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传声筒】“六四集会案”港共政权政治清算毫不手软

推荐:纽约香草山香港部写作组

去年6.4集会,24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其中黄之锋、岑敖晖、袁嘉蔚及梁凯晴4人,今(30日)在区域法院承认「明知而参与一个未经批准集结罪」。案件今由国安法指定法官陈广池审理。法官押后至5月6日判刑,原本获保释梁凯晴加上其他3名涉47人案不获保释的被告,均须还押。

图片来源:《立场新闻》

有旁听人士听到还押后,惊讶「下?」,纷纷向四人大叫「加油呀」等。黄之锋步入羁留室前,大叫「我哋改变唔到世界,但可以唔畀世界改变自己!」

黄之锋、岑敖晖、袁嘉蔚及梁凯晴4人今由资深大律师夏伟志代表求情。夏伟志先表示,仼何人犯法都需要负上刑责,但本案并非是一单容易的案件。夏伟志指,法庭需要考虑两个层面,第一是人权,第二是公共卫生,强调本案是首宗涉及公共卫生的未经批准集结。夏伟志指,纪念6.4的灯光晚会,30年来都受政府包容。过往的晚会都很和平有序。

夏伟志强调,今次集会,无涉及暴力行为、无煽动他人使用暴力、无损坏财产,全程都很和平有序。四被告除了叫口号外,亦无作出仼何代表性行为。夏伟志强调,警方是因为公共卫生反对是次集会。但四被告全程佩戴口罩,无证据证明他们曾经脱下口罩。而是次集会中,组织者至少采取了一些行动,以确保参与者保持社交距离,并不是完全漠视新冠肺炎。

夏伟志指,虽然最近判刑有改变,但以往相关案件都是以罚款和签保守行为处理。官:社会服务令并不适合夏伟志称,四名被告都是有才智、受良好教育,有良好背景和家庭的年轻人,除了示威相关的案件外,无干犯仼佢刑事案件。他们都真诚地相信自己的政治追求。夏伟志又逐一讲述四人的背景,对于袁嘉蔚,夏伟志更指她根本不属于刑事法庭。

官:社会服务令并不适合

夏伟志强调,除非别无他法,否则文明社会不应该将四个有才华的年轻人送到监狱。夏伟志希望法庭为四被告索取社会服务令报告,但法官明言社会服务令并不适合。夏伟志称,若要判监,希望判处缓刑或短期监禁。

控方读出承认案情期间,复述当晚人群高喊的口号。但法官随即打断,明言「认为带有政治色彩的口号不需要提到」、「否则控方在法庭公开场合中讲呢啲口号」,要求控方修改为「叫口号,人群回应口号」即可,毋须复述口号内容。

至于朱凯廸一方表示仍在考虑答辩意向,要求押后案件至6月11日,与其他19名被告一同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再讯,获法官批准。朱凯迪因初选案还押至今。完庭后,朱凯迪离开被告栏时向公众席大叫:「多谢大家!香港人加油呀!顶住呀!」

控方读出承认案情时,提到当晚人群高喊的口号,例如「Fight for freedom,stand with Hong Kong」、「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当控方打算再复述口号时,法官陈广池突然打断控方,指留意到案情写有好多口号,但各被告被控的是「明知而参与一个未经批准集结罪」,到底被告当晚有没有叫口号其实不重要。

官阻控方「法庭公开场合」复述政治口号

法官以伤人案为例,指在伤人案中被告都会讲粗口,但除非有严重情况,否则案情只需要表达被告有伤人便足够。法官明言「认为带有政治色彩的口号不需要提到」、「否则控方在法庭公开场合中讲呢啲口号」,要求控方修改为「叫口号,人群回应口号」即可,毋须复述口号内容。

控方回应做法是想显示集会目的,但称若法庭认为合适,可以删去口号内容。

控方今先申请将4案合并处理,获法官批准。4人各被票控一项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指他们于 2020年6月4日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与其他人,在无合法权限或或合理辩解下,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

案件早前提堂时,黄之锋、朱凯廸、岑敖晖、袁嘉蔚及梁凯晴等5人表示将于今日认罪。惟朱凯迪今早表示仍在考虑答辩意向,要求押后到6月11日与另外19名被告一同再提讯,获法官批准。

(案件编号:DCCC 876/2020、DCCC 885/2020、DCCC 890/2020、DCCC 892/2020)

2020 年民主派初选,当日联合宣传的8名「抗争派」,全部陷狱或流亡。其中朱凯廸、何桂蓝、袁嘉蔚、岑敖晖因初选47人案不获保释,2月底起一直还押。罗冠聪、张崑阳已先后流亡。当日被视为黄之锋「Plan B」人选的梁凯晴,尽管未有在初选案被控,但今日因为参与去年六四集会,承认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还押候判。

流亡海外的罗冠聪随后在个人主页上发文声援:

香港时间快比英国快六小时,昨日一觉醒来,已看到梁凯晴就六四案被还押的新闻,并看到之锋散庭时称:

「我哋改变唔到世界,但可以唔畀世界改变自己!」

随后传媒翻找我们在民主派初选时的联合宣传照片,指八人全数入狱或流亡。

图片来源:《立场新闻》

朱凯廸、何桂蓝、袁嘉蔚、岑敖晖、黄之锋、梁凯晴;罗冠聪、张崑阳。

离别过后,总想着重聚。正如流亡、散群族群,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回到那个熟悉的香港,费尽心力,铺建回到「应许之地」的道路。

二零二零年六月时与他们相聚,一别过后,未知重聚何期。朱凯廸的傻劲、何桂蓝的专注、袁嘉蔚的坚忍、岑敖晖的义愤、黄之锋的冲劲、梁凯晴的仗义、张崑阳的深思,这些特质象征着人间不同美好,也代表着年轻蓬勃一代对世界的想像和投入。

能够遇到一群相知相识、志向相同的同伴,真的很困难,同时很幸运。政治之难,在于交心。在波桅云诡、危机四伏的政运社运圈中,能够遇到一路互相扶持,放心将后背交讬之人,确非易事。离别最大的遗憾,是断裂如此珍贵的连系,然后为了保护双方,各人而甘愿在平冲线上前行,互不干涉。

这十个月内,走累了,会渴望有曾经的搀扶,在迷茫时把酒的唏嘘。

如今,我还在想何时将会重聚。其实,我早就应该放下这个念想──这是逼人入死胡同,永无解答的天问。但它的答案,又是如此吸引,在每次看见令人痛苦的消息时,不禁令人想像围在一圈打闹的日子。

很多感受只能放在心中;同样地,作为曾经的夥伴,很多事情,都在心中。

眼见之锋在庭上说出这段话,我也想援引梁凯晴陷狱前的一句话:

「我系死剩种,但一日未死,都总有花开嘅希望。」

不奢望能够很快迎来重聚的日子,只希望你们都心安、平安,渡过艰苦的试练,来到花开的彼岸。

(以上主要内容引自《立场新闻》)

编辑/校对/发稿:小鹿妞妞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YouTube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