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二)是谁为临时立法会摇旗呐喊?

搜集/撰文:岁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粤

中共所有官员的口吻都是一致的,充满民族仇恨的,不管是联合声明的谈判还是临时立法会的成立都是统一战线、统一思想,统一口径,没有设敢说半句不一样的话。在没有确定英方是否愿意交还香港之前,邓小平在一九八二年邓小平讲话的录音片段,「指中英两国若谈不拢,中国将自行考虑收回香港的时间和方式。邓小平说﹕要不排除发生意外的事件,香港发生动乱,我们根本谈不拢,中国将考虑接收香港的时间和方式」。所有官员也都必须跟着这样说,戴卓尔夫人承诺归还后依然这么说,《中英联合声明》已经签署生效,香港已是事实上归还给中华民族,中共依然在说英方耍阴谋妄图不想归还,中共是不自信呢还是故意制造民族仇恨以博取同情呢?我看两样都有。现在香港没有英国殖民地统治了,又把当初对英统治者说的话冠到香港异见人士民主进步人士头上。周南又指邓小平在彭定康推出政改方案后,就指示有关部门另起炉灶,推倒重来,成立临时立法会。

临时立法会和第一届行政长官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届政府推选委员会(简称推选委员会或推委会)选出,而推委会成员400又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通过第六次全体会议选出而成。我们这些成员都有什么人?全国人大香港区代表、香港区全国政协委员的代表、香港行政、立法届人士和各阶层代表。这就是中共所说具有广泛的代表性,这些代表都是谁的代表?

图片来自史档

中共提前几十年在香港渗透的战利品,现在是大有用处之时。许家屯、张俊生(张五场)这些中共官员以新华社香港分社最大本营在香港长期统战,中共在《中英联合声明》谈判前的承诺,是兑现的时候了,给这些战利品们一官半职,这些奴才们就千恩万谢鞠躬尽瘁,处处为主子服务。草委会,筹委会,筹预会,推委会,临时立法会通通安排他们进去。知识份子,教授们,商界,资本家⋯⋯吃人的嘴软 拿人的手短,这些奴才在主子面前唯唯诺诺,一切听从主子吩咐,忘记了自己是香港人。

「中大龙门阵」刘兆佳教授是“筹预会”政务小组成员,他和梁振英都支持成立临时立法会,理由是你不仁我不义,都是港英使坏逼出来的,「没有办法之中的最好办法」,与邓接见香港自由党访京团时说的「下策中的上策」遥相呼应。他介绍为何成立临时立法会时也在舔共菊:第一,广泛代表性;第二,非活跃性;第三,任期由三个月至六个月;第四,临时立法会制订的法律要由第一届立法会确认。黄毓民反驳这四项原则并非“筹预会”政务小组的主流意见。首先,由产生特区长官的四百人 “推选委员会“推选六十位临时立法会成员;这样的产生方式何来“广泛代表性”?第二, “非活跃性”是不是说临时立法会只能从事“必要之恶”,要限制其“不必要的恶”。

图片来自苹果日报

龙门阵是中大学生摆的,本来黄毓民叫阵刘教授就临时立法会问题进行辩论,对方不接招,没想到中大竟摆起龙门阵邀请黄毓民前来参与,无疑满足了他的叫阵。在辩论过程中有中大学生提问刘教授,「刘教授, 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在做花瓶(即政治花瓶)」?龙门阵临尾时,刘教授有事要提前离席,一位中大同学站起来请刘教授再等十秒钟再走,他大声说:「反对成立临时立法会的请举手!」会场举起几百双手,「赞成成立临时立法会的请举手!」会场只有一人举手。

会场少说也有四百人参与,“投票”完毕之后,这位中大同学说:今天在这里的中大师生,只有一人赞成成立临时立法会;刘教授,如果你相信中大的教育成果,这算不算可以代表中大师生的意见呢?刘兆佳没有回答。这就是民意,「中大龙门阵」当场打脸刘兆佳教授为中共吹嘘的具有广泛代表性。

图片来自twitter

黄毓民说如果我们仍然对知识分子的良知有信心的话,则这位同学的提问,显然是有启发性的。黄毓民一直有参与关于香港回归话题,民意等辩论,面对香港知识份子,各界亲共人士舔共,为中共游说,擦鞋,他一直在评击这些祸害香港的人。 「知识分子沦落到做帮闲清客这个地步是很可悲的,也是不可以同情的」,「人不知辱,即是恬不知耻。此间正是充斥恬不知耻的帮间清客。忙,你帮不上,只会帮闲,结果害人害己。“临时立法会”的提议,不只是帮闲,而且是把香港六百万人的前途作赌注,图赢得个人名位的下流、无耻所为」。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连接:
「临时立法会」– 清流不做竟做清客!

「临时立法会」- 从「中大龙门阵」说起 毓民旧文有新义

「临时立法会」- 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花瓶?

维基百科-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届政府推选委员会

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公开要求尽早就普选进行讨论

导读: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

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一)临时立法会成立

审稿:卡西欧 / 校对:文粤 / 上传:天网灰灰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