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39-3/3)打“六四”血卡的欺民贼们骗吃骗喝,私下还跟共产党勾兑

简述:六四的这帮人,这帮骗子,吃屎吃人血馒头的,如果你们能联合起来,我求求你们联合在一起吧,团结一起砸锅,你们能联合一次,也能让我看到咱中国人终于能联合一次了。砸锅都行,你不敢砸共产党就砸我。你要能保证立那样个所谓的“六四”的铁皮,或者说你立碑能对付共产党,哪怕能让它少活一天,郭文贵和你对赌,咱上美国司法部门。我不听你说,美国相信法律,写东西,我拿钱,我拿10亿美元。——郭文贵2019年2月24日
海外那些欺民贼们,你到了海外几十年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收拾你,你到了海外你自由了,你乾点人事啊,你啥人事也没乾。就在那儿招摇撞骗,没工作、没吃、没喝!几乎99%全离婚的,不养孩子,没饭吃、没工作、天天口炮党!骗吃骗喝。你都到美国了,澳大利亚了,欧洲了!帮帮中国老百姓乾点事实,没有!这是我们民族这个文化,是我们这个族类在全世界丢人现眼! ——郭文贵2019年3月5日
在海外,当年由于伟大的『八九六四』运动,有一帮想和共产党勾兑没勾兑成。出卖了『八九六四』的英雄们,一些溷账东西,苟且偷生,用各种私下交易来到了美国。而且以『八九六四』的名义,还拿了“血卡”。到美国以后,三十年来,从来没有工作;天天也想做新郎,夜夜也想入洞房;一生靠骗捐,一生扛着“反对共产党”。而且这帮人,无论是得癌症,还是离婚、还是结婚,还是挨揍、还是挨骗,通通捐款。所有中国人能知道的,所谓的各种组织都被他们用完了,三十年如一日,捐个不停、捐个不够。
近几年来,由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更多的人在怀念『六四』和希望中国有法治、民主、自由的时候,又冒出来一大批假的,所谓『六四』民主民运分子。这些人他们相互勾结,做着大量的假政庇生意,并且私下跟共产党勾兑。
像在美国,利用假政治庇护的身份,大量的输送间谍,进入美国后,他们藏匿在各个地方。主要以所在地的中国城,例如纽约的法拉盛,纽约的中国城,旧金山、伦敦,加拿大温哥华,中餐馆。并且在海外,威胁在美国居留的,一些还没有拿到身份的中国人。敲诈、利用这些人白白地给他们打长工,并利用搞假政庇、民主民运的身份玩弄他们。——郭文贵2020年1月24日
这两天儿所谓的民运代表,老资格代表,当然了咱不能说那名字啊。给我这个托人捎信儿,说给我通个电话,说六四来了,我们这些兄弟觉得跟爆料革命啊,也经历那么长啊,这个这什么酸甜苦辣。谁跟你酸了,谁跟你甜了,谁跟你苦,谁跟你辣了呀,经历了酸甜苦辣,我们绝对跟文贵站在一起,共同的目标,六四愿意跟你一起搞活动,我们要带着这几百号弟兄跟你站一起。这位哥们我先告诉你呀,你把你六四那套东西你拿一边儿去,你的六四经历跟我的六四经历完全不一样!你对六四的理解和我对六四的理解也完全不一样;你对六四人的回报和我对六四人的回报,完全不一样。志不同者道不合,谢了,您忙吧。我们爆料革命不跟你们掺乎的,啊,不会跟你们掺乎的。——郭文贵2020年5月21日

封面图文:“六四”血馒头的人骗捐,三十年如一日,谁挡了他们的路他骂谁,然后拿着共产党的微信来募捐。郭文贵2018年8月16日

近几年来,由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更多的人在怀念『六四』和希望中国有法治、民主、自由的时候,又冒出来一大批假的,所谓『六四』民主民运分子。这些人他们相互勾结,做着大量的假政庇生意,并且私下跟共产党勾兑。

