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比尔盖茨可以离婚,但放不下魔鬼基金的运作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    Paul Li

5月3日,比尔·盖茨和梅琳达宣布离婚,看来这位叱咤风云的科技大佬的生活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平和。

随着盖茨离婚的消息被世界关注,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又再次吸引着世界的目光。BBC中文网对此的报道标题为,“比尔‧盖茨与梅琳达宣布离婚基金会:将运作如常”[1],德国之声中文网的报道标题为“比尔盖兹宣布离婚 震撼慈善界”[2],这种笔法颇令人寻味,暗示这个基金会的分量似乎远高于比尔盖茨和梅琳达的婚姻。

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是非常重要的组织,位列美国最大的私人慈善基金会,也是世界最大的基金会之一,该基金会一直专注于公共卫生,其举措包括支持新冠病毒在内的疫苗研发、诊断测试和医疗。据BBC报道,这一个慈善组织花费大量金钱对抗传染病和支持儿童接种疫苗,估计每年用上50亿美元。

图源网络

在社会普罗大众的眼中,比尔盖茨因为在慈善事业中的突出表现,而成为道德楷模被主流媒体宣传。然而在一片祥和的赞歌中,有一个人发出了尖利刺耳的哨声,这个人就是小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小罗伯特·肯尼迪,是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之弟罗伯特·肯尼迪的第三子,是肯尼迪家族的成员。2020年4月9日,小罗伯特·肯尼迪在的Instagram帖子中说:

#比尔盖茨的#疫苗是一项有战略野心的慈善事业,疫苗支持了他的许多疫苗相关业务(包括#微软致力于控制全球疫苗企业的雄心),并赋予他对全球卫生政策的独裁控制权,这是新跨国企业帝国主义的排头兵。 盖茨对疫苗的痴迷似乎源于他要成为救世主的信念,即他有使命以技术来拯救世界,带着像上帝一样的意志来用渺小的人类生命做实验。

盖茨承诺以12亿美元根除小儿麻痹症,为此,盖茨控制了印度国家咨询委员会(National Advisory Board,NAB),并向5岁以下的每个孩子强制使用了50种小儿麻痹症疫苗(从5种增加到50种)。印度医生认为,盖茨的项目导致疫苗引起的脊髓灰质炎的流行,并在 2000年至 2017年间使 496,000名儿童瘫痪。2017年,印度政府结束了盖茨的疫苗接种方案,并把盖茨及其亲信从印度国家咨询委员会驱逐,随后脊髓灰质炎致残率急剧下降。 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无奈地承认,全球脊髓灰质炎爆发主要来自疫苗,这意味着它来自盖茨的疫苗计划。刚果、菲律宾和阿富汗最可怕的流行病都与盖茨的疫苗有关。到 2018年,全球 3/4例小儿麻痹症病例来自盖茨的疫苗。

2014年,盖茨基金资助了由葛兰素史克(GSK)和默克(Merck)开发的实验性 HPV疫苗测试,疫苗测试接种了偏远印度各省的 23,000名年轻女孩。大约 1,200人遭受了严重的副作用,包括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生育障碍,并导致七人死亡。印度政府的调查指控盖茨资助的研究人员犯下了道德违规行为:迫使易受伤害的乡村女孩参加实验,欺侮她们的父母,伪造同意书以及拒绝为受伤的女孩提供医疗服务。此案目前在该国最高法院审理。

2010年,盖茨基金会资助了一项葛兰素史克实验性疟疾疫苗试验,该试验害死了 151名非洲婴儿,并给 5,049名儿童中的 1,048名造成了严重的不利影响,包括瘫痪,癫痫发作和高热惊厥。

2002年,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进行MenAfriVac活动期间,盖茨的工作人员为数千名非洲儿童接种了预防脑膜炎的疫苗,随后50-500名儿童出现了瘫痪。南非报纸抱怨说:“我们是毒品生产商的小白鼠”。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的前高级经济学家帕特里克·邦德(Patrick Bond)教授形容盖茨的慈善行为“无情”和“不道德”。

