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历史之根基 (八)房屋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和风

编辑   银河 星河   上传   银河

第一卷  根基

英格兰历史:从原始时期至都铎王朝

第八章  房屋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女农

英国的圆屋、罗马别墅和盎格鲁-撒克逊的大厅,几个世纪以来,有许多都建在同一个地方,之后逐渐地倒塌了。几个废墟别墅保存下来,成为古代文明的证据,现在大多数还立在那里。

十一、二世纪,标准的房子是:一个建在地表层的方形屋子,还有一个建在它上面的方形屋子;大部分房子通过一个外部的楼梯,能进入到房子后部。家具是简朴的,与盎格鲁-撒克逊时代的家具几乎相同。一块木板放在桌架上做饭桌用,人们大多都坐在长木凳上。石头建造的房子里,墙上的壁龛和凹槽都有相同的作用。除了贵族家里有表示身份的椅子,其他人家很少有椅子和高脚凳。有些富人家里可能有柜子、箱子和橱柜。床实际上是一个稻草包,放在有雕刻的框架里。

只有富豪的石头房子里,在第一层有一个“厅”。大部分家庭的房子都是木质的,屋顶上覆盖着稻草或芦苇或石楠植物。窗户上没有玻璃,但为了安全和舒适,可以在晚上把木质的百叶窗拉下来。无论怎样,木房子总是透风和烟熏的。就像同时代的石房子那样,木房子通常有二层,一层有一个客厅和厨房,二层是房子主人和家庭的睡房。在穷人的房子里,家人都睡在铺着稻草或者石楠植物的地上。这种房子前面可能会有一个售货棚,用来销售货物和产物;房子后面可能是仓库或者生产货物的小工厂。

穷人没有那么多财力,他们大多数生活在用枝条和胶泥搭建的棚屋里,这种棚屋与早期英国人的房子几乎没有差别。从真正需求的层次上,不存在差别。农村农民的房子受某种生存的限制,经过一两代人,这些房子要么倒塌,要么被毁掉了。它们从地上立起来,然后又被夷为平地。汉普郡有一种房子居住权,被称为“锁孔居住权”,如果某人能在一晚上建起一个棚屋或者房子,并且在早晨之前炉火还红着,那么他的居住权就有保证了。

农村建筑的风格和方法延续着,虽然不超过千年,但也有数百年。例如,二十世纪初,托马斯·哈代(Thomas Hardy)回忆了他小时候的建筑方法,他写道:“所谓的土墙其实由白垩、粘土和稻草组成——实际上是未烘焙的砖。在靠近建平房的地方,这些东西被混成一块泥疙瘩。人们要去踩踏和用铲子搅拌它——有时让妇女来踩踏——然后再把稻草放进去……干草叉子把它扔到墙上,那里……等上一两天,房子就能住人了。”当墙体和地面在太阳下变干变硬后,就该给屋顶盖茅草了。这是罗马人来之前,英国人盖房子的方法,维多利亚(Victoria)统治时期,英国人仍然用这种方法。

伍斯特郡(Worcestershire)1281年法庭卷宗中,有一个十三世纪中等房屋的外形尺寸,它是一间平房,30英尺长(9米),14英尺宽(4.25米),带有三个门和两个窗户。房子两边各有一个窗户,当凉风吹来时,窗户打开,但在恶劣天气下,人们就用稻草和蕨类植物把它堵上了。这个家庭可能在同一个房间里吃住。这不是一个所谓个人能生存的年代。伯克郡(Berkshire)挖掘出一间十三世纪的平房,是一个10×12英尺(3×3.6米)的房间。约克郡挖掘出另一间房,面积是10×20英尺(3×6米)。这种房子大体上是平房,中央有一个炉膛。在同一时期的长形屋子里,房间是人畜共用的,同时还要存放谷物。居民与他们的动物吃睡在一起。

根据时间和条件的要求,房子被加长,或者重建,或者扩大。由于人类的勤奋和善于创造发明,某些改善是可能的。十一世纪的房子是由粘土建造的,没有圆木的框架;十三世纪之前,大部分房子都有了圆木框架,之后不到一百年,墙体都用了石头地基,以此来防潮和防腐。被压实的地面通常是仓促完成的,之后会变得潮湿和肮脏,人们称之为“湿地”。烟囱炉灶的第一个证据来自于怀特弗利(Whitefriars),它位于伦敦佛利特街(Fleet Street)的南面,1278年,拉夫德(Ralph)正在那个地方销售用粘土做的烟囱。