像在美国,利用假政治庇护的身份,大量的输送间谍,进入美国后,他们藏匿在各个地方。主要以所在地的中国城,例如纽约的法拉盛,纽约的中国城,旧金山、伦敦,加拿大温哥华,中餐馆。并且在海外,威胁在美国居留的,一些还没有拿到身份的中国人。敲诈、利用这些人白白地给他们打长工,并利用搞假政庇、民主民运的身份玩弄他们。

就像那个孟维参、熊宪民,有人揭发他们,叫人家申请假政庇的女士,给他们天天光着腚按摩。夏业良作为一个教授,骗吃骗捐还骗色。不论大小事儿,打官司时(无论)被告还是原告都要骗捐。而且这些人有个统一的一个特征,统统的反美国、反川普总统。都是不反王岐山,不反孟建柱,不反孙力军,不反吴征,也不反海航,甚至跟他们还是朋友。

最近发生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香港运动。这些人第一个冲到前线去,一个日本的秃头相林,冒充邓丽君的外甥女婿,这个老流氓;还有个日本的叫什么咸鸭蛋,听说是一个被阉割的那么一个人,听说是个男的,给切了,流氓至极。还有日本的一帮子共产党的走狗,到香港去要募捐。但是从来不支持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反共运动。

更夸张的事情,竟然有一个鸡腿潘,这个小流氓、小烂仔,竟然说香港的勇武派都是香港的溷溷、古惑仔。在《美国之音》,过去所谓的,在美国三十年替中共游说,帮助中共拿下最惠国待遇的龚小夏——“火鸡龚”,也是从不支持香港的反送中运动。

不仅如此,新疆的事件,两百万人被抓、被杀,他们也不闻不问、不支持。这还不算数,这些人通通的在这次武汉疫情当中,竟然集体闭嘴。无论是海外最大的中立媒体,何苹的叫《明镜》,还是流氓、骗子胡平,还有长期上《美国之音》的章立凡,私生子章立凡。

还有一帮大V,民主民运骗子,他们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没有工作,头上都有什么大总统、大法官。什么“袁白冰”、相林、潘晴,孟维参、韦石,熊宪民、夏业良,李洪宽、郭宝胜、傅希秋。所有(这些)人,一切都做假政庇,骗捐、募捐,反川普,不反王岐山、不灭共产党。不反海航,也不支持新疆;而且,“武汉事件”更是不管不问。

当我们的路德先生,“路江谈”、“路安谈”最早提出了质疑的时候,他们竟然鼓动所有人攻击“路江谈”、“路安谈”。现在看来,没有比“路江谈”、“路安谈”更早爆出真相的。

而何苹,作为《明镜》媒体,却大肆攻击,替共产党擦地。“火鸡龚”——所谓的民主民运人士,这次完全大暴露。挑战『法治基金』、敲诈『法治基金』;未遂后,跟共产党派出的一批走狗,利用各种办法,污蔑、造谣班农先生。在华盛顿到处游说、造谣班农先生——“班农先生没钱啦”!班农先生有没有钱跟你有个毛的事情?蛊惑文贵要远离他,说班农先生如何如何……完全是百分之百的谎言!

从这些人过去所发的推特和语言,你们往回看,但凡你是个正常的人,你看他们讲过一次真话吗?你们看他讲过一次人话吗?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能控制我们七十年!七十年来如一日,我们被强奸、被轮奸,回头来还要相信人家。第一万零一次强奸你的时候,说我不会碰你,你穿上裤衩吧,你开着灯我就不强奸你了。最后你还是……你把裤衩脱下来,看一看,我不会强奸你的。最后你还是相信了!

武汉事件、香港事件,无不如此!竟然在国内的网络上有人传说——“武汉的病毒是美国CIA搞的”,也有人相信了。如果这样的智商,共产党不骗你是对不起你!

