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宇森的论文看中共军方如何使用动物传代“打磨”,获得更强毒株

作者:Stephen文文

著名的《Science》期刊在2020年9月发表了中共军事医学科学院周宇森的论文,题目为《Adaptation of SARS-CoV-2 in BALB/c mice for testing vaccine efficacy》。在这篇论文中,中共军方详述了如何使用动物传代实验获得了感染力更强的SARS-CoV-2毒株,该毒株具有重要的N501Y突变,这突变正是英国突变株B1.1.7、南非突变株B.1.351、巴西突变株株B.1.1.248所共有的,也是这三种变异株感染性增强的原因。

周宇森的动物传代实验的过程如下:
1. 从北京一名COVID-19患者身上分离获得一个原始毒株(BetaCov/human/CHN/Beijing_IME-BJ05/2020)。
2. 用此原始毒株去感染可表达人源化ACE2的小鼠。
3. 三天后,将小鼠处死,取肺组织,培养小鼠肺组织中感染的病毒,获得P0代病毒。
4. 再用P0代病毒继续感染下一代小鼠,3天后继续取肺组织,培养病毒,获得P1代病毒。
5. 继续用P1代病毒感染小鼠,分离获得P2代病毒……直至获得P6代病毒。

中共军方的动物传代实验就是如此简单!但是,在经过动物传代实验后,周宇森就获得了感染力增强的病毒,仅仅是第三代毒株就比原始毒株在肺组织中的载量高出了250倍!

特别是周宇森发现传代实验获得传染力增强毒株的原因正是N501Y突变。该突变发生在S蛋白的RBD部分,可极大增强RBD与ACE2的亲和力(图3)。也就是说在英国、南非、巴西变异株出现前的几个月,中共军方已经知道N501Y突变毒株可以有更强感染力。特别是中共军方已经有此突变株在手上!那放毒的是否就是中共军方呢?周宇森在获得N501Y突变毒株后,离奇死亡,而他提前将这一发现发表在《Science》上,也许正是中共灭口的原因。

援引原文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

+4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zhang
10 天 之前

我靠,居然还明目张胆的教人怎么造毒!!!魔鬼中的魔鬼啊

0
flybird2017
10 天 之前

既增强了与人体细胞的亲和力,又嫁接了动物基因,掩盖人工痕迹,逃脱追责

0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5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