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偷拍屡禁不止 法律形同虚设

作者:香草山农场  鹰(文言)

(图片来自网络)

环球网4月30日转载央视财经报道,酒店直播、酒店偷拍已经成为黑色产业链,摄像头安装、视频剪辑售卖等环节均有不同人员负责,偷拍设备更加隐蔽、花样繁多,画面和声音都被完整收录。

近年来酒店偷拍事件在全国各地多有发生,仅慧科新闻搜索研究数据库5年间就收录了10万篇来自网站和报刊的相关报道。2019年济宁警方打掉一偷拍产业链,查获微型摄像头300余个,偷拍视频10万余部,主犯将观看账号以100-300元出售给代理,代理再以200-400元卖给下级代理或网民。2020年12月山西警方查获一跨省偷拍售卖酒店不雅视频的产业链,仅2020年2月至12月偷拍视频就达200余部,代理商多达300人。某充斥大量偷拍视频的网站播放量近2亿人次,结合上述10万余篇被偷拍的报道,受害者都曾被网络“围观”过。此外更有情侣开房40分钟被4万余人在线围观等恶劣事件发生。

据澎湃新闻综合66个案例进行分析发现,除近三分之一的偷拍者留存视频满足自己私欲外,在偷拍事件中,约29.2%的偷拍者是通过敲诈勒索的方式牟利,而超过37.5%的偷拍者则将偷拍视频流入成人网站、社交媒体和买卖平台。根据《广州日报》报道,成人网站社区收购的视频价格在2-5元不等,某些服务器架设在国外的大型网站收购价格可达几百几千不等;收购视频后上述网站或平台通过会员充值、买观看账号等方式进行网络兜售,而今更衍生出售卖酒店及家庭实时画面观看账号的新招数。

虽然被曝出的偷拍事件繁多,但在上述10万余篇报道中,真正走到司法程序形成裁判文书的只有66起,其中抓获偷拍者的只有30%,而42%则是以酒店“不知情”为由,无法证明酒店有侵权行为,均给予经济赔偿“打发”了事。提及对酒店惩罚的26起事件中,大多数酒店都没有收到行政处罚,而判决书中模糊处理酒店位置、名称及房号等细节信息,更助长了酒店对偷拍现象的无视。

(图片来自网络)

司法诉讼的漫长和“罚酒三杯”式的处罚,以及现行法律中对“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责任划分标准的界定,都使得酒店偷拍无法被杜绝。对比2021年初上海警方以侵权为由查封人人影视(影视作品2万余部(集),涉案金额1600余万),而产业规模和涉及金额更加庞大的酒店偷拍却依旧屡禁不止,后者无疑给受害人的生活、精神带来双重打击,性质更为恶劣,更亟待根除。

酒店偷拍产业链变相带动了微型、针孔摄像头的生产。2019年9月广东省河源市查获非法生产、销售窃听窃照器材万余件,涉案金额40余万元。密拍密录、窃听、窃照器材的泛滥,酒店对客人隐私保护的欠缺,法律责任标准的模棱两可,再加上中共体制下的趋利执法和以权谋私,都使得酒店偷拍这一灰色地带可以长久存在。酒店偷拍事件的频发,对酒店偷拍黑色产业链的“养鱼”式的收割模式也侧面验证了中共的以假治国和以黑治国的本质。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参考链接:
不寒而栗!酒店偷拍又有新手段!已形成黑色产业链!你的隐私,400元5套公开在网上售卖…
人人影视被查封,危机早有伏笔
情侣开房40分钟被4万人在线围观,偷拍者该当何罪?
酒店偷拍产业链里,你的隐私还不及一顿饭钱|有数
多个酒店遭偷拍,上百部不雅视频流出 出差旅行防偷拍神器得备上
酒店偷拍事件频发谁之过
酒店偷拍现象禁而不止 专家:违法成本偏低

责任编辑:韩国首尔喜韩农场 文迹~见证神迹
编辑/校对:英国喜庄园 AN
发 布:华盛顿DC 骑着毛驴来挺郭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