这就像陈峰和王岐山双修一样,其间告诉小女孩儿,说: 你知道吗?只要你跟我每一天达到十次高潮的时候,你就成仙女儿了,你将终生年轻,永不变老;甚至有可能终生不死,你就成菩萨啦!

这些女孩子忍着巨大的疼痛,等待着她第一百次高潮、第一千次高潮。变成终生不死,终生不老。这种无知和愚昧,你永远是人家的玩具。我们不能再这么天真了,这个世界上,不符合逻辑的、不尊重人性的、超出常理的,它都值得怀疑!我们必须去给人们去了解、调查、核对、对比真相的权利。只有每个人都有知情权的时候,我们才会走近真相,才会远离欺骗。

我们为什么要在海外不惜一切代价,在最关键的时候,还要打欺民贼?因为这些人在海外把所有中国人的形象都快毁完了。在海外的中国人,要么是卖假货的,要么就是骗子,要么就是撒谎者,要么就是不自信的loser。我们必须让全世界看到,香港人那种自信、守纪律、守法,就是我们中国人的本质!我们是因为被共产党洗脑了,拿走了我们知情权和做人的起码的自信,让我们不团结。用他们的“商鞅五术”在毁坏我们!

所以,我们必须要在海外重新树立华人的形象,不再让这些欺民贼,傅希秋等人、假牧师等人、假『六四』的民主人士代表我们中国人。让我们中国人的孩子到海外来,逃离了共产党的魔窟,走到了另外一个深渊。这是我们要做的!

2020年1月26日
看看中国人没有信仰的结局,在这个时候全人类连世界的联合国送不进东西要有人要募捐,为武汉人募捐。千万记住,只要在武汉骗捐和假募捐的你脑子想一想老天爷都有一天都雷噼你!

郭宝胜、傅希秋、孟为参、夏业良这帮孙子全跳出来了,又开始替武汉募捐了,你们记住你们有老婆、有孩子、你们有老公的、你们也不是石头缝蹦出来的,若这个时候你打武汉疫情的主意还想骗捐、骗名义,任何人在这个时候说谎话,老天爷一定会找到你的!我深信不疑。这不是国难财,你这是发的是人道危机的这种财,这比杀人还严重!

竟然全世界的华人,所有砸锅的海外欺民贼,和所有海外的假牧师,民主六四的这些大佬们集体闭嘴,完全不挑战共产党的假、骗、盗和正在进行的操作的人道危机,他们共产党操作的人道危机。

战友们,我们是人呐我们不是猪,我们能不能想一想为什么这些人集体不发声,全部都要忽悠王岐山出来,如果王岐山你要能出来把这危机疫情给免了,郭文贵现在我让你跟我练双修,我让我的嘴跟你练双修去,行不行,我咬不下来你小咸黄瓜,你放心,老子让你给双修,让你把我杀一万回。

所有的这些王八蛋这个时候竟然操纵政治,视人民死活于不顾,骗捐、骗人、帮共产党搞大外宣说话,而且现在直接参与政治斗争,竟然呼吁可能的始作俑者王岐山出来,让王岐山说中国人可以吃三年草的王岐山出来,和中国人死一半才好的王岐山出来,你们这帮欺民贼、砸锅者,上天在看着呢!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同胞们,这2020年庚子年到现在这个事情让我们看清楚了我们中国人的本质,和中国人面临的真正的我们信仰危机和道德沦丧,和我们被洗脑以后愚蠢的代价和可怜可悲之极的这种真相,和本质危害性。

我这两天和外国朋友,每次说外国人都说一句话,为什么十四亿中国人就没有几个像爆料革命像你郭文贵像战友们站出来,为什么?我无言以对呀,说就是共产党洗脑操作了。那为什么都是傻子呀,说这样的族群和人类他是可以出大问题的,他被操作的时候他可能是去战争,他被操作的时候他可能去杀人,我说是啊,我也真是我知道啊。

