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幸存者通过著名香水师的”香水之旅”恢复了嗅觉

作者:Arsenio Toledo 2021-05-01

翻译:加拿大温哥华圆成农场 卢卡斯

图片来源:Arsenio Toledo原文

《自然新闻》来自纽约市的香水师和”香水专家”苏·菲利普斯相信,她可以帮助那些从中共病毒中恢复过来的人们恢复嗅觉。

嗅觉的丧失是中共病毒的症状之一。许多从该病毒中恢复过来的人等待数月后,嗅觉能力才会恢复——而其他许多人仍在等待在。

这就是为什么菲利普斯在纽约市的上东区附近开始推广一个由顾客定制的”香水之旅”疗法。她拥有这家商店超过12年,在今年早些时候,她推出了”香味疗法治愈计划”。

菲利普斯的客户花费650美元就可以得到一个与她会见并把定制的香水带回家。

与她会见期间,她的客户将有机会感受许多不同的气味,如香草,香气,薰衣草和琥珀香。这些气味分为三种类型的气味-高等型,较轻淡的香水:中等型,如水果或花香;和基本型,如香草。

客户将通过这些个性化地使用香味条,以帮助唤起他们的嗅觉。她解释说,这个过程就像大脑的锻炼。

这个香水专家声称,她的”香水之旅”项目从启动开始,已经帮助超过20人恢复嗅觉,至少部分恢复他们的嗅觉。

菲利普斯的许多客户讲述他们的嗅觉突然重新恢复的故事

菲利普斯去年获得”香水之旅”项目的创意,当时一个朋友送一个叫丽丝斯特恩的中共病毒幸存者到她的商店。斯特恩在2020年3月失去了嗅觉,再也没有恢复过。

菲利普斯在接受名人新闻杂志《人物》采访时说:”我对她说,’你看,我不是医生,也不是化学家,但我知道香水的非凡力量。菲利普斯带斯特恩走过了香水之旅的旅程,当后者到达基本型阶段时,她沉睡的嗅觉开始觉醒。

“她不能真正闻到高等型的香味,她不能真正识别中等型香气,但随后(当她到达基本型)突然她的眼睛有闪光,她说,’我能闻到一些香气。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我确实能闻到。

菲利普斯说,斯特恩开始哭泣,当她意识到她可以闻到气味条上的香草和琥珀香的时候。

“大约三个小时后,她给我发了短信,说:”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刚才做了什么,我第一次闻到蜡烛的味道,我闻到餐馆的味道,我闻到食物的味道。”我已经不能做到这一点很久了,”菲利普斯回忆道。”这就像雾已经散去,她可以闻到气味了。

斯特恩并不是唯一一个被菲利普斯的”香水之旅”重新唤醒嗅觉的人。据她说,自项目开始以来,20个人至少恢复了一些嗅觉。

现年51岁的塔米·法雷尔在2020年3月感染中共病毒时失去了嗅觉。康复后,得知自己的嗅觉能力没有恢复,她很伤心。她一直在等待她的鼻子突然重新觉醒。她尝试了各种技巧,包括嗅大蒜粉和定期走过香味面包店,但没有任何效果。

她寻求多个神经科医生的帮助,他们对她的脑部扫描和血液测试。所有这些测试都恢复正常了,他们无法确定问题所在。

“我闻不到任何东西,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你就是忍不住哭了。我闻不到我最喜欢的蜡烛或我丈夫的古龙水的味道。我不能享受进餐-它只是成为我的身体燃料,而不是快乐。

法雷尔寻找替代方案的动机来自于当她的女儿提醒她,她闻不到从她的地下室传来的气体的气味。”当你闻不到汽油泄漏的味道时,这是一个大问题,”她说。”我没有任何更多的选择。

4月22日星期四,法雷尔来到菲利普斯的商店,经历了她的”香水之旅”。仅仅一个小时的会话后,她又能闻到气味了。

她说:”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人失踪了,我很高兴有些东西在休眠一年多后被触发了。”现在我的嗅觉满血复活了。

法雷尔的嗅觉还在恢复中。她能够在晚餐时发现胡椒粉,而且她能够闻到大蒜的味道,尽管有点微弱。但她仍然闻不到许多其他气味,如熏肉或爆米花。尽管如此,她仍致力于恢复她全部的嗅觉,这就是为什么她遵循菲利普斯给她的”家庭作业”——用”冥想般的专注”闻到不同的香味。

