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烟院士到酒院士(10)

撰稿人:闲云野鹤

(图片截自网络)

茅台是有 “红色传统” 的。在强国,茅台酒因为与中共的联系而天生具备了显赫的身世。

1935年初,红军在长征途中路过茅台镇,抢了百姓和酒厂酒窖里的茅台酒泡脚疗伤。(这可能是最早的有关中共与茅台酒的记载)

1937年底,毛贼同王明会餐,餐桌上还有两年前红军路过茅台镇“带来”的茅台酒。(中共党史)

1958年,中央召开成都会议期间,毛贼指示时任贵州省委书记周林,要他回去把茅台酒搞成年产万吨,而且要保证质量。

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强国,周恩来在宴会上用茅台酒同尼克松干杯,更令茅台酒在西方世界名声大噪。

1979年,强国大陆与美国建交之后,邓小平在访美期间有机会与基辛格会面。基辛格没有忘记当年在北京见识的名酒,对邓说:“我认为如果我们喝够了茅台,我们能解决任何事情”。

自此,茅台已经不是简单的白酒,在中共上下演绎推动包装下,茅台酒不仅成为官场勾结网络的媒介,也成为攻陷他国领导人的先锋,成为一种武器。《华尔街时报》在2019年10月的一篇文章中评论说:茅台在强国已经成为一个场面上“即使不喜欢喝的人也必须高价购买的酒”,充分揭示了茅台在强国官场和社会中所代表形象。

近年来,茅台酒经常被人们同“公款吃喝”、“三公消费”相联系,频繁地出现在强国许多关于公款消费和腐败案报道中。《纽约时报》曾引述《财新》的报道说, 贵州茅台酒厂会专门为诸如北京的人民大会堂,海军的北海舰队,中国移动等高档酒消费大户预留许多上等茅台酒。以至于当时的贵州茅台集团的董事长袁仁国2016年亲自在中央台的反腐专题节目中现身,说茅台不是腐败酒,茅台酒和腐败没有关系。2019年袁仁国却因涉及腐败被双开。近日,袁仁国再次登上央视的反腐节目现身说法,剖析自己如何利用茅台酒作为结交权贵,搞政治投机的工具。

袁董只是一个小角色,茅台酒,特权+特供,引出一系列惊天大案,真正主角在后面。

青海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贾小刚以权谋私案的部分细节中提到,办案人员在北京他的两个住处、西宁的两个住处,搜出的茅台酒就多达880余瓶!(强国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遵义市委书记、贵州副省长的王晓光,其落马更离不开“茅台”二字。在他的”藏酒密室”里,办案人员清点出了4000多瓶酒,然而这还不是全部。早在被调查前,老王就收到风声,那时,他已经处理掉了一批价格较高的年份酒。

政界爱茅台,军界某些大佬对茅台的喜爱,也达到令人惊叹的地步。落马中将谷俊山,在查处他时,仅从他家地下室里就搜出茅台酒1800多箱茅台原份酒,有100年陈,有50年,有15年的。“军用专供茅台酒”就装满了两卡车。

下粱不正,上梁能直吗?当然不。

2018年北韩独裁者金正恩访华期间,习一尊以高级别款待,宴会上习以茅台酒招待。眼尖的网民从官图中发现,宴会用的矮嘴茅台网上售价128万元。一桌2瓶酒价值256万元,可以建8个希望小学!

当民众质疑的时候,党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叼盘亦加入讨论,他在推特上表示,“习主席招待金委员长两瓶矮嘴酱瓶茅台,也就250万人民币,瞧这些民主派这一惊一乍的,真没见过世面。”

至此,世人都看明白了,这就是茅台酒在强国的历史渊源和现实价值,茅台酒与中共官场已经密不可分。这种沾满了人民的鲜血,具有强杀伤力,堪比洲际导弹的武器级产品,主导和参与“研发”的专家,够得上入围强国院士资格了吧?(待续)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前文链接:

从烟院士道酒院士(1)https://gnews.org/zh-hans/914914/

从烟院士道酒院士(2)https://gnews.org/zh-hans/919275/

从烟院士到酒院士(3)https://gnews.org/zh-hans/923572/

从烟院士到酒院士(4)https://gnews.org/zh-hans/929721/

从烟院士到酒院士(5)https://gnews.org/zh-hans/939381/

从烟院士到酒院士(6)https://gnews.org/zh-hans/946639/

从烟院士到酒院士(7)https://gnews.org/zh-hans/1042410/

从烟院士到酒院士(8)https://gnews.org/zh-hans/1050501/

从烟院士到酒院士(9)https://gnews.org/zh-hans/1081914/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编辑:云彩

欢迎加入【澳喜农场】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