昨天参加卫生组织开会的人说共产党的蓝金黄太厉害了,他们说郭文贵我终于明白你说了,为什么共产党在海外搞NGO组织蓝金黄,世界卫生组织,刑警组织和大家最最在乎的人权组织。

2020年5月21日
这两天儿所谓的民运代表,老资格代表,当然了咱不能说那名字啊。给我这个托人捎信儿,说给我通个电话,说六四来了,我们这些兄弟觉得跟爆料革命啊,也经历那么长啊,这个这什么酸甜苦辣。谁跟你酸了,谁跟你甜了,谁跟你苦,谁跟你辣了呀,经历了酸甜苦辣,我们绝对跟文贵站在一起,共同的目标,六四愿意跟你一起搞活动,我们要带着这几百号弟兄跟你站一起。这位哥们我先告诉你呀,你把你六四那套东西你拿一边儿去,你的六四经历跟我的六四经历完全不一样!你对六四的理解和我对六四的理解也完全不一样;你对六四人的回报和我对六四人的回报,完全不一样。志不同者道不合,谢了,您忙吧。我们爆料革命不跟你们掺乎的,啊,不会跟你们掺乎的。

2020年7月25日
最后大家看到这个核心,蓬佩奥先生曾经讲的一句话,这句话很少人去重复。但是这里面我注意到了——天安门事件、天安门事件!虽然大家都不提了,但是我觉得非常重要,因为我对天安门事件我太深刻了,就美国人没有忘记天安门事件,这个是很关键的。我们要为天安门事件平反,必须为那些英雄们平反,必须说出真相!就像我们需要冠状病毒唯一能解决的方法,那就是找出病毒的真相。“六四”这个事件,必须对死亡的人数和所有事情发生的始末找出真相。包括那天坐在现场的王丹,啊那个王丹是吧?你看那个样跟个猪头似的,还有魏京生先生是吧,还有谁好几个人我都忘了好几个人,他们不代表“六四”吗,是吧?我们要把“六四”到底谁能代表“六四”?谁有权利代表“六四”?“ 六四”到底谁出卖了那些学生?为什么有人死了?为什么还有人活着?活着的人到了美国还吃牛排了,活着的人还活的那么好,天天搞捐款。现在在香港运动的时候——这是北京“六四”的延续,为什么就没有人参与了?为什么香港的孩子被强奸、被轮奸、被杀害的时候,这些人不发声了?为啥不发声了?这是“64”的继承人吗?他继承了“六四”的什么?

亲爱的战友们,我们这次一定要把“六四”的事实查清楚,我相信很快、一定会!就像在休斯敦领事馆查到这些共匪涉嫌美国Antifa的资助、赞助,和大量的间谍黑客活动一样,最终共产党的安全部一定会拿出来,到底这些人怎么离开的中国?离开中国以后都给共产党干了些什么?然后在美国享受着美国自由、民主和牛排的时候,和大量的人民币、人民捐款的时候,为什么香港运动发生他们从来不支持香港?为什么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成立,他们全部都要反对?为什么几十年如一日的天天募捐从来不交代捐款的去处?为什么这些人不替中国人现在的水灾和在美国的整个冠状病毒这种巨大的对人类威胁有任何的发声?这些答案必须要有的!

然后大家在那块说:“他们去了, 我们不去。”战友们,我希望你们搞清楚两个问题,一个是有些人钻破了头要去的,有另外一种人请都不去的,我就是那种请都不去的。我郭文贵在中国国内,我跟谁?我上胡锦涛家不用打电话,我推门就进,你见过我跟胡锦涛有一个照片吗?我到这个江泽民家去,虽然不像到姥娘家串门似的,但是想去就去,是吧?你见我跟他有一张照片吗?就包括现在的习近平,他老婆是我老乡,相距不到8个miles很近,开车两脚油门就能到吧,最多三脚油门吧。这人也是老熟人了吧?你见我有一张跟她照片吗?我给汶川地震、我给中国慈善机构,大家看我捐了多少钱?我给多少中国残疾儿童、孤儿,我捐过几百次、几千次、几万次钱,包括中国很多明星过去穷困潦倒,我们给多少钱支持,现在成为最牛的明星。你见过我们家和我有一个公开说过吗?

