客爆满。在坎特伯雷,有许多治愈的病例,有人用一根线测量患者的病腿,再用蜡来做一个复制品,然后把它放进托马斯·贝克特的坟墓。许多病人乘马车在贝克特遗骨前祈祷,而这位圣徒由于能给鹰和马治病而闻名。大教堂的噪音曾经震耳欲聋。

英格兰的朝圣者很久之前就消失了,但那个世界的某些东西保留了下来。人们现在仍然在大量购买巴克斯顿(Buxton)的瓶装水,在某种程度上,喝这种水的人沿袭了那些朝圣者的传统,中世纪的朝圣者用巴克斯顿的圣安妮(St Anne)圣井里的水洗澡,人们认为这种水有最好的疗效。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