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超限战浅析(三):生物武器的制备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 MyWay

生物武器是以生物战剂杀伤有生力量和破坏植物生长的各种武器、器材的总称,由于制作成本低且使用方法简单,被称为“廉价原子弹”。只要少量菌种,即使实验室规模的生产也可造出足够军事使用的生物武器,只需少量冷藏就能保存,战时可在短时间内培育出大量生物武器。

1969年联合国化学生物战专家组统计的数据显示,以当时每平方公里导致50%死亡率的成本计算,传统武器为2000美元,核武器为800美元,化学武器为600美元,而生物武器仅为1美元。

生物战剂包括立克次体、病毒、毒素、衣原体、真菌等,是构成生物武器杀伤威力的决定因素。致病微生物一旦进入机体(人、牲畜等)便能大量繁殖,导致机体功能被破坏、发病甚至死亡,还能大面积毁坏植物和农作物等。生物战剂的种类很多,可作为生物战剂的致命微生物约有160种之多,但具有引起疾病能力和传染能力的为数并不多。

一战期间的德军和在二战期间的侵华日军都已研究和使用生物武器,日军还组建了专门的细菌作战部队,即731部队。生物武器的杀伤力是相当大的,1979年位于苏联斯维洛夫斯克市西南郊的一生物武器生产基地发生爆炸,致使大量炭疽杆菌气溶胶逸出到空气中,造成该地区肺炭疽流行,直接死亡1000余人,疫病流行达10年之久,这还仅仅是一次泄漏事件造成的后果。

早期的生物武器以细菌为主,因为细菌是细胞,有细胞壁、DNA和细胞器,可自行生产合成需要的酶并代谢,可自行分裂繁殖,培养和改造相对来说比较简单。而病毒比细菌小很多了,主要结构是蛋白质衣壳和内部的遗传物质(DNA或者RNA),且不能自我复制,需要通过感染宿主细胞来复制自身的遗传物质,然后释放出更多的子代病毒去感染其他的宿主细胞。

上世纪70年代后,分子化学的突破性进展,令以基因重组技术为代表的基因工程应运而生。基因工程刚刚问世,就同任何高新技术一样,首先很快被应用于军事领域,一些军事大国竞相投入大量经费和人力研究基因武器。

研究基因武器,无疑是人类自己打开了地狱之门,因为无法预料通过这种方式,将会产生多么可怕的基因魔鬼。可以说在这个领域的每一个设想都有可能成为现实,而每一个现实都会使人类走进灭绝的深渊。

杨焕明

中共国“人类基因组计划”重大项目秘书长杨焕明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就连我们这么小的实验室都能做这样的事,把艾滋病毒跟感冒病毒连接到一起,多可怕! 有人说过,这个世界不是毁在几个不懂法的流氓手里,要毁就毁在科学家手里。” 如果上述这些基因武器研究成功,即使实验室操作失误所引起的泄漏,都会引起全人类的灭绝。这些超级病毒或细菌一旦开始传播,纵然是这些病毒和细菌的制造者也束手无策。

生物武器是各种武器中面积效应最大的,自用于战争以来,给人类带来了恐怖性灾难。1925年,在国际联盟主持的日内瓦裁军大会上,有关国家签署了《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气体的细菌作战方法的议定书》;1972年 4月10日签订的《禁止细菌(生物)和毒素武器的发展、生产及储存以及销毁这类武器的公约》 ,1975年3月26日生效。中共国于1984年11月15日加入该公约,并宣称坚决支持禁止生物武器的主张,奉行不发展、不生产、不储存生物武器的政策,并反对扩散生物武器。 然而,中共向来讲尧舜之言,行桀纣之实,对此类武器的研究一直在进行。

要造一款成功的病毒类生物武器,病毒骨架是关键中的关键,因此找到一种或多种易传染且有很强致病性的病毒是中共军方的首要任务,这时军民融合的力量就体现出来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国内各地的农大、微生物研究机构发动研究人员收集了成千上万种病毒,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兽医研究所在这其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兽医研究所前身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兽医大学,由中国动物病毒的奠基人殷震院士创建并培养了大量的研究生。殷震院士由于中共军方的腐败和工作失误惨死于讲学路上,他带过的几个学生悲痛欲绝,都远赴海外,发誓终生不再踏入大陆,但大部分人因别无选择还是留下继续为军方效力。在殷震院士去世后,研究所内的夏咸柱和金宁一先后都被评为工程院院士并申请到很多重要课题。

图片人物: 左上为夏咸柱,右上为金宁一,左下为何彪,右下为涂长春

由于是面向军队和地方双向招生,因此很多毕业生分散到了全国各地。长春、成都、广州、北京、云南和南京的军马卫生研究所等单位,都有兽医大学毕业的研究生,例如此次被曝光参与中共病毒研究的金宁一、何彪、范泉水、涂长春等都毕业或就职于此单位。其中夏咸柱院士多年来一直专注于研究犬细小病毒、轮状病毒、冠状病毒、犬瘟热病毒、犬传染性肝炎病毒与猫瘟热、虎流感和猫传染性鼻结膜炎病毒;金宁一曾留学日本和韩国,在基因工程方面造诣较高,使用含有人类冠状病毒受体的转基因小鼠模型进行实验,进行冠状病毒能够跨种感染人体研究;何彪参与了分离舟山病毒ZC45和ZXC21,也曾在军事兽医研究所的金宁一团队与涂长春一起工作。

2004年部队改制,解放军需大学被撤销,而兽医研究所由于有保留价值并入军事医学科学院,从而得到了大量的资金投入,也正式开始参与生物武器的研究工作。

左二为童贻刚

此外,在国际上,中共军方借着援助非洲抗击埃博拉疫情的名义,在童贻刚和陈薇等带领下,从非洲搜集了大量病毒样本。中共这几十年也向西方派遣了大量留学生,很多人借机留在国外工作,成为中共的间谍或内应,例如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工作的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和程克定夫妻因偷偷把病毒样本寄回中共国被加拿大皇家警察逮捕。此类科学家盗窃知识产权为中共效力的事件屡有报道,不胜枚举。

可悲的是大部分科研人员只是根据申请的课题要求搜寻病毒或进行病毒机理等研究,对其用途和对人类造成的危害一无所知,这一切的根源都是由于中共的长期洗脑和小恩小惠。就这次疫情来看,几乎国外所有的科学家都闭嘴或混淆视听,更别提在国内中共淫威之下的科学家了。

相关链接:

病毒超限战浅析(一):战争从未远离-GNews

病毒超限战浅析(二):生物武器的布局-GNews

病毒超限战浅析(四):生物武器研究人员及分工-GNews

病毒超限战浅析(五):颠倒黑白 掩盖罪恶– GNews

病毒超限战浅析(六):疫苗与解药-GNews

浅谈中共动物病毒奠基人殷震-GNews


发稿 文锦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anpui
1 月 之前

擁有G系列的戰友,將是喜生態王國、世界上最珍貴的一群人

0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Himalaya Toronto Maple Leaf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5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