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中共国的经济奇迹正在结束

作者:坐看云起时

习近平出现在CGTN的节目中
盖蒂图片社

《福布斯》(Forbes)5月4日发表了比尔-康纳利(Bill Conerly)的分析文章指出,中共国的所谓经济奇迹正在结束。

文中分析,中共国的经济增长在最近几年已经放缓,其中部分原因是因为极端贫穷的国家有快速增长的潜力,而当它们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时,增长就更难了,因此会放缓。但这不是主要问题,问题是人们需要深入研究经济增长的来源,以评估它是否存在继续发展的可能。

迈克尔-舒曼在《大西洋》中写道:”中共国的经济’奇迹’并不那么神奇。这个国家在过去40年里的高速上升,实际上是基本经济原则的胜利。随着国家让位于市场,私营企业和贸易蓬勃发展,增长加快,收入飙升”。

舒曼认为,在20世纪80年代初邓小平的经济改革之前,大多数中国人生活在贫穷的农村社区,那里的工作机会仅限于非常低效的农业。这种低效的、小规模的、非机械化的农业产生的收入非常少。贫困是常态,而不是例外。

随着邓小平的改革,工厂在城市开花结果。贫困的农村人口转移到城市工作。收入飙升。早期的成功导致了后续的改革,使经济进一步增长。 经济学家们将中共国的进步纳入了一个由劳动力、资本和技术组成的基本模型

贫穷的国家每个工人的资本很低,导致生产力低下。下一波对经济增长的分析也应着眼于政府的表现,研究为什么穷国的工人人均资本低,以及为什么富国使用的技术在穷国没有使用。例如,为什么中共国农民在美国农民开始使用拖拉机近100年后还未曾使用?其原因是什么?如果说缺乏资本是问题,那么为什么资本没有像19世纪从欧洲流向美国那样流向之前的中共国?

政府治理国家的质量影响到一个国家发挥其潜力的能力。

  • 共产主义国家普遍能看到的是缺乏激励和反馈机制,无法将资本和劳动力投入到最有价值的用途中。
  • 在贫穷的非共产主义政府中,”裙带资本主义 “和误导性监管是常见的限制经济发展的因素。监管系统将经济机会输送给统治精英的朋友和家人。
  • 当腐败不是问题的时候,错误的法规,如保护性关税,限制了人们利用机会的能力。

当中共将共产主义制度转变为一个更加以市场为导向的制度时,经济表现得到了改善。国外的经济学家一直在推测,这个国家何时会达到其治理的极限。近年来,中共国的治理已经朝着反向增长的方向转变。中共近期政策的主要意图似乎是在努力加强对中共国生活各个方面的控制。虽然经济增长变缓并不是中共的主要意图,但加强控制的结果是经济机会的恶化。

中国共产党认为,它应该对公司的管理决策有着更多控制权。撤销马云对蚂蚁金服的IPO就是一个例子。 

彼得森研究所的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表示,习近平上台后,中共国向私营企业的贷款流就崩溃了。相反,资金被输送到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把为政治领导人服务看得比经济效率更重要。随着经济效率的降低,工人的生产力也降低了,限制了工资增长的可能性。最具生产力的机会被跳过,而选择最可能受到政治青睐的机会。

舒曼总结说:”通过对国有部门的青睐,习近平将宝贵的资金和人才输送给了臭名昭著的臃肿和低效的政府企业,而不是更加灵活和富有创造力的私营企业。其负面效应表现为糟糕的生产力….”。

目前虽然尚未看到中共国经济的大规模衰退,但它确实意味着经济快速增长的结束。美国企业将发现他们在中共国销售机会的增长会比过去几年更少得多。

近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经下降 
比尔·康纳里(BILL CONERLY)博士使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

评:福布斯的这一篇评论文章点出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中共多年宣称的“经济发展奇迹”根本就不是什么奇迹,而是中共几十年对中共国人民的压迫稍加放松,让经济稍微回到正途而释放出的巨大能量。而这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活跃却正与中共对人民和企业的变态掌控欲相矛盾,中共不可避免地又要回到完全控制一切的老路上去,因为只有这样,它们才能对自己奴役十四亿人民的能力怀有自信。

很多中国人把希望寄托在中共的高抬贵手之下,相信中共所说的“不折腾”能够给自己带来幸福。殊不知中共的邪恶本性决定了其最核心的目标就是永远地奴役十四亿人,乃至全人类,所有政策均是围绕着这一核心目的服务。中共不灭,中国人会永远陷入无尽的噩梦轮回,世界也将永无宁日。

原文链接:China’s Economic Miracle Is Ending


排版发布:日本东京方舟农场 文柯Miles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温哥华圆成农场🇨🇦

中共愚民的一句话就是“富国强兵”,改革开放近40年,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富了盗国贼,强了党卫军,他们对内镇压百姓毫不留情,对外大撒币毫不手软,而我们老百姓日子却一天比一天艰难!所谓中国经济的奇迹就是一个泡沫而已,它必将随着中共的倒台而化为乌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