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以群分

  • 作者:郑道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5月3日电/西喜社——

这两天,有不少网民就民主味儿在微信群里发表个人看法,本人觉得很正常。

同,是相对的,不同,是绝对的。没有不同,便没有五彩斑斓的大自然和人类社会。

早就有哲学家说过,宇宙没有两粒沙子或两片树叶是完全相同的;自然,也没有两个人的脸完全一样——即使孪生,也只是高度相似,还是有不同;而且冰心也说过,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脸长得完全一样,她必不愿看人脸。

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开篇就写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民主与独裁却像是“反着来”。都知道,如果用民主比喻幸福,那么,无疑就要用独裁比喻不幸了。可这一对,与“幸福”和“不幸”的一对,在“味儿”上恰恰相反:独裁的国家都是相似的,而民主的国家却各有各的不同——用现在“流行”的说法,民主不是可口可乐,不可能只是一个味儿。这正是大千世界的奇妙之处。

但民主与不幸毕竟有点不同。“不幸”,不仅各有各的不幸,而且“毫无幸福”可言。但民主不是这样。民主虽然不是一个味儿,可首先要有民主,即要有人能感觉到的一种幸福。如果是“毫无幸福”的民主,不管它如何变幻花样,即不能称之为民主。这是最基本也是底线,同时,也是“民主”与“不幸”最大的不同。

不说七十年,也不说一百年,因为在这一百年里,我们不能说这个国家“毫无民主”。2014年去世的“美国政治学家、战后最杰出的民主理论家”(百度百科)、美国耶鲁大学终身教授罗伯特·达尔在他的《论民主》一书中说:“……反民主的信仰和运动仍然继续存在,而且时常还有狂热的民族主义或宗教原教旨主义加盟其中。民主性质的政府(‘民主’的程度参差不齐)还不到世界政府总数的一半,其人口也不到世界人口的一半。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中国,在其辉煌的四千年历史中,中国从未出现过民主政府。”

不要惊诧,罗伯特·达尔所说的“四千年历史中”,大概不包括这一百年吧。另外,还注意到,这段话中括号里有“‘民主’的程度参差不齐”,这应该也足以证明民主不是可口可乐,不可能只是一个味儿。但我们还是要明白,“程度参差不齐”,主要是指民主的完善程度,但性质一定是民主的,不是独裁专制的,这是与那些民主程度够高的国家相比较而言。所以,“程度参差不齐”不应成为“变味”的理由或依据,更不应成为反对实行民主的口实。

《论民主》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问世的,当时的统计,这个世界上民主政府还不到世界政府总数的一半。现在转眼近三十年过去,据本人所知,民主政府早已大大超过一半了,尽管这些民主政府的程度参差不齐,但方向是朝着更高的民主努力,并向着高度民主看齐的。

这样一来,这个世界上就分出了民主与不民主的国家。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就像物或人一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国也一样。到今天,我们就会看得更清楚:国同样也是以群分。

人类毕竟离大同还远,因此,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就是,什么样的国跟什么样的国友好,什么样的国跟什么样的国敌对。美国与加拿大的边境线上没有一个士兵巡逻,而美国跟英国友好的就像父子或兄弟,说干什么就干什么,往往团结一致,同仇敌忾,说到做到,让一些国家羡慕死。不仅如此,独裁国家之间经常发战争,而类似情形在民主国家往往看不到。

可以说,现在人类已进入到“国以群分”的时代,就算你不关心天下大事,只要天天看央视节目看新闻联播而又不呆不傻,你就一定能感受得到。

“国以群分”好不好?好也不好。特别是如果民主国家只帮助民主国家,那么,非民主国家猴年马月才能实现民主?即使民主不是一个味儿,非民主国家的人民也还是希望先走上民主道路再说,然后去完善它,而绝不会像两千多年前大秦的百姓那样,希望“大秦万年”。

审核:蚂蚁兄弟;校对:信心的选择;发稿:信心的选择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