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思佰亿集团终止和中国平安的金融合作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军迷Wilson

今年3月初,在全球拥有180家子公司的金融管理机构日本思佰亿(SBI)集团社长北尾吉孝宣布,将该公司在香港的6家子公司全部撤出,原因是“没有自由,就没有金融交易”。思佰亿的决定是一个风向标,意味着更多的日本企业及国际资本,将选择离开曾经的世界金融中心香港,这是聪明的资本用脚来对中共投票。

图片来源:glotechtrends.com

据共同社5月1日报道,日本负责主导和运作地方银行联合并购的思佰亿集团,近日已与中共国平保集团解除此前推进的合资项目。思佰亿透露的原因是日本方面担心,如果中共国企业进入日本市场,参与金融系统开发,顾客信息会被中共掌握,实际上原因更复杂。去年11月,平保超越贝莱德成为香港汇丰银行的控股股东,相信精明的日本人已经看清平安的背后是中共的红色资本,和平保的合作将使自身失去平安。

2020年习家加快了对平安系的控制,平安内部的高层发生二十余次变动,有近二十位高管被调离。除了平安集团总部,其下属陆金所、金融壹账通、平安好医生、平安产险等多个旗下公司的高管都被调整。按照中共窝里斗、窝里横的德性,应该是习近平在平保排除异己,收集所有涉足平保盗国贼的腐败黑材料,为收买控制一批,打压消灭一批作准备,同时也折射中共的财政已极度脆弱,需要牢牢掌控有输血能力的大企业。另外,图穷匕见,中共的内斗也到了即将见分晓的精彩时刻!

去年9月,路德社爆料平保创始人马明哲和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共用一个女演员景甜,景甜还为两人各生了一个儿子。这是习家掌控马明哲及平保的软性手段,是中共生殖器治国的特有专利,虽然低级,但很有效,是封建朝代政治联姻的升级版本。这种由野蛮愚昧的封建专制加上残暴腐败的共产极权专制构成的所谓“主权”,无信无义,无法无天,不可能有通常意义上的主权信用,必然是谁沾上谁倒霉。

关于平保的特殊背景,郭文贵先生曾爆料,平保的陆金所,是最高级别的盗国贼即常委级别大佬们分赃的自留地。思佰益之所以快刀斩乱麻,撒出香港的业务,中止和平保的合作,是看清了中共的邪恶,知道中共气数已尽,但在最后的时刻将异常疯狂,为了避免受伤害,所以来一个36计走为上计。

以上仅代表战友个人观点

参考新闻:SBI与中国平安解除金融服务开发合资项目


编辑 发稿 云起时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