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高速公路连年亏损,企业营收和利润却在上涨,究竟高价过路费养活了谁?

香草山写作组  鹰(文言)

新浪网5月2日转载界面新闻报道,由于疫情防控,2020年2月17日至5月6日全国高速公路免费通行,再加上“就地过年”的9天免费,去年高速公路免费时间多出88天,虽然“断收”近一年的四分之一,但高速公路企业净利润仍十分可观。

2020年上半年大部分高速公路企业净利润下降超过80%,部分亏损,但到了下半年随着疫情形势“好转”以及夏季、十一期间外出旅游的号召,全年效益好转,营收降幅在30%以下,净利润降幅也在50%以内。也就是说在去年经济萎靡,各大企业倒闭破产、大型国企银行重组的大背景,以及CCP病毒爆发导致外出人流明显减少的情形下,高速公路企业用半年的时间的收费依旧达到历年的盈利规模,所有公司2021一季度利润均超过2020全年利润的1/4。

截至2020年底,国内高速公路里程达到15.5万公里,其中超过10多万公里是收费路段,约占全世界收费高速路段14万公里的71.4%。根据中共交通部财报显示,每年高速公路通行费达数千亿,但从2013年至今,高速公路债务却越堆越高,2019年末债务余额达61535.3亿元。

虽然中共官媒宣称由于高速造价高昂,每1公里的平均造价超过7000万,更有北京新机场高速公路(每公里4.9亿元)、荣乌高速(每公里3.18亿元)等“寸土寸金”路段。但翻看以往高速项目的造价“行情”不难发现,近年来修建高速公路的成本轻易间翻番,存在报价虚高嫌疑。除此之外,后期维护费用占比超高也十分存疑,如2020年粤高速光15.86亿元的成本支出中,维护成本10.2亿元,对比其2018年情形:12亿成本支出中6亿用于折旧维护。上述高速公路在短短几年间质量明显下降,一方面反映出中共国工程标准的残次和盲目追求速度无视质量的“假、快”,另一方面结合中共体制内贪污腐败横行、权贵阶层中饱私囊的一贯作风,成本支出中难免有被克扣挪用之嫌。

由于中共国高速公路是从银行贷款修建,无论是前期开工还是后期维护费用均来自银行,从根源上讲则通通来自底层民众的个人资产。而中共却通过行政手段利用便民便利的名义夸大数额、以次充好、挪用克扣进行财富的掠夺和集中,高速公路的逐年亏损外在表象的背后反映出的则是既得利益集团的敛财力度的加大。再者,对于人分三六九等、干部分等级的中共体制而言,专车、专列现象严重,高速公路“无障碍通行”也成了领导们展示特权的形式之一。除上述个人或集团的敛财外,高速公路也常被用作输送战略物资、军事演习演练等跟民生无关的事项,所以最终羊毛只能以高价过路费的形式向百姓收取。

中共交通部的财报显示连年亏损,债务逐年增高,但高速公路企业却可以轻易赚取大量营收和净利,两者的不同在于前者是充实“国库”,而后者则是企业自赚,所以高速亏损的根源是中共特权阶层的敛财不断和压榨、剥削底层百姓的惯例仍在。

新闻来源:

去年免费通行79天 高速公路企业亏了吗?

中国高速一年收入几千亿,却负债5.69万亿,亏损7年,钱去哪了?

高铁、高速“自爆”亏损,钱都去哪了?终于有了答案!

过路费那么贵,为什么每年高速总说亏损?

高速公路巨亏?一年收费数千亿,却连续多年亏损6万亿?为什么

编辑/校对/发稿:正义的小新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