美国国务院的这个演讲,如果我说去一定是第一个受邀请的,但我永远都不会参加这种演讲。不要忘了2017年郭文贵开始爆料说的话:永远不参与任何政治组织,也不会建立任何政党和政治组织,这是第一条;第二条,永远不会在这个灭共的革命当中拿一分的钱和一分的交易;第三个,郭文贵终生不会参加任何宗教组织,和得到宗教组织或社会各个机构给我的任何荣誉。灭共之后,郭文贵消失到山林去,一定会的。

我请大家一定要明白,如果你们想象的那个快乐和不快乐,你觉得不舒服的地方,郭文贵也觉得不舒服,你觉得快乐的地方,郭文贵就快乐,我就没有资格在这儿谈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我在这个巨大的、一个危险的、具有挑战的,常人是无法理解的这场灭共的革命当中。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能想象一个人到今天,过去这几年失去的财富、家人的威胁——母亲的被他们给吓死,兄弟的被杀、妻子入狱、女儿两次入狱,两个哥哥现在在监狱,我270个同事被抓、被虐待,1700亿的资产被它没收。你们觉得我要坐在、站在了蓬佩奥国务卿对面那个椅子上,你会觉得真舒服吗?那是你觉得舒服,那绝对不是爆料革命觉得舒服,那绝对不是新中国联邦人觉得舒服。甭说蓬佩奥国务卿、川普总统演讲,我要坐在前面的时候,坐那儿看他演讲,然后点点头、请站起来,然后就自己就晕倒了。你觉得能成为新中国联邦的创始人吗?你见过历史上所有的人当中——大人物、真正有本事的人,有几个往前面冲的?还有大家问问,你们见过班农先生和川普总统有一张独立的站在那儿认真的一张照片吗?一个都没有。你见过班农先生跟任何国家领导人站在那儿认真的跟这个人照片吗?一个都没有。啊,你见过吗?没有。

我最近我给班农先生、还有将军的领导,我讲述中国历史——越王勾践的故事。他说那越王勾践,“你觉得吴王、越王、西施等人,啊包括这王参谋、王参谋长,你觉得谁最棒?”我说“我觉得范蠡最棒。”我让木兰、还有战友们找到范蠡和西施的故事,所有这些英文的给他们看,他们都爱死了。我这边要听着毛泽东的歌——“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然后英文字幕,他们一听哇全傻了,还都带英文字幕的。哇!他一看文化大革命的那个时候的画报,哇!好漂亮。啊,我说你看看“万物生长靠太阳,然后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中国出来毛泽东”然后一看英文字幕,“大海航行靠舵手”,哇英文字幕。然后“啪”跳到了这个越王勾践,啪给他看看文化大革命、水灾死人。哇,对他们太刺激了!现在这几天他们都会吹哨,昨天我从外面回来,哎呀,那个毛主席“大海航行靠舵手、红太阳”都会唱了,哇塞。昨天我们的这个做国歌的拉瑞,拉瑞先生特别棒,也到船上来了啊,就那个跟我讨论国歌的事儿啊、讨论国歌的事。因为我要出去开会要走,所以说我们开到四点半就走了。我也让他听了中共的国歌,也很受刺激啊。那么这些所有这些事情你看一看,大家看一看,这些人有人站在前面去吗?啥叫哗众取宠?什么叫小人?什么叫名利之徒?古有范蠡,现有N个我们表现…,中国多少这样的英雄!我们多少默默无闻的付出生命和鲜血的战友。他们不站在讲台上,不站在镁光灯下,不被人家官员提起来点一点,拽起头发往上站一站,他就不是英雄了,他就不是成功了。是吗战友们?

