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真人真事之专访草根小哥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雪

编辑上传    银河

不同的嘉宾,不同的火花,或许是精彩的碰撞,或许是争议的讨论,这一切都是丝毫不加掩饰地展现真人、讲述真事。GTV真人真事迎来了第七期,专访草根小哥,通过专访满足了观众的好奇心,也展现了草根小哥更加鲜活的个性,他也将收获战友们更多的喜爱。

草根小哥重新诠释了“草根”的定义。“草根”不再是中共统治下没有尊严,被践踏,唯唯诺诺地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老百姓。在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中,草根是生活体面、有尊严、有信仰、有勇气的普通而又不平凡的人,向世界展示了脱离中共统治的新中国人的形象。

以下是专访草根小哥的重点问题记录,希望草根小哥的视角能够带给您新视野、新思路、新开启,灭共路上互相扶持,共同成长。

问题1:从草根小哥打赏出手阔绰,衣着不凡,感觉草根很不草根,请问您为什么叫草根小哥

草根小哥:郭先生也自称草根,草根在中国是一种出身和阶级的象征。在普通、没权势的家庭出生的、老百姓的儿子通称为草根。

问题2:了解到您从中国到了日本大阪,然后又从大阪到了东京,这个行动曲线能和大家分享一下吗?

草根小哥:其实日本不是我移民的首选地,美国是首选,但是移民排队时间太长了。我在日本有生意往来,有朋友,到日本是最快的、签证容易办并且是最容易安家的。当时听了郭先生的爆料,就觉得时间很紧迫,也是很幸运的擦边来到日本,我到日本一年之后疫情就爆发了,2020年再来日本就基本不可能了。从大阪到东京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东京是日本的政治、经济、文化、法律和科技的中心,对于整个G系列发展来说,在东京发展更有力,当时就和郭先生申请把农场迁移到东京。

问题3:您在大阪住了那么久了,您怎么看大阪的华人对爆料革命的支持?和东京的华人在支持爆料革命这方面有什么不同?爆料革命在东京发展到今天,您对未来爆料革命在东京发展的期望是什么?

草根小哥:在支持爆料革命这方面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在日本整个华人的分布不像美国那么平均,在日本更极端一些。虽然说在总人口上面,可能是大阪的人口有个一千万,东京有个两千万左右,但是其实在华人数量上,东京华人的数量可能是要超过大阪10倍。日本是一个比较小的一个国家,不像美国社会各个领域是分散在各个城市的,比如经济金融中心在纽约,IT在硅谷,影视娱乐在洛杉矶……因为日本很小,他几乎所有最顶尖的产业和人才都集中在东京,大阪主要是一个工业区,工厂很多。

问题4:郭先生曾经说过日本虽然国家小,但是人口特别多,是可以发展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级爆料革命战友的国家,因为地理优势,靠近大陆,面对这些优势,您未来的规划是什么?

草根小哥:日本的地理优势和战略要点这个要素方面可以说在亚洲是首屈一指,日本有美国的军事基地,包括这个意识形态各方面都可以说是亚洲的一个领头羊。

亚洲最有代表性的极权国家就是中共,亚洲最有代表性的民主国家就是日本。日本能表现出亚洲人一旦走向民主可以获得怎样的成就和社会,中共国表现出一旦亚洲人走向极权将面向一个怎样的社会。中国和日本可以说是正邪之争和意识形态之争非常鲜明的两个国家。

问题5:您也提到在大阪有生意,想问您一下,您是做什么样的生意?您年纪很轻,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积累这样多的财富,做的很成功,各方面很优秀,相信您在很多方面还是和很多人不一样的,请您讲讲生意的背景及成功的秘籍,战友也可以借鉴一下。

草根小哥:其实并没有什么背景,人如其名就是一个草根。我是做品牌的,在日本和一些工厂合作,我自己也在两家工厂入股,主要是主打品牌同时是做一些企业培训相关的事情。其实我觉得并不是有什么实力,其实没什么实力,主要看个人怎样来面对这个事。就像前一段时间在统计我们农场战友投资情况的时候,我们农场战友说“你看这个咱这儿有一些战友捐款就捐了一块钱,然后投资了这个老椅子十几万、二十万的都有,这个人是不是没有情怀啊”,我说“不是,一个人一旦愿意把自己的未来,把自己的钱放在一个事业上的时候,那么他对这份事业一定是抱有坚定信心”。作为我来说也是一样,比如我,很多战友,我们之所以愿意在这里倾注这个金钱、精力,不是源于我们有实力,而是源于我们对我们爆料革命这份事业的坚定信念和信心。

问题6:据了解,除了您的太太和您在一起,您的父母及其他家人不在海外,国内的家人支持吗?您太太支持吗?