菲利普斯说,看到客户到达他们的嗅觉开始重新复苏的地步,使她所努力做的是值得的。

菲利普说,“这对我来说,就是我的生命的价值”。

“当人们不能闻到气味,他们不能有味觉,他们不能享受他们的食物,他们不想社交。最终结果是人们退出了社会,”她补充说。”事实上,我能够帮助他们重新恢复发现他们的嗅觉,并回到享受的美好的东西是如此喜悦的事情。我很高兴,我已经能够帮助人们。

评:在2021年2月21日晚间路德时评里,路德提到中共南京军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王长军所发现的舟山蝙蝠病毒ZXC21及ZC45同样具有侵入乳鼠大脑的能力。如果舟山蝙蝠病毒的E蛋白在穿越血脑屏障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就可以合理解释中共军方在使用舟山蝙蝠病毒作为中共病毒骨架时保留其E蛋白100%氨基酸序列一致性的目的就是为了保留中共病毒具备穿越血脑屏障的能力,达到感染人脑神经的目的。血脑屏障就是脑部毛细血管壁与神经胶质细胞形成的血浆与脑细胞之间的屏障,能够阻止某些物质由血液进入脑组织,为病原体抵御入侵中枢系统的天然屏障。但是某些病毒,如HIV、西尼罗病毒、麻疹病毒、乙脑病毒、脊髓灰质炎病毒等却具有突破血脑屏障,入侵中枢神经系统的能力。病毒一旦穿越血脑屏障,其表面蛋白就会与细胞表面蛋白或受体相互作用,通过炎症因子导致神经细胞变性坏死,引起意识障碍等脑炎症状。已有多项研究和解剖学实验证实了中共病毒确实具有侵入人中枢神经系统的能力。中共病毒的症状之一就是嗅觉的丧失和味觉障碍,有的人只是短暂性的,但是多数患者可能永久性的。嗅觉和味觉与食欲紧密相关,通常会剥夺人们的进食的快乐,让他们失去社交而产生与现实隔绝的孤立感,是诱发焦虑感和抑郁症的危险因素之一[1]。二个月后在2021年4月22日晚间路德时评里,路德揭露港大Malik是真正的病毒毒王,以及E蛋白才是解决中共病毒的钥匙:虽然中共病毒中的S蛋白(决定传染性)非常重要,但是E蛋白(决定病毒毒性)才是最重要的,且和舟山蝙蝠病毒100%相似。E蛋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冠状病毒学家都非常熟悉S蛋白,但对E蛋白知之甚少。 Malik仅发表过一篇有关E蛋白的文章,但其P3实验室团队对E蛋白进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 现使用的疫苗都是围绕S蛋白研究开发的,这将是一场人类的灾难!中共病毒是极具杀伤力的超限生物武器!所以闫博士即将出炉第四份将全面揭露E蛋白秘密的报告,需要全世界科学家共同参与研究E蛋白,才能找到彻底解决病毒的办法。

本文描述了菲利普的“香水之旅”疗法帮助中共病毒感染者恢复或部分恢复嗅觉的疗效,同时也谈到他们由于嗅觉的丧失而遭受到的身体和精神上的苦痛。这个疗法是通过外界的香味刺激触发嗅觉神经的反应,唤醒受损的大脑神经对各种气味的反应,然而其功效将取决于幸存下来的中共病毒感染者个人的大脑神经受损程度。如前所述,中共是刻意保留了舟山蝙蝠病毒骨架E蛋白100%的氨基酸序列,其目的就是为了保留中共病毒穿越血脑屏障,破坏人类的大脑神经,对人类造成更大的伤害。中共病毒的受害者们大多还不清楚中共制造释放中共病毒祸害全人类的邪恶,一旦他们了解了中共病毒的真相,一定不能放过中共这个魔鬼,广泛传播中共病毒的真相能够加速灭共的灭亡!

原文:Arsenio Toledo, “Coronavirus survivors regain their sense of smell by going through “fragrance journey” with renowned perfumer”.《 Natural News》, May 01, 2021.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1-05-01-coronavirus-survivors-smell-fragrance-journey-perfumer.html

[1] 国际妹,“连下厨都会呕吐,这些新冠肺炎患者的嗅觉和味觉回不去了……”.《健康界》,2021年1月11日。https://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20210111/content-549146.html

免责声明: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GNEWS平台无关!

编辑/发布:比卡丘

20210503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