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超限战浅析(五):颠倒黑白 掩盖罪恶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 MyWay

中共自从来到世间,其行事总离不开作恶、掩盖和嫁祸三个步骤。

时至今日,还是很少有人将中共国原国防部长迟浩田的讲话与2002年中共非典肺炎以及生化武器联系起来。2002年的SARS基本传染数不高、潜伏期短、毒性强、死亡率高,一旦流行起来,相对易于控制。SARS疫情过后,中共在科学层面投入大量资金,在世界范围内搜寻各种病毒,例如禽流感、猪流感、埃博拉、尼帕、MERS等。为加强病毒研究能力,2003年4月,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陈竺率团访问法国,就P4实验室的建设与法国达成合作意向。2004年10月,法国总统希拉克访华,中法签署了援建P4实验室的合作协议。

其实,早在P4实验室开工之前,中共已掌握了合成病毒的技术。2004年,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已掌握以SARS-CoV的S蛋白与腺病毒骨架合成疫苗的技术,并在同年5月申请了专利。疫苗成分为毒性降低或毒性丧失的病毒,中山大学的这一技术可认为是中共超限生物武器技术的雏形。

2010年,石正丽等人已展开对冠状病毒跨物种传播的研究。由于自然界存在着天然屏障,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虽能在蝙蝠间传染,但并不能跨物种传播,尤其无法感染人类。而跨物种传播研究的目的在于研究蝙蝠冠状病毒感染其它物种的可能途径,即如何让蝙蝠冠状病毒感染人类。

一、生物武器的准备和施放

中共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在病毒武器研制过程中,从初始阶段就一直在进行各种动物的传染和致病性实验。

中共国曾在2018年爆发非洲猪瘟,整个养猪业遭到毁灭性打击,生猪存栏也锐减近半,导致肉价成倍上涨。在这之后,国内各地仍不时传出非洲猪瘟疫情。随后证实,该疾病的病原是一种冠状病毒,被命名为猪急性腹泻综合征冠状病毒,简称SADS病毒。这种病毒的基因组,与2016年染疫猪场附近菊头蝠样本分离出来的冠状病毒基因组对比,相似度高达98%,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周鹏证实新发现的SADS冠状病毒来源于蝙蝠相关冠状病毒的跨种传播。

同时,根据对和病猪有密切接触的猪场工作人员的血清学调查结果,尚无证据显示SADS冠状病毒可进一步跨种感染人。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也说蝙蝠是多种冠状病毒的自然储存宿主。可以推测此时冠状病毒的跨种实验在进行中但还没有取得成功。

从2018年开始,很多省市的疾控中心报告了多次小规模的人群感染,每次涉及都是几百人,另外很多地区的疾控中心和出入境检疫局等单位也密集开展了预防传染性爆发的演习,从各种公开发布的数据就可统计出他们大概做病毒人际传播实验的频率和规模。

二、疫情爆发初期对病毒危害学的掩盖

一些披露的信息都可用来质疑中共掩盖首例中共病毒病例的发病时间。中共政府非公开文件显示,中共国首名中共冠状病毒感染患者(一名55岁湖北男子)可追溯到2019年11月17日。2019年12月1日出现第一位武汉市民有不明原因肺炎症状(事后确诊,当时未知是不明原因肺炎,且尚无医生发现和报告)。2019年12月16号,一位41岁来自武汉江夏区的陈姓男性患者于12月27日转院至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就诊,于当日下午进行支气管肺泡灌洗液取样,医院将此样本送往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检测病原,在当月30号反馈检测结果是“SARS”冠状病毒,引起武汉医生们的注意。

晚间,武汉医学院2004级班级微信群中,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群内发布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检测报告截图,提醒群内医护及家人注意防范。同时“协和红会神内”“肿瘤中心”等微信群内的刘文、谢琳卡医生亦有传播相关消息。金银潭医院科室主任徐冰(化名)及时将此信息告知有关领导,但没得到有效反馈。2020年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武汉”声称依法查处8名武汉市民造谣者。一般认为其中包括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武汉协和医院肿瘤科谢琳卡医生、神经内科刘文医生等,事后网友称他们是武汉肺炎的“吹哨人”。2020年1月3日上午,李文亮医生接到派出所电话,要求签署一份关于互联网不实言论的《训诫书》。自此,封号删帖抓捕传播者等大规模展开,病毒在人群中的大爆发也无可挽回。