草根小哥:最值得庆幸的是我太太比较支持我。我父母跟我正好是对立的,意识形态是完全对立的,就是他们是非常偏向中共,基本上是在这方面到了没有办法交流的程度。

问题7:听说您太太很漂亮,出身也很好,各方面都很好,事业也很成功,您完全不用参加爆料革命担这份风险。因为大家都知道您担任农场主,然后又走向铁血组,这意味着风险,您完全可以回避,可以做一个普通的战友,但是我们看到您就从来没有去怀疑质疑或者退缩过,您是怎么想的?

草根小哥:我记得之前文贵先生打了一个比方——公主开窑子,图自己快活。就现在这个灭共事业来说,我相信对很多战友可能都是这样。不是说这份事业带来了多少快乐,或者说不是因为这份事业有未来、能创造多少财富。而是说我们身在其中的时候,可能很多时候都是身负重担,包括协调那么多农场,还有处理自己农场的一些事情,说实话我们每天大部分时间是不快乐的、非常有压力的并伴随焦躁和烦躁的状态,那么为什么我们还愿意做这番事情,我觉得爆料革命灭共事业更多的是过瘾和痛快。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能比这份事业更能刺激我们的神经,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比这份事业更能够带给我们这个荣耀以及满足感 。我相信这是很多战友投入其中的一个主要的原因吧,最起码我是这样。

问题8:您当初在GTV一出来的时候就非常非常的帅,您那么英俊那么帅,最早是戴着口罩的,什么样的勇气和原因让您摘下口罩并站出来,我玛莎还没做到,您做到了。

草根小哥:摘口罩这个事情,我只不过是可能比较形式化,因为大家知道有很多战友像路德先生、安红姐他们从一开始就没带过口罩。我可能就是表现了那么一下,然后可能大家有一些印象。摘口罩的原因是第二天要进行一场游行,我一直以来一个人生信条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说我想让战友们鼓起勇气大家去游行或者做一些工作,首先我自己必须能做到。如果我不做,却要求别人做,这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就是愿意先做一个表率。

问题9:您当初给路德节目打赏,每天美金99.99,那么您为什么给路德每天打赏差不多100?最初的打赏您是怎么想的?后来发现您停止了打赏,是谁让您停止打赏的?听说是七哥让您停止打赏了,是这样吗?

草根小哥:在国内的时候我经常听路德先生的节目,最主要的是听郭先生的节目。那个时候没有GTV,不像现在GTV上百花齐放,那个时候听完七哥节目之后很空虚,就想得到更多这种相同这样的信息,那么这个时候正好路德先生就加入爆料革命,然后一直听他的节目,做得也非常好。当时还有大卫哥做节目,我也特别喜欢。还有其他一些节目请嘉宾一起也很好。我们爆料革命战友是非常特别的,可能在有些人眼里基本上就是神经病存在,那既然反共灭共这么危险干嘛要去参与?包括这个共产党的邪恶一直是在台面之下是我们看不到,能真正的勇敢地去讲这些事情的人很少。最早看美国知音类的东西就感觉他们就像隔靴搔痒,永远说不到正题上。后来郭先生出来之后才知道这些人也是共产党的人。路德先生是当时自媒体里面我看到唯一支持郭先生的并且节目做得很好。我自己来说应该就是给这样的战友一些鼓励。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宣

问题10:早期您还没露脸直播的时候,一直放着哥斯拉,为什么?是很喜欢吗?

草根小哥:我比较喜欢,纯粹的对电影形象的一个爱好,没什么特别意义。

问题11:您早期直播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和熙姐(卡丽熙)一起在直播,是什么原因跨了大半个地球找到熙姐直播?

草根小哥:郭先生找到我,他当时建了一个小群和大家交流,熙姐也在群里。后来有人砸郭了,就临时成立一个揭露伪类的团队。熙姐和我都报名参加了,熙姐是组织者,大家就一起做灭贼相关的节目。

问题12:请问您和熙姐合作了这么久,都灭了哪些贼?

草根小哥:说实话就是纯口炮,没有把谁灭了或者让谁身败名裂。当时是贼出现之后很容易带风向、把很多战友带偏,这些贼很会打好听的旗号来伪装。我们当时做的就是揭露这些人的真相以避免战友被迷惑。现在走到线下的是真正的灭贼。

问题13:七哥曾经说过,一个草根小哥就可以灭掉四分之一中共的天下,七哥为什么这么说?您做为当事人是怎么看的?是不是家庭背景或者背后有强大的实力在支撑着?

