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超限战浅析(二):生物武器的布局

MyWay

共产主义对西方的渗透呈现出极为复杂多样的面貌。只有从具体现象上超脱出来,站在一个更高的立足点,才能看清他们的真实面目和目的。

共产主义一直把欧美作为渗透和颠覆的主要目标。苏俄成立之初,即成立共产国际(史称“第三国际”),作为向全世界输出革命的工具。上世纪80年代中共改革开放以后,与西方开始了更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交往,也开始用不同方式对西方进行渗透。西方很多国家的政府在经济危机和社会动荡时期,病急乱投医,采纳了各种变形的社会主义政策,使西方社会中过去几十年中呈现不断向左转的态势。欧美各个国家都有共产党的同路人、同情者,大部分都被共产党利用,成为共产邪灵得心应手的工具。他们和共产党一起,成为西方国家内部的 “第五纵队” ,客观上起到了破坏传统文化、败坏社会道德、支援共产政权、颠覆本国合法政府的作用。

经过几十年不间断、多途径的渗透,形形色色的共产主义者掌握了美国的教育、媒体、教育界、政界和企业界,过去几十年美国社会在意识形态上不断向左,即共产极权方向迁移。就在世人为自由世界击败共产阵营而欢呼时,共产主义者却悄然控制了西方主要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媒体等几乎所有领域,并准备着适时对欧美文明社会的致命一击。

各个国家都有共产党的同路人、同情者,大量被共产党利用的“有用的傻瓜”,成为共产邪灵得心应手的工具。他们和共产党一起,成为西方国家内部的“第五纵队”,客观上起到了破坏传统文化、败坏社会道德、支援共产政权、颠覆本国合法政府的作用。

中共经过对苏联解体原因进行分析,认为主要是由于苏联和美国在经济和军事领域直接对抗而最终被拖垮,于是采用了韬光养晦策略,并且将当年窃取政权的军民融合路线发挥到了极致。

共产党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一直进行长期规划和筹备。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领域,中共把苏联当年的很多关于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的理念当成金科玉律,军事医学院校所使用的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的教材也基本是照抄前苏联。在化学武器领域,由于其特殊性,所有的工作基本都是由军内各部门完成,例如解放军防化研究院和防化学院以及总装备部其他相关部门负责武器化研究,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负责预防和治疗药物的研究。在生物武器研发方面,由于微生物是普通基础学科,于是军民融合路线发挥了极大的威力军内单位主要由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和流行病研究所(五所)、生物工程研究所、兽医研究所、解放军疾控中心、南京军区军事医学研究所以及几个医科大学等单位负责,而在民用单位则有更广泛的资源,比如中国疾控中心和地方疾控中心、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武汉病毒研究所、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各个地方院校的微生物院系和学科、几个一二线城市的生物制品所及香港大学和国外高校研究院。

早期的化学武器分类很明确,包括 天花、鼠疫、炭疽、兔热病、脑炎病毒等数十种已经武器化的微生物,根据用途可分为战区武器和战略武器,可根据战争需要对某个国家(地区),或仅针对人、动物或植物造成损害,从而造成经济和社会瘫痪。

国际社会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直担心,因此在1972年4月10日开放签署《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又称《生物与有毒武器公约》,全名为《禁止细菌及毒素武器的发展、生产及储存以及销毁这类武器的公约》,这是国际上首个禁止生产此类武器的国际裁军条约。在1993年1月13日又签署了《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简称《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中共国属于缔约国,在两个条约上都签了字。中共还积极参与了其中的很多事务,于1990年代派遣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的李桦研究员参与伊拉克化学武器的核查并任武器核查小组的组长,微生物和流行病研究所的杨瑞馥研究员也被派遣到联合国并作为伊拉克的生物武器的国际专家组的成员之一。

由于传统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杀伤力巨大,且只能通过导弹或飞机散播,因此只要施放就会被对方察觉,除非一击致命,否则很容易遭到缔约国的集体制裁和报复。随着1980年代后期分子生物学和基因工程技术的迅猛发展,改造已有的微生物、增强其在人类高传染性、通过社区人群的传播达到悄无声息消灭或瘫痪对抗国家的武器在1990年代末提上了日程。很多人都注意到,近年来各国各种流感病毒持续高发,且突变特别快,在动物界禽流感、猪流感和猪瘟病毒的发病也与以往不同,这些都是小规模人群、动物群实验检测病毒改造成果所出现的现象。尤其是2002年底SARS病毒突然出现,又在半年后突然消失,虽然通过钟南山和港大的联合做戏嫁祸给果子狸,但业内人士对此结论都不信服。

中共对生物武器和基因武器的研发是一项系统工作,从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徐德忠教授编著的《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和杨瑞馥编著的《防生物危害医学》两本作为军事医学科学院相关专业的研究生教材, 以及国内微生物和病毒研究机构在国内发表的各类文章和申请的专利就可以看出解放军对生物武器的研究和防护已经专业化和体系化。至于这一切是如何做到的将会在随后章节中做具体说明。

参考链接:

杨瑞馥:测序很强大,为何还要拓展微生物培养?

相关链接:

病毒超限战浅析(一):战争从未远离-GNews


编辑、发稿 文锦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枫老赵
10 天 之前

坐等下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