从这时开始,各路所谓的科学家都开始粉墨登场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首先出来背书,在2020年1月10日,王广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确认,新型病毒致病性较弱,病情可控,也没有救治病人的医护人员受到感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主任高福在2020年1月22日国新办记者会上说,目前证据显示儿童、年轻人对冠状病毒不易感染。2020年1月2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带货王钟南山在被媒体问及对武汉政府对疫情瞒报才导致了病毒大规模扩散后果有何看法时,钟南山回应道,他确认武汉和广东省的病患数量没有任何隐瞒,整个过程非常公开透明。

三、对感染人数的掩盖

中共虽然早就知道2020年12月时病例就不止几十例,但依然层层设卡隐瞒,如反复确认病毒基因序列、以运输不安全为由拖延病毒检测、出台秘密诊疗指南等,目的都是为了封锁消息、隐瞒疫情、促使病毒大规模传播。然而1·19访谈后四个小时后,中共不得不迫于舆论压力撕开了一道信息传播的细缝,让人们得以窥探武汉的真实情况。1·19节目使得许多路德的听众得以保全性命。

当病毒在武汉大爆发后,中共所作的依旧是继续隐瞒。武汉市卫健委在2020年1月11日,发布第五份公告表示,截止11号24时,“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治愈出院4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报告”,但据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1月31日的CCTV采访表示,1月12日和13日,武汉肺炎病例数增加,武汉采取了机场、高铁测温的措施。官方直接承认自己发布的数据造假。13日,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吴风波处长等到武汉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传达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上报的苛刻流程,以达到慎重上报的目的,但据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陆奕(化名)介绍,这个“慎重上报”的要求,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演变成了“尽量不报”。16日也有武汉中心医院公共卫生科某医生向周边医院询问近期传染病报卡情况,得知他们近期也未报卡。验证了“尽量不报”是真实状况!这样一来官方发布的数据必然漏掉大量病例。

更有甚者,13日武汉中心医院某医生接到江汉区疾控中心传防科科长王文勇电话,被要求将10日上报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订正为其他疾病。这是官方直接修改数据的证据!

1月20日,由高力博士(Dr. Gauden Galea)所率领的一组WHO五人考察团前往武汉中南医院时,震惊发问:“你这儿全是病人啊,不是说你们重症病房只有两个人吗?”侧面证明中共数据的造假!

四、对死亡人口数量的掩盖

在2020年2月,由于病毒传染的猛烈爆发,武汉已变成人间地狱。大量感染患者集中死亡,武汉所有殡仪馆的火化炉每天24小时运转都不够用,于是全国各地除了派医疗团队到湖北支援外,很多省份和地区还派出“援鄂殡葬服务队”。40台移动火化炉(每台日烧5吨垃圾和动物尸体)驰援武汉协助处理每天由各医院和方舱产生的大量尸体。

更为恶毒的是,在疫情爆发后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都援助了大量医疗物资,但当地政府和红十字会扣住大量物资不下发给医院使用,造成武汉多家医院防护物资仍紧缺。所谓医护人员防护用品“短缺”,或许并不是数量的绝对短缺,而更可能是结构性短缺。一方面,社会捐赠的大批物资不及时下拨,在仓库睡大觉,另一方面,最稀缺的医疗防护资源,却不能达到最需要的地方,导致资源的巨大浪费,间接造成了大量医护人员的感染和死亡。

疫情到底造成了多少人死亡,更是个永远都不可能解开的谜团。根据中共当局正式公布的数字,武汉死于疫情的是2531人。但根据电信部门统计,仅仅中国移动用户数在那几个月就减少1400万,武汉殡仪馆发放骨灰盒的数量,从2020年3月23日开始武汉七个殡仪馆开始发放罹患“中共肺炎”(武汉肺炎)逝者骨灰,并宣布每天限额500个,争取清明节(4月4日)前发放完毕,但知情人说不少家属要排到半年后才能领。据湖北省政府网站的数据,2019年湖北省总人口数为5927万人,而2021年湖北人口数量约为5723.77万人。这其中相差203.23万人。

五、转移视线,嫁祸他人

由于中共隐瞒病毒爆发和不停止武汉飞往世界各地的航班,最终造成了全球大爆发。预料到各个国家都会对此次疫情的爆发进行追责,加上路德1·19节目使得放毒计划败露,中共此时首先要做的就是掩盖病毒来源。

在疫情初期,外界普遍都在探讨病毒来源之时,网络上最广泛宣传的讯息不乏指控武汉人吃蝙蝠等野味,令这种病毒感染人类。更有人上传一段录影,在影片中一个中国女子拿着一只已经煮过的蝙蝠,形容蝙蝠吃起来“很像鸡肉”,引起网络上反弹,批评中国一些人吃野味的习惯,就是引起中共病毒的原因。