草根小哥:我真没听说过。我真不知道,我自己也没什么特别能力。没有强大的背景和实力。

问题14:您是整个亚洲农场负责人中的唯一一个铁血组成员,您对铁血组怎么看?您当时进入铁血组是什么感受?您觉得铁血组在整个爆料革命中会起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草根小哥: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是铁血组的气质。挂着铁血组的名头是非常荣幸的,更多的是起到一个标志性的作用,以身作则。人活着,当你什么时候明白你不是为自己活着的时候就成熟了。不管台前和幕后的战友,这个是大家共同的信念,不只是为自己。

问题15:在您还没进铁血组的时候,过去和前樱花团农场主魔女女士发生过多次纠纷,通常来说好男不和女斗,但是您还是斗了起来,是什么情况和原因,后来又怎样解决的?您作为农场主,未来您打算怎样和樱花团或者现有日本战友相处,如果发生类似矛盾,您又怎样去解决呢?

草根小哥:之前确实跟魔女女士闹了一些矛盾。这个跟我之前一直这个争强好胜的性格是有关系,基本上平时是不让人的。这是自身的一个问题,人性方面的一个问题,就是有的时候不让人。这些年我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我都爱挣个第一。此外,我做什么事都想做到最好,然后格局放得太小了。我之前可能都没有意识到,如果说咱们爆料革命没有办法胜利的话,我们现在做这个农场主或者争眼前的事情,都没有任何意义。咱们现在所有做的一切都是得围绕着灭共才可以。灭共来说,我个人很浅显地认为作为我们普通的战友,不是郭先生那种可以做很多直接地对共产党伤害的段位,我们普通的战友能做什么,我觉得我们就做共产党不喜欢的事情,那就是对灭共最大的帮助。共产党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我们中国人变得勇敢,直接站出来指出共产党的问题来去反抗。另外一点,中共最害怕的事情是中国人团结。现在之所以中共能够领导十四亿人,给十四亿人洗脑并绑成肉票威胁,压制言论,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中国人不够团结。现在回过头来说我可能比那个时候稍微进步那么一点点,我的理解可能就是不太一样。之前觉得这个农场放在一起让大家去竞争。现在来说,我觉得是这样各地成立农场,起到更好的作用是能够真正地把全世界这个所有的战友给串联起来,是能够真正地把全世界所有战友给团结起来,绝对不是说竞争。

问题16:想问您在日本建了方舟农场,做了农场主之后,有没有受到中共的诱惑和威胁?

草根小哥:刚开始做直播,熙姐是信佛的,我是张口就骂的人。在当时这个情况,我认为需要我这么做。如果现在需要,比如说去灭贼,我一样会这样做 。现在如果说我放在一个农场的负责人的角色,我就不能再继续这么做。做为一个农场的负责人起的是一个代表的作用。我们老说中共不等於中国人,我们老提中国人跟中共不一样,它到底哪一点不一样。我们现在是代表新中国联邦,我们这个时候也要强迫自己提升,做出来一个我们想象中、理想中的中国人的形象来给当地看、来给战友看,我觉得这是一个角色转变。其实我觉得每个人生活当中都是一个演员,你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问题17:在日本,伪类和亲民贼还真不少,另外还有共产党在那边的特务和间谍。曾经魔女在樱花团的时候还组织了灭贼,后来就没有组织了,您作为铁血组一员有没有什么计划?

草根小哥:那个是我的失职,还没有开展灭贼行动。说到这里我们就马上组织和开展,让大家看结果。

问题18:日本人口多、复杂,日本政府在灭共方面很含蓄。你们日本现在有两个农场,如果说后续的发展中,有战友站出来要建农场,您作为现有农场主和铁血组成员,您怎么看在日本有更多的城市和农场?

草根小哥:我个人认为,有中共大使馆的地方都应该有喜马拉雅农场的存在,这是最理想的状态。在日本,我理想的状态是在几个重要的城市都应该有,像横滨、神户、大阪、东京和札幌。现在有一个数据统计,在日本,经常关注GTV的长期用户有10万人,真正加入农场的很少,还有很多未来上升的空间和努力的目标。今年最主要的事情是数字币的事,目前在如火如荼的进行,Hcoin使灭共正式成为事业的G系列开张,这个影响是非同小可的。我一定是支持未来日本发展更多的农场,同时未来日本农场发展的怎样取决于我们的推广,对G系列的推广是我们今年努力的重点。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宣

问题19:七哥总是在私下里对草根小哥赞誉有加,但是特别希望您把日本做强大,七哥为什么那么喜欢您?

