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中共体制下“跳楼后是抑郁症”的现象

撰稿:喜妈

网络截图

最近,天津和平公安分局主任跳楼身亡,官方又是讳莫如深,不予表态。这个已经成为中共体制下官员死亡的常态性事件。我们想要问:如何理解中共体制下“跳楼后抑郁症”的极其普遍的现象呢?

首先,笔者简单做了一个数据的搜寻,发现很难得到近年来中共体制下因为抑郁跳楼死亡的确切数据。一方面当然是当局不让外界知晓,另外一方面的确也不好统计。很多的跳楼事件都是在未通报的情况下就草草了事。可是,即使在笔者不完全的资料中,我们可以推测出一定的背景。

比如,在2014到2015年间,就有25万党员受到警告或纪律处分,导致此间因为打击腐败运动而受到冲击的官员自杀数量急剧上升。来自香港的统计研究表明,中高级官员自杀率比城镇居民高出30%。 据有学者指出,自杀是中共体制下官员逃避惩罚的选项之一。

仅仅以习近平上任后为例,2016年的报道称中共体制下官员的自杀率飙升,比胡锦涛时代多一倍。这是非常惊人的。这也形成了民间所传,在中共当官,是高危职业的笑谈。从2012年习当政后,曾经一年半时间官员自杀或“非正常死亡”达到120人,比胡锦涛时代的68个远远超出。

事实上,从文贵先生发起爆料革命之后,在这几年内,我们能听到的官员自杀或跳楼的事件比比皆是。我们虽然得不到全面的数字,有一点却是非常明确的:这就是一个吃人的体制。这个中共体制对一般百姓是无比压迫,对其巨大绞肉机中的每个零件,也是一样的下场。

我们来理解中共体制下“跳楼后是抑郁症”的现象,说明了体制吃人,害人,而且还要粉饰自己为毫无责任的可怕和无耻。那些被反腐反贪,被双规的官员们,都是没有后台所保,或者后台失势,或者成为主子的弃子,都是内部争斗的牺牲品。笔者认为,那些在体制内的还未有警觉的官员们,自己都要好好想想,你能保自己一生平安否?明天跳楼的,抑郁的,会不会是自己?

每次听到看到这样的跳楼或抑郁死的官员,我们的心情很复杂。虽然这些官员自己也不干净,很多也有违法行为,可是他们命不该绝,至少不该这样死。一个法治的社会下,任何犯罪的人,也应该有他的权力和起码的人格。这也是文贵先生一直强调的,一个人有罪,你可以审判他,定罪他,但是你不能不审就定罪,无罪加罪等等。

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知道,最大的恶,在中共体制。一个只有人治没有法治的体制和社会,人人都是牺牲品。为了一个健全和有尊严的社会,我们只有一个选择,take down CCP.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审核:Runaway 编辑:MG1

参考资料: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5/1/n12918289.htm

https://news.sina.cn/gn/2015-01-31/detail-ichmifpx6287950.d.html

https://business.sohu.com/20150302/n409272505.shtml

中共官员自杀率飙升比胡锦涛时代多一倍 (rfi.fr)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