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体小说连载之十二:《我的忏悔录》

——献给在中共国长大的人

作者:峥嵘/责编:白夜

第四章 母亲-3

我的恩师曾说过,一个好的女人可以旺三代。同样地,一个坏女人可能衰三代。在对母亲的记忆裡,还有一件让我心绪难平的事。这件事,在我学佛之前,就像是一根刺,深深地扎在我的心裏,久久无法拔除。一个人在童年或青少年的某些经历,会影响其一生的快乐或是痛苦。很不幸的是,我摊上了后者。

记不清是哪一年的事了,只记得那是一个深夜。我一个人在小房间迷迷煳煳地睡着,蓦地被尿憋醒,就爬起来去厕所小便。我房间的门是关着的,父母房间的门也是紧闭着的。我没有多想,自己轻轻打开房门悄悄地去厕所。小便完,往回走,忽然听到一点奇怪的声音,是母亲的声音。好奇心促使我想偷看一下,于是我就蹑手蹑脚地搬了一个高木板凳,站在上面。

父母房间的灯是亮着的,在小过道的尽头,为了防风,家裡挂了一个布帘。布帘的上方,有一些缝隙,透过缝隙可以看到房间裡。父母房间的门上,有一个小玻璃窗,没有挂小窗帘。穿过玻璃窗,我看到了一个从没见过的场面。

只见母亲全身赤裸,正在好像十分痛苦地扭动她的身体,她似站非站地坐在沙發上,不!是坐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那男人靠坐在沙發上,他的双手从后面抱住母亲,双手抓着母亲的奶子,揉搓着。母亲近乎痛苦地扭动着、套弄着。我长大才知道,她和他在疯狂地做爱。让我最为吃惊的是,那男人,他不是我的父亲!而是一个姓汪的叔叔,母亲的顶头上司,他经常来我家作客。那段时间,父亲在部队上,好像是去内蒙拉鍊,不在家。在我的记忆裏,父亲好像经常不在家,部队的任务总是特别的多。

无疑地,这惊人的一幕确实吓到我了。我不敢多看,怕被他们發现,于是就哆哆嗦嗦地从木凳上缩下来,轻轻放回原处,再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地熘回自己的房间。轻轻关好房门,鑽回被窝。我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怦怦怦怦地狂跳,不敢张嘴,感觉一张嘴,心都可能跳出来。隐隐地,还能听到母亲的呻吟声,那声音裡,充满了快乐。

那一幕,在后来的很多年裡,都会不自觉地出现在我的脑海裏。每次出现,我都还会心惊肉跳。现在看来,父母的婚姻是不性福的,至少母亲是有外遇的。但令人奇怪的是,他们居然没有离婚,而是相伴终老。我不知道,在变态的中共国,还有多少这样的勉强维持的不幸婚姻。

多年以后,无比幸运地,我今生遇到了我的恩师。有同学曾经问他:「什麽才是爱呢?」他回答说:「爱就是慈悲,爱就是给予对方自由,爱就是让对方快乐。」师父还讲过一个公案:说是中国古代的一位高僧,出家前撞到自己的妻子和男人在家裡偷情,他没有生气,反倒把所有东西留给妻子,自己一个人出家学佛去了。这是怎样的智慧和心胸啊!自从听了师父关于爱的开示,我彻底地原谅了母亲。母亲想得到快乐,她才去偷情。可是殊不知,偷情属于邪淫,是恶业,未来会感召恶报。《法华经》中说:「众生,以贪爱自蔽,以苦欲捨苦。诸苦所因,贪欲为本。」

善恶之报,如影随行。犯邪淫罪的人,若不好好忏悔,确实会遭到不好的事情。那位汪叔叔,身为局长,利用手裡的权利,霸佔了很多女人,她们多数跟母亲一样,都是他的女下属。再后来,他在一次偷情时,被一女下属的丈夫用尖刀刺死,阳具被当场割掉,冲进马桶。女下属也被斩杀,阴唇和乳房都被割掉,鲜血淋漓,惨不忍睹。这个案子,曾是当地的惊天大案,后为杜绝负面影响,被刻意隐瞒。母亲可能她往昔的福德深厚,她后来也念佛,安享晚年,寿终正寝了。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5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