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前沿世界】福奇 – 美国中共病毒疫情沙皇 (一)

纽约香草山医疗部  圣母院钟声

福奇博士是一位被很多媒体,包括中共媒体吹捧为权威的专家。自中共病毒疫情爆发以来,他经常出现在各种媒体上。川普总统已经离任,作为总统的疫情顾问的福奇,却还在扮演着同一角色。至于这位美国总统疫情顾问角色扮演的如何?那要从头说起。

安东尼.史蒂夫.福奇(Anthony Stephen Fauci), 1940年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个意大利裔家庭,1964年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医学院,获得博士学位;1968年加入国家卫生研究院NIH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多次带队应对艾滋,伊波拉,非典等在内的公共卫生危机; 从1984年起担任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NIAID)所长。

37年来,他是历届美国总统的医药顾问。除拜登外,他辅佐了从里根,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到川普共六位总统。2008年福奇获得了小布什颁发的“总统自由勋章”,那是美国平民享有的最高荣誉。这个经常与川普总统唱反调的总统顾问,被左媒吹捧为“敢于说真话的福奇”。自川普当政以来,福奇却有些不同寻常的举动,令人觉得疑点重重。

2017年,在川普总统就职之前,福奇在一次演讲中公开警告,说“毫无疑问,川普将面临一场突如其来的传染病暴发。(No doubt,Trump will face surprise infectious disease outbreak.)” 福奇一向是个谨言慎行的人,然而在川普总统2017年1月20日宣誓就职之前,他却一反常态,竟然向世界发出警告,并发表《川普在担任总统期间,毫无疑问将会面临传染病的爆发》。这篇文章在2017年1月11日被发表在专业临床网站 Infectious Disease News 上。

当时全球传染病学家正聚集在乔治敦大学(George Town University)医学中心,参加全球卫生科学与安全中心和哈佛全球卫生研究所合作组织的活动。福奇做了题为《下一届政府的大流行防范》的演讲,并强调说,“我们非常有信心,我们将在未来几年看到这种情况,此预测大流行通常始于海外。”正如福奇所料,三年后的2020年,在川普第一任期的最后一年,也是川普联任的关键一年,新冠病毒突然全球大爆发,而爆发源头就在中国的武汉。福奇不是预言家,也不知他是否有任何超自然能力,但他却赌上个人名誉和职业生涯,向全世界发出言之确凿的警告。他的依据是什么?可能的解释是,他或许了解内部情况,或许他参与其中。总之,他是传递这个消息的人。

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福奇所在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向非营利机构“生态健康联盟”机构(EcoHealth Alliance)发放了$375万的科研经费,用于研究蝙蝠冠状病毒,部分资金流向了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个“生态健康联盟”是一家总部设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每年从美国政府获得数百万美元不等的资金,用于基因操控冠状病毒的研究。而这个机构的主席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 与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WIV)有着很深的来往。

据《华尔街》报道,自2004年以来,“生态健康联盟”一直在冠状病毒从蝙蝠到人类传播的研究领域中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武毒所下属的P4实验室正是外界怀疑的新冠病毒传染的爆发源头。而武汉P4实验室是由法国帮助建造,于2015年1月建成,2018年启用。2015年又恰好是福奇的拨款资金到武毒所的那一年。


福奇和达扎克合影 图片来源:网络

从美国《知情权网站》(USRTK)的电子邮件中获知,在2020年初,CCP病毒爆发后不久,基因研究专家及“生态健康联盟”主席的达扎克,没有从科学角度去寻找病毒的来源,反而将人们的注意力引向蝙蝠。邮件内容显示达扎克起草了一份声明,并发给了另外27位著名的科学家签名,还将这份联合声明发表在著名的《柳叶刀》杂志。但达扎克要求声明中隐藏他在病毒研究中的作用,并透露自己和另两名与“生态健康联盟”相关的科学家不应签署那份声明,来掩盖他们的参与。达扎克最终还是签属了那份声明,但并没有透露他是这个声明的主要作者或协调员。这些电子邮件是“美国知情权”获得的一部分。

这些邮件表明从2020年初,达扎克就着手于诋毁“假设新冠病毒可能源于武汉实验室”的可能性。值得注意的是,达扎克是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的专家小组成员并参与调查新冠病毒起源。达扎克也是《柳叶刀》新冠病毒委员会的成员。这个英国籍的病毒学家在疫情爆发后的一系列表现,似乎和中国武汉P4实验室副主任石正丽的遥相呼应。电子邮件的交往中透露出,达扎克和石正丽还曾一起唱过KTV,一起喝过白酒。达扎克在推特上发帖,表示自己在中国同事那里看到了“信任”和“坦诚”。

塞林博士推特截图

据悉,达扎克与福奇有着很深的关系。达扎克经常为福奇举办演讲。近日,美国军事情报生物武器专家及病毒学家劳伦斯.塞林博士(Dr. Lawrence Sellin) 发推文揭露福奇于2014年,将在美国被明令禁止的 “病毒功能增强试验”,外转至香港中文大学马利克.斐伟士(Prof. Malik Peiris)教受领头的病毒研究所,这其中也包括提供大笔经费。而该实验室就是闫丽梦博士曾经工作学习多年的WHO病毒参考机构。赛林博士指出,这个港大病毒所从事的就是众多中共解放军生物武器研发的军民融合项目之一。港大实验室弥补了中共解放军缺少的高尖生物技术。换言之,福奇用美国纳税人的钱,间接赞助了中共解放军的制毒计划。

前白宫经济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博士在今年3月3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福奇是新冠病毒之父,(他)允许中共制造病毒。”福奇在三年前对大流行的预言是否与达扎克、斐伟士的新冠病毒基因改造有关?这个谜,恐怕很快会被破解。

参考文献:

Dr. Fauci is guilty of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deaths for interfering with hydroxychloroquine use, says medical expert – Foreign Affairs Intelligence Council (wordpress.com)

https://www.americasfrontlinedoctors.com/custom_videos/the-stand-the-truth-about-the-covid-19-vaccine/

Fauci’s NIAID Scientists Attended Wuhan Lab Summit, Now WIPED From The Internet.

编辑/校对/发稿:正义的小新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