2010年,盖茨向世卫组织承诺提供100亿美元,通过新疫苗减少人口。一个月后,盖茨在一次Ted Talk上说,新疫苗“可以减少人口”。2014年,肯尼亚天主教医生协会指责世界卫生组织(WHO)通过伪装的“破伤风”疫苗注射活动对数百万不自愿的肯尼亚妇女进行了化学绝育。独立实验室在每种测试的疫苗中均发现了不育配方。世卫组织最终承认,他们已经开发绝育疫苗十多年了。

坦桑尼亚,尼加拉瓜,墨西哥和菲律宾也有类似的指控。

2017年的一项研究(Morgensen等人)表明,世卫组织流行的DTP疫苗所造成的非洲死亡人数多于其所挽救的人数。接种疫苗的女孩的死亡率是未接种疫苗的儿童的10倍。

盖茨和世界卫生组织拒绝召回世界卫生组织每年向数百万非洲儿童提供的致命疫苗。

世界各地的全球公共卫生倡导者指责盖茨绑架了世卫组织的议程,使那些受到疾病困扰的人远离已被证实可以遏制传染病的项目,比如清洁水,卫生营养的改善和经济发展。他们说,盖茨挪用了机构的资源来服务于他的个人怪癖——身体健康只能通过注射器来实现。

盖茨除了利用慈善事业控制世卫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和PATH之外,还资助生产疫苗的私营制药公司以及庞大的制药行业,进行欺骗性宣传,开展欺诈性研究,对使用疫苗犹豫不决的人群进行监视和心理操作,并利用盖茨的能力和金钱来压制异议并强迫遵守合规。

在最近Pharmedia(法米迪亚医学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的医疗营销服务提供商,专门为全球制药和医疗设备行业提供咨询和创新的数字解决方案。)的演讲中,盖茨似乎很高兴COVID-19病毒危机将使他有机会将他的第三世界疫苗计划强加给美国儿童。

小罗伯特·肯尼迪Instagram(现已被删除)

然而,除了互联网的存档,公众很难在小罗伯特·肯尼迪的Instagram看到上述内容。在2021年2月,Ins.的母公司Facebook表示,Instagram下架了反疫苗活动家小罗伯特·肯尼迪的账号,原因是他分享了有关冠状病毒的虚假说法。中共的媒体搜狐网亦报道了小罗伯特·肯尼迪被封号的事件[3]。

郭文贵先生作为最初警告世界病毒危机的吹哨人,根据他在中共内部的情报,最早并多次示警世界,小心疫苗的副作用,“小心疫苗经济变成疫苗灾难”。现在看来,疫苗灾难早就在比尔盖茨这样的精英操纵之下开始了,只是从贫穷的第三世界来到了全世界,特别是发达国家。虽然主流媒体没有报道COVID-19疫苗对人类的副作用,但是前车之鉴告诉我们,必须以怀疑的眼光审视任何一种疫苗。

世界卫生组织、医药大财团及比尔盖茨这样的精英,还有中国共产党已经形成密切的合作网络,按照他们的邪恶计划试图绑架全人类,杀戮人类。像郭文贵先生和小罗伯特·肯尼迪、闫丽梦博士这样的吹哨人都被他们禁声封号。这场正义和邪恶的终极之战,牵连的不仅是你我的车子、房子、票子,更关系到我们的生命和下一代人类的未来,您选好站在哪一边了吗?

参考阅读:

  1. 比尔‧盖茨与梅琳达宣布离婚 基金会:将运作如常
  2. 比尔盖兹宣布离婚 震撼慈善界
  3. 小罗伯特·F·肯尼迪的Instagram账户因传播COVID-19假信息而被封号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小笨猪
12 天 之前

比尔盖茨竟然作恶这么久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