我相信我们很多战友,你会觉得酸的慌、不舒服。亲爱兄弟姐们,如果有一天你觉得我要坐在那儿你觉得舒服的时候,那你就真的白跟暴料革命了。如果有这么多人坐在那儿,你还觉得不舒服,你也白跟爆料革命了。这些人就应该坐在那儿,他们就是个工具。你以为美国人会看得起他吗?你们觉得美国人真的看得起他吗?美国人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他怎么可能看得起他们?这个基本的常识和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基本需要的素质,我们一定要有。为了名利、出人头地,你像那个赵岩那个孙子是不是啊,没饭吃的把美国的鹿给撞了,把鹿肉、人家撞死的鹿,你听到那个叫刘刚的当时爆他料吧?这赵岩撞死个鹿,然后杀叭杀叭回家去,回家去以后然后放在冰箱里边吃一个月。赵岩给大家讲爆料革命,赵岩给讲魏京生,赵岩给讲什么民主、民运,大家还听?当时他给我说魏京生先生要捐款的时候,是吧?我说要多少钱?他说三万、两万都可以,去国际什么刑警组织去。后来我说你让魏京生先生给我打个电话吧。他打电话,我说多少钱啊,魏京生先生?他说五万、十万都可以。我说好吧。他叫他那个女同志秘书给我发信息,我当天就把钱给汇过去五万美元。从那以后魏京生先生再也没有跟我联系过。

是赵岩让我说三万、两万。我当然不相信他了,这小子拿三万、两万不得跑伊拉克躲起来去啊?那就不是杀鹿肉吃了,不是撞死鹿吃了,这估计这小子不知道干啥去了,是吧?然后魏京生先生通电话,然后我对他表示感谢,我们就马上五万美元,再也没有联系过,对吧?他和爆料革命,我们再也没有任何沟通。你说赵岩讲民主、自由,战友们你们也在乎。那个火鸡龚、鸡腿潘,但凡发点推,还有什么没毛的豆豆,没毛豆你们也在乎。啥叫民主自由啊?就是允许别人批评你;就是允许别人质疑你;就是允许不同的声音在发声。否则我们不又成了第二个共产党了吗,对吧?让人家质疑,让人家出人头地,这舞台不是一个人的舞台,谁能唱都是好事儿。我们多少人都在说,你能做到吗?共产党在我们每个人身体上留的毒,我最近更加有深刻的感受。

如果在我们这个爆料革命当中,把自己战友身体的毒要清理掉的话,真的不容易。无我、忘我、无私、不放弃、不抛弃、不忘记,战友真的很难;让中国人恢复到一个人的起码逻辑思维上,那真的很难;让中国人认识到这个世界、地球有多大,地球外面还有银河系、还有太阳系呢,这事真的很难;对大自然、对真相的基本判断和认知太难了!

还有就是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真能让中国人团结在一起,让中国人意识到:这是中国人可能最后一个让自己活得有尊严、让自己安全、让自己得到尊重,让自己的爹妈、子孙有个基本的、文明的生活方式和国家体制太难了。我们可悲的事情,一个十四亿的中国,就我们这爆料革命在为中国人呐喊。最后所有人扬起脸往上看着,不是上帝也不是佛祖,是谁呀?是美国国务卿。仰人鼻息呀!等待着人家说要灭掉威胁我们家人安全,强奸、轮奸我们家人同胞,杀害香港这些孩子的这些共产党魔鬼。我们要等美国人发声,然后我们中国人以坐在旁边那个席上为感到自豪,“啊,我被邀请坐在这儿了,这是我人生最最什么什么什么…这个民族已经到了什么程度了?这是太监,整个民族太监精神的最具体的体现。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有多少战友能看到这一点呢?如果中国人这个民族的精神都不能独立,要靠人家美国的国务卿祈求上天保佑中国人和美国人,给我们蹭点饭吃。这鱼都高兴都想跳上来,它听着好像是合理呀!大家想过这深刻的问题吗?这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你给我发信息的战友我请问你,你对美国人很生气,你对那天很生气,什么魏京生啊、王丹站在那儿。