石正丽在2020年1月12日上传的假病毒基因序列中,包含了某些错误信息,但一天之后,也就是2020年1月13日,泰国出现了首例确诊感染病例,这意味着人们可以从中共国以外获得病毒样本,这些病毒就可以被分离出来,对比之下人们肯定会发现此前中共上传的病毒序列的错误信息。迫于无奈,石正丽于2020年1月14日上传了正确的基因序列。此后,石正丽又通过自己伪造的RaTG13 的病毒序列,向《自然》杂志递交了关于RaTG13的论文。然而,《自然》杂志同日以同样的题目发表了第一个做出SARS-COVID2基因序列的张永振教授论文,并且论文中说这种病毒来源于舟山蝙蝠病毒,随后张永振教授因此论文被处罚,他的实验室也被关闭。

生态健康联盟总裁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等科学家也在此时集体出手了,一篇发表于《科学》(Science)杂志官网的报道中,这些科学家们呼吁,希望尽快得知更多有关该次肺炎流行病学和病理学的信息、查明确切动物感染源。除了呼吁尽快分享有关信息,他们吹捧中共国的研究能力,称赞发现了 “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认为这是中共国在病毒学方面具有非凡能力的证明,中共国的实验室能力、临床能力、疫情爆发控制能力现在都提高了几个数量级。WHO驻中共国代表高登·加利亚(Gauden Galea)亦表示,“短时间内初步鉴定出一种新型病毒是项瞩目成就,表明中国应对新疫情的能力有所提高“。

钟南山、袁国勇、管轶等人不是1月18日才到的武汉。他们早已抵达武汉并进行调查,清楚一切情况,知晓病毒将带来何等的灾难,甚至袁国勇回到香港时都未敢踏入家门半步,而是选择在实验室自行隔离。在人类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这些人并没有选择将真相公布于众,而是选择为虎作伥、隐瞒疫情,不对武汉民众进行必要救助,更放任人流出入武汉。这些所谓的科学家不只是中共帮凶,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由于爆料革命的揭露,对病毒来源于动物的骗局根本无法使人信服,为了防止美国彻查,不让实验室里的秘密公诸于世,2020年1月26日,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领衔的军事医学专家组奉命赶往武汉接管P4实验室,由军队直接进驻,开始了大规模销毁证据的工作。作为第一案发现场的华南海鲜市场也从2020年3月2日开始被彻底拆除。

2020年3月27日,贼喊抓贼的把戏再次上演,中共军事门户西陆网继续发表文章《军运会运动员,美国生化实验室三条线索暴露》,指责病毒来源于美国生化实验室。3月23日,武汉律师以“美军把病毒带到了武汉”及“美国隐瞒疫情”传言为由起诉美国,之后被“主管部门”约谈。当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英文推”追问美国零号病人,不断给美国泼脏水。中共暗指意大利、美国去年底就爆发肺炎,还频频以WHO的说法自夸“为全世界赢得宝贵时间”,指责美国造谣污蔑,借此混淆国际视听。

为了让疫情进一步扩大,中共对已发现的有预防和治疗作用的药物彻底限制使用。虽然军事医学科学院早在2020年2月初就筛选出对冠状病毒有很多抑制作用的氯喹类药物,在中共捐助给俄罗斯的抗疫物资中仅硫酸羟氯喹就有127.6万片,但在2月18日广东省举行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院士表示,磷酸氯喹够不上特效药,但有治疗效果、副作用不大,值得研究和探讨。所有人都知道磷酸氯喹副作用极大,但对于几乎没有副作用而且效果更好的硫酸羟氯喹却只字不提,为了自己参股公司的利益,钟南山开始推荐莲花清瘟为治疗病毒的特效药,

由于中共几十年BGY等计划的持续渗透、腐蚀,全世界的政客、媒体、科学界、教育界及联合国等几乎所有组织机构和个人都听命于中共,导致在全球疫情爆发四百多天后,全世界仍笼罩在病毒的阴霾下,甚至愈演愈烈。他们没了信仰、唯利是图,为了获得眼前的利益和快感可以抛弃一切道德、良知和尊严。以前有句俗话,资本家会把绞索卖给即将绞死他们的人,希望这些人不要到脖子上被套绞索,在等待踢翻绞刑架下凳子时才知道后悔。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Himalaya Toronto Maple Leaf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5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