不过,几百年以来,住宅的必要结构都是相同的。家具很少,家里的东西也简陋;匙子和盘子都是家人用木头做的,可能有少量的黄铜锅和杯子。床在白天就是坐的地方。空荡的房子里过着空荡的生活。可能让人惊奇的是,英格兰富人和贫穷的农业工人都愿意住在同一类型的房子里,不论他们经济状况怎样,都还原到了古老的模式。这是农村传统习惯的另一个标志。在较大的房子里,人们能发现用于相同目的的东西,有一个中央大厅,侧翼有小房间。一个逐渐发生的变化是:接近十三世纪末,由于适当的引流和污水处理系统,人们制造了更多的生活物资,起码在大型城镇是这样的。

从十四世纪以后,能保存下来的房子数量远远多于以往任何时期。它们大体上比之前的建筑物更大更坚固。伦敦的房子通常有三层,高度达到30至40英尺(9至12米)。从农村来的人可能会对这些城市的“摩天大楼”感到惊奇,这是英格兰的新鲜事情。十四世纪中期,伦敦也出现了小黄砖。从此世纪开始,富裕商人的联排房有了豪华装饰,室内有了颜色并有了昂贵饰物;有挂毯、窗帘和墙上的帷幔。瓷砖,而不是灯芯草,被铺在地面上;精细釉陶都是从法国和西班牙进口的,闪闪发光的玻璃来自于威尼斯,丝绸来自于波斯(Persia)。这些东西与普通英国家庭的简陋家具相比,有很大的反差,但对豪华和颜色的嗜好缓慢地在富裕家庭中传播开来。十五世纪,富有家庭的财产目录包括:靠垫,挂毯,手绘衣服和地毯,水池和屏风,木凳、椅子的腰板和罩子。按照现代的欣赏标准,它们的颜色可能被认为是不和谐的,耀眼的黄色、紫色和绿色被排放在一起,为的是达到明亮和活泼的效果。这就是为什么太阳图案有时被放在布料、挂毯和衣服上的原因。以同样的想法,男人穿不同颜色的鞋子。砖和玻璃变得更常用了。开放的炉膛被壁炉取代。

中世纪生活的物品仍然能从地下发掘出来。木凳和其他家具的踪迹已经在温切斯特(Winchester)和贝弗利(Beverley)出土,几百年的时间没有遭到破坏。有两把锁在扔掉之前,被斧头砸坏了,另一把锁被主人修好了。在挖掘现场,出土了大量的中世纪锁头和挂锁,这说明:人们过着一种有威胁或者至少是怀疑和戒备的生活。中世纪生活中,钥匙占据着重要地位。

铅铜合金制的烛台被考古学家从地下挖出来。十五世纪之前,这些烛台变大了,说明蜡烛增厚了。反过来说明,人们更富有了。所以从材料的小细节中,我们能够得出大结论。十三世纪末之前,玻璃挂灯开始取代石头挂灯和陶瓷挂灯。十四世纪初,一根灯芯浮动在小碗里的油灯被蜡烛取代。人们在各处都能找到木质器皿(通常用来装灰),但十四世纪之前,在富裕家庭中,玻璃器皿变得普及了,有玻璃长颈瓶,当然,罐子也是玻璃的。玻璃尿壶,用来检查健康或者疾病,是相当普通的。

其他的死者遗物也在考古中被发现。一个称硬币的天平,经过调节,能给出假数值,但之后,它被故意毁掉了,他的主人有可能受到了枷刑。铜合金器皿和陶瓷器皿常常都被包起来,这说明在家庭经济中,这些最便宜的东西也是值钱的;陶器皿表面的裂痕要用铅来封住。铁头盔加上一个手柄,就变成了做饭的锅。到处能找到纺锤。所以从男人女人开始缝衣服和有皮革技巧时,就出现了针和顶针,这是普通和必须的家庭工作。有许多勺子和勺柄保存下来,有些上面刻了图案,或者标出了所有权;这给出了一幅公共餐厅的画面。有些器皿上被发现刻有铭文:“当你坐在桌边时,首先想想穷人”。十三世纪的一枚胸针上刻着这样的话:“我是保护胸脯的一枚胸针,坏蛋不可以把他的手放在其上。”十四世纪的一个戒指上有这样的铭文:“他这个人消费得比拥有的要多,不用击打,他就把自己杀死了。”哨子,书夹,书写工具,钩子,铰链,柜子,棺材,皮鞋,所有东西都无声地证实了一个被人遗忘的生活。

最常见的出土地点自然是那些“墓室”或者地下室,许多地点都有白垩或者燧石层,有些地面仍然盖着砖瓦。有从街上导引的台阶,在某个层面上,还开有小窗户。过去的生活在地球上留下了其他痕迹。一片破损的地面可以追溯出一个曾经来来往往的大门。让我们进去看看吧。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