人家王丹和魏京生为啥不能站在那儿呢?最起码王丹、魏京生比你做的多。如果跟你们很多人比,那魏京生、王丹坐在那儿,公平讲那就是应该的。那毕竟王丹、魏京生为中国的民主事业,真的假的也喊了几十年了。特别是那魏京生是不是?魏京生先生那也是,虽然当时是处理他的事情是我的那个CEO——原国安部局长林强,还有张越。所有的民主、民运包括所有的人,都是仨人处理的,马健副部长、当时的张越,北京市国保局局长、国保处处长。包括陈小平这些人、魏京生先生、王丹全部都是当时的林强,还有那个跟我来谈话的刘彦平。所以说我对这些太了解了。那不管怎么着,他们也进监狱了、失去自由了。最后人家魏京生再见的时候说,“哎,林强、林局啊,我去美国去吃牛排了啊。”这是林强告诉我的,是吧?还经常给他拿烟抽,对不对?那人家毕竟是为中国喊了几十年了,凭啥不能站在那?但这跟那狗屁赵岩这帮孙子是啥关系?他是蹭人家魏京生,他是蹭人家王丹。我最起码我希望我们的战友,你们不要攻击王丹和魏京生先生,你攻击他干嘛?你有本事你去攻击共产党去。我看着王丹那孙子老不舒服了哎,那货就是个骗子。那刘彦平不是说了嘛:王丹接的我,一进一出,王丹保护我来的。共产党的安全部党委书记,当年在天安门差点被干掉,是王丹给送出去的。我压根就不信这个货。当时马建副部长、张越,还有林强,包括那个许永耀安全部长,说过那王丹百分之百就是学生的叛徒。那王丹交代了多少人呐?那王丹天天给办案组磕头。我们只是要征求什么学校的学生基本权利,没有任何灭共。带着学生跪下来最早就是王丹。这个货哪是什么……?他坐在那,就是对中国六四最大的侮辱。但是要跟我们很多战友比呀,你别说,那比你做的多,你还真别说,这就是公平。

美国人也不傻,让他站在那干啥呀,坐在那干嘛去?你觉得这件事情给美国加分吗?任何国内真心想灭共的,一看王丹坐那了,魏京生先生坐那了。说这,你就玩了。我那天,我给他们说,你们这一天最丢分的就是这个。你让中国人说,你把共产党推走了,让他来管我们是吧,领导我们?算了吧,还让共产党在这吧!还不如王岐山呢。王岐山一根肛毛都比他聪明。而且我听说王丹也是支持王岐山的。是吧?这个基本的逻辑嘛。他们去了以后,第一个,永远不可能他成为中国人的领导。领导中国人的是谁呀?任何一个下届政府新政府官员,一定是人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啥魏京生、王丹什么什么这个那个的,什么火鸡龚,你爱哪玩哪玩去,这不可能的。人民一人一票,谁都甭想再代表中国人。你不信就试试,你看看去代表代表试试去。

美国人也不能指定代表人,你不信美国人试试,美国人也会遭受痛击。可能吗?中国人必须是民主选出来的,一人一票选出来的。你担心啥呀战友们,你担心啥子嘛,你担心啥子嘛?你压根就不相信新中国联邦说的一人一票选举。一切都要开始于一人一票的选举,你担心啥子嘛,对不对呀?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标题和链接汇总239 – 1

郭爆料串珠(239-1/3)打“六四”血卡的欺民贼们骗吃骗喝,私下还跟共产党勾兑

郭爆料串珠(239-2/3)打“六四”血卡的欺民贼们骗吃骗喝,私下还跟共产党勾兑

整理: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
发稿:如风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8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路德社、闫丽梦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