草根小哥:我觉得七哥并不是只喜欢我,他喜欢每一个有勇气的人,也会对每个有勇气的人提供力所能及的最大支持。我现在也算是年纪较大的,真正年轻的是小王子他们20出头的。郭先生特别喜欢年轻人,年轻人是我们的未来,他对年轻人的关注度更高,也为新中国联邦未来培养更多人才。

问题20:刚刚提到的年轻人,如小王子、小飞象等,他们多数都在美国。就日本来看,除了您和马拉多纳外,没有看到更多的年轻人出来,是哪里出了问题?

草根小哥:日本是一个老龄化特别严重的国家。在华人里的年轻人是不少的,真正去关心政治的不是很多。美国华人的数量基数比日本大,当然这个我们当地农场推广和建设不利也有关系。在文化氛围来看,日本没有西方的开放程度,西方人参与政治的程度较高,比如美国大选。但在日本真正关心政治的人,平均年龄都在60以上。我认为在灭共的路上不能只讲情怀,更多的是当作一个事业,可以赚钱的手段,我还是很看好今年G系列赚钱之后,对日本年轻人产生的影响。目前整个市场经济很不景气,大家的钱都是拿在手里观望,投资项目非常匮乏。就像郭先生说现在G系列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最佳状态,我想也是源于此。

问题21:在墙内的时候经常听朋友提起过日本AV非常出名,您怎样看日本AV文化?

草根小哥:我觉得挺好。中共对性都是禁锢的,几乎所有禁锢性的地方都是独裁极权国家。如果没有马赛克会更好。

问题22:您也是年轻有为,灭共之后是否有回国的打算?今后是在想从商还是想从政?今后有没有什么规划?对未来没有共产党的中国您有没有意愿做些什么?

草根小哥:其实我现在就没有一个长远计划。灭共是所有的唯一关键要素,如果说共产党不消灭,所有的打算都没有任何意义。我也不喜欢做这个长期的规划,长期规划很可能会发生变化或实现不了,我做的很多都是短期的规划。我觉得未来很可能回国,而从商从政这个事情,我觉得真战友都明白,郭先生也很早把答案公布了。这个实力是你的掌控能力,而不是说你是什么位置。我觉得咱们只要是完成了自己的命运夙愿——共产党消灭之后,我们每个人在世界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能不能保留之前的那个初心,这是非常重要的。能不能还保留当初愿意参与爆料革命时的真诚善良。如果灭了共之后变成中共的做派和形象,那就是整个爆料革命的悲剧。我觉得等真正我们灭了共之后还能保持我们现在对待战友和我们同胞的这种真诚和善良,这是非常关键的。

问题23:上一期采访木兰女士,提到双休的问题,引起了很多争议和质疑,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草根小哥:我觉得问这个话题很正常,比如说川普总统在回答记者的问题,每一条都比这个刁钻很多。倒是共产党从来不提性,搞得好像自己就像都是太监,没有性生活,也没有性能力这种感觉一样。共产党是嘴上不说,但是每天都在做。

问题24:草根小哥在墙内算是比较成功的年轻人,能不能分享一些您过去成功的经验?一般在墙内比较成功的年轻人是不会选择出国重新开始的。您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草根小哥:真算不上成功,郭先生也很多次提到真正的能人都在国内,我特别认同。我身边的这种能人太多了,就跟小王子这个年龄差不多,都是类似独角兽企业的CEO。就像我这种,说白了就是个体户。真正有能力的人都在国内,我们为什么能凸显出来,不是说我们的能力,更多的是我们的勇气,我们的勇气、责任感和善良比他们强很多。

问题25:记得有一期您和郭先生连线直播,您穿的一套西装也是Brioni,您也很在乎西装的品牌,也很有品位。您对Gfashion怎么理解,觉得这个品牌的衣服怎么样?

