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山影院】《白虎》电影解说

制作:纽约香草山视频部

每只鸡在鸡舍中有固定的空间,每只鸡的饮食作息,生活习性和命运都掌握在它主人的手里,背后一双无形的手掌掌控着它的未来。每只鸡每天都看着其他的同类被宰杀,但是它们不会有任何反抗,即使他们知道下一个是自己。

每一只鸡为了生存下去,他必须要获得足够的社会资源。来保证它存活下去的希望。困住男主的鸡笼是他贫瘠的生存资源,被家族操控命运的绑架,以及作为低等人种无力的挣扎,最终,他萌发了想要逃离鸡舍的想法。

他选择了改变,要想改变命运,必须要有财富。他提供虚假的修车发票获取补贴,他倒卖车子的汽油谋取利润,他趁主人不在私自载客赚外快……遗憾的是,他做了这一切之后除了财富多了,但他改变不了身处鸡舍的事实。

于是他打起了主人手里钱的主意,在谋杀了主人,拿着巨款逃之夭夭的时候,他做了他人生中最关键的一个决定:“外包”,是的,这才是打破鸡笼的方式,他需要一个外包来摆脱自己原来低等人的标签,最终他成功了,他获得了自由、身份与别人的尊重。当他得到这一切后,他作为一名企业家给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写了一封信。讽刺的是,温家宝访问印度的主题之一是“向印度蓬勃的外包经济取经”

男主的外包让他成功逃离了鸡笼,并成为了一个鸡笼的管理者,他的手里蘸满了无数劳动人民的鲜血,难怪开头和结尾男主人都在说,白种人要出局,现在是棕种人和黄种人的天下。

印度,古老的国度,历史、宗教、等级社会和民主思想的冲击并存。古代雅利安白人征服了棕色人种原住民,印度教固化了种族等级、社会结构,佛陀释迦摩尼却在这里打破种族和阶层观念,参透万法皆空、众生平等、人人是佛的真谛。

低种姓出身的男主人公巴拉姆,在鸡笼般的社会中心存在白虎的梦想,期待命运的翻转。

阿肖克少爷的出现透出改变命运的一丝希望,巴拉姆豪赌三百卢比考到了驾照,成为阿肖克少爷家的二号司机。现实的利益压倒了信仰和道德准则,人在生存和欲望面前脆弱且渺小。巴拉姆挤走了资历更老的司机,抓住机会和阿肖克夫妇独处,前往印度的首都德里。

德里,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的政治中心。庄严的建筑上上演着肮脏的政治,巴拉姆亲身经历钱权交易。曾经感人的社会主义者,只不过是和利益集团在互相利用。宗教太遥远、主义很虚伪。在巨大的社会落差下,巴拉姆谦卑讨喜的外表后只有仆人阶级的无力感。看透了社会主义是乌托邦,却被这乌托邦的权力和醉生梦死所深深迷惑。

电影《白虎》似乎向人们表达,一切都是种族和阶级的罪。阶级的仇恨,乃至对人种的仇恨,在主人公巴拉姆心中发芽。他日成为印度著名企业家,不再隐藏对种族的仇恨。影片贯穿的情节之一,是成功后的巴拉姆给中共总理温家宝写信:“美国已经是明日黄花了,印度和中国才代表着未来,我相信这个世界的未来,掌握在黄色人种和棕色人种手中……”

电影在潜意识中真正要表达的诉求,早已被中共在世界上实施多年。“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这才是真相。中共几十年联合亚非拉和流氓国家,正是输出革命、饥饿、折腾他们,把所有的社会问题归咎于白人和资本主义制度。当恶被释放,社会问题最终都成为种族仇恨,坐收渔利的则是意图称霸世界的中共。

一起车祸打破了平静。巴拉姆积极护主立功,主人却要巴拉姆顶罪。由于没有目击者,虚惊一场。阿肖克少爷的妻子平姬在内疚和对印度社会的反感下返回纽约,巴拉姆的人生更加空虚绝望。

贯穿电影叙事的是色彩的变幻,贵族的蓝色、贱民的黄色、奴仆的绿色、暴力的红色四个阶段。最终他选择了犯罪,在一个雨夜他杀死了主人,带走了钱袋,获得了自由和财富,成为了他心中的白虎。

电影《白虎》似乎表示了一种赞赏。主人公巴拉姆为了打破阶级和种族的束缚,采取任何手段都是可以理解的。这就是印度的打土豪分田地。《白虎》中鼓吹的所谓觉醒,实际是人性之恶的激发。主人公巴拉姆的行为,早已被中共用流氓无产者打土豪、分田地的方式所践行。现在,中共已经开始给全世界来否定文明的秩序,给全世界流氓无产者洗脑。

《白虎》的图腾对于主人公巴拉姆来说,就是成为统治者,打倒地主变成地主。释迦摩尼在印度不厌其烦地讲自由的法门,而数千年来无数人不能解决的仍然是如何降伏心魔。巴拉姆认为自己成为了白虎,完成了命运的大逆转,并且真的开始站在统治者的角度来和中共联手干掉白人。阴谋、罪恶、仇恨、反噬,心理的扭曲最终是人性之恶毫无愧疚的释放。浮华的阶级逆袭并不能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向人性堕落无尽的深渊。

发稿:雪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