草根小根:Gfashion让我非常钦佩。我穿的西装不是Brioni的,我在日本定做的西装,然后我是按照郭先生的款式来做的而已。比较有特点的是领子上的两个扣眼,因为我们男士穿西装基本上就三个颜色,灰色、蓝色、黑色,怎么样让别人一眼就区分出来不同,我觉得这个扣眼是非常关键的一个点。其次他的裤子没有裤缝,然后就是袖子的扣子,还有长短。就Gfashion来说,我知道什么好,七哥穿这个帅,那要穿到我身上应该也不错,我脑子里有这个东西。当然,你真正说实践,让我自己创造什么东西不行。但是郭先生他可以做到,他是创造者,这点非常了不起。我们只能说是懂得欣赏。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宣

问题26:您是什么时候接触到爆料革命的?什么时候真正接触到文贵先生的?

草根小哥:接触爆料革命是2017年4.19之后,真正选择跟随是我出国之后。有国内的战友非常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我特别有感触。比如说摘口罩,从背后走到前台,这都是一个过程。我刚开始接触爆料革命,一个赞也不敢点,也没转发过,我害怕和恐惧,怕共产党给我定位并制造麻烦,等我出国之后才开始真正融入进来并参与爆料革命的活动。

问题27:您接触郭先生一段时间了,您觉得他最大的优点是什么,最大的缺点又是什么?

草根小哥:我觉得最大的优点和缺点可以归结到一类,同样的问题。他对战友真诚,对每位战友都是真心、以诚相待。他出国后,骗子和伪民运在他周围,郭先生曾经对那么烂的人也非常尊重。他的缺点是在感情方面,也是优点,比如曾经对Sara的包容,我跟着七哥比较放心,怎么我也比Sara强,不会把我踢出和撵走。前几天七哥说的话让我很震撼,他说“我非常恨Sara,如果哪一天她从监狱出来,要饭要到门前,我会拿1000万给她,我非常生气,但我还是会帮她”。

问题28:刚提到九指妖,草根小哥过去灭贼,怎么没把九指妖给灭出来呢?

草根小哥:我不想马后炮,但是我一直是觉得有问题,我觉得身为爆料革命的战友第一要务就是团结。当她还在为爆料革命服务和做事情的时候,就不能互相攻击。我们很多战友都表现出来非常专业的态度,就像我知道大卫也受了一些委屈,但他都不提,只要你是来灭共的,缺点都可以包容。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影响,比如在联盟委员会有争议的人,还称之为战友的人,我也愿意去接纳他们,给他们一个机会。以前我眼里不揉沙子,现在为什么会有这个感觉,就是通过Sara的这个事,做出了一些改变。

问题29:您觉得这些伪类未来的结果和去向会是怎样?

草根小哥:我觉得进监狱不是他们最坏的结果,最坏的结果是,到时候他们知道当时明明有机会可以坚持下去或者即使退出了但是不去砸锅,还可以收获一个绝对完美的人生,却偏偏选择和中共合作。这些伪类特务都是和中共明码标价的,如果他们没和中共合作拿狗粮,哪怕投资一点,都会收获比狗粮高出千倍和万倍的时候,那个时候才是他们最痛苦的时候。

问题30GTV平台主要是草根小哥在负责管理和运维,近期真人真事节目开播以后引起了好多争议,有很多战友投诉被删除留言,您从一个管理者的角度,怎样面对这些质疑?

草根小哥:我觉得这是无稽之谈。比如任何一个流媒体,每个频道都是自媒体,都有管理频道的权利,不喜欢的留言都可以删除掉,甚至可以关闭评论。有些战友在不知道的前提下去上纲上线是没必要,有带风向的嫌疑。很荣幸能够在前5位被真人真事采访,我认为节目根据需要提出看似有些过分的问题都是没有问题和可以承受的话题,真人真事作为一档栏目来说提出问题是合情合理的。

问题31:您最早和卡丽熙做节目,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停了,七哥曾经开玩笑的说过,草根小哥和卡丽熙一定只能是战友,不能超过红线,您对七哥这话是怎么理解的?

草根小哥:七哥喜欢开玩笑。七哥经常提醒年轻人不要犯错误。年轻人一旦投入到感情谈恋爱耽误灭共。和卡丽熙女士直播没有再做主要是工作的原因,我自己的直播一个月也只能做2、3回。

长岛:今天专访草根小哥,很多事都是之前在屏幕前不知道的,是第一次听到,草根小哥非常坦诚。

玛莎:感谢草根小哥来到我们节目,和大家分享个人经历,我们下期的嘉宾是大卫哥,感谢所有听众和观众朋友们。

以上是第七期的主要内容,相信您能有所收获。我们也看到真人真事节目不断成长,在灭共的路上,无论是人和事都将变得更好,灭共事业就是有这样神奇的魔力。感谢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对我们每个人的影响,这将是改变一生的。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