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39-1/3)打“六四”血卡的欺民贼们骗吃骗喝,私下还跟共产党勾兑

简述:六四的这帮人,这帮骗子,吃屎吃人血馒头的,如果你们能联合起来,我求求你们联合在一起吧,团结一起砸锅,你们能联合一次,也能让我看到咱中国人终于能联合一次了。砸锅都行,你不敢砸共产党就砸我。你要能保证立那样个所谓的“六四”的铁皮,或者说你立碑能对付共产党,哪怕能让它少活一天,郭文贵和你对赌,咱上美国司法部门。我不听你说,美国相信法律,写东西,我拿钱,我拿10亿美元。——郭文贵2019年2月24日
海外那些欺民贼们,你到了海外几十年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收拾你,你到了海外你自由了,你乾点人事啊,你啥人事也没乾。就在那儿招摇撞骗,没工作、没吃、没喝!几乎99%全离婚的,不养孩子,没饭吃、没工作、天天口炮党!骗吃骗喝。你都到美国了,澳大利亚了,欧洲了!帮帮中国老百姓乾点事实,没有!这是我们民族这个文化,是我们这个族类在全世界丢人现眼! ——郭文贵2019年3月5日
在海外,当年由于伟大的『八九六四』运动,有一帮想和共产党勾兑没勾兑成。出卖了『八九六四』的英雄们,一些溷账东西,苟且偷生,用各种私下交易来到了美国。而且以『八九六四』的名义,还拿了“血卡”。到美国以后,三十年来,从来没有工作;天天也想做新郎,夜夜也想入洞房;一生靠骗捐,一生扛着“反对共产党”。而且这帮人,无论是得癌症,还是离婚、还是结婚,还是挨揍、还是挨骗,通通捐款。所有中国人能知道的,所谓的各种组织都被他们用完了,三十年如一日,捐个不停、捐个不够。
近几年来,由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更多的人在怀念『六四』和希望中国有法治、民主、自由的时候,又冒出来一大批假的,所谓『六四』民主民运分子。这些人他们相互勾结,做着大量的假政庇生意,并且私下跟共产党勾兑。
像在美国,利用假政治庇护的身份,大量的输送间谍,进入美国后,他们藏匿在各个地方。主要以所在地的中国城,例如纽约的法拉盛,纽约的中国城,旧金山、伦敦,加拿大温哥华,中餐馆。并且在海外,威胁在美国居留的,一些还没有拿到身份的中国人。敲诈、利用这些人白白地给他们打长工,并利用搞假政庇、民主民运的身份玩弄他们。——郭文贵2020年1月24日
这两天儿所谓的民运代表,老资格代表,当然了咱不能说那名字啊。给我这个托人捎信儿,说给我通个电话,说六四来了,我们这些兄弟觉得跟爆料革命啊,也经历那么长啊,这个这什么酸甜苦辣。谁跟你酸了,谁跟你甜了,谁跟你苦,谁跟你辣了呀,经历了酸甜苦辣,我们绝对跟文贵站在一起,共同的目标,六四愿意跟你一起搞活动,我们要带着这几百号弟兄跟你站一起。这位哥们我先告诉你呀,你把你六四那套东西你拿一边儿去,你的六四经历跟我的六四经历完全不一样!你对六四的理解和我对六四的理解也完全不一样;你对六四人的回报和我对六四人的回报,完全不一样。志不同者道不合,谢了,您忙吧。我们爆料革命不跟你们掺乎的,啊,不会跟你们掺乎的。——郭文贵2020年5月21日

封面图文:“六四”血馒头的人骗捐,三十年如一日,谁挡了他们的路他骂谁,然后拿着共产党的微信来募捐。郭文贵2018年8月16日

2017年11月18日
你比如说,你看看,上访人员, 你看一个叫李焕君女士, 还有马永田女士, 这两个人都是非常非常好的, 人家家破人亡了,跑到美国来, 好吗,有人撺掇他往车底下钻, 有人拉着人家天天去抗议, 当枪使, 最后我听说,我听说, 我不能说具体是谁说的, 人家女孩进了医院以后, 咱们的有些律师,一些华人竟然, 把证据给他毁掉, 而且还欺骗人家。 还有一些老不要脸的,像那个李伟东, 对人家骚扰,骚扰。 对人家进行欺骗,自己住院的时候,让人家马大姐去伺候, 阿,你看,这是个什么东西呀, 你李伟东住院,让人家马大姐人家马永田去伺候你, 还对人家进行骚扰, 吓得人家都不敢说话,李伟东先生,你有本事请你去告我, 你有没有这个事?你有没有住院? 让人家马永田女士去照顾你 ?照顾你吧,你还性骚扰。 吓得人家不敢说,说要弄死人家。

所以说,你看看这些海外这些人那, 是个人,在国内犯罪的,犯法的, 当流氓的,当骗子的, 出来全部都是民运人士,民主人士, 你说你是什么玩意儿, 你想想人家上访的人员, 人家就是一个维权人士, 我觉得上访这个词不太高雅。 严格讲,也不叫维权, 基本上他们受到极端的压迫。 但是,这些人 不要脸的李伟东,就这些人, 什么西诺, 骗人家钱,给人家搞什么政治庇护, 结果他给搞否了。 更夸张的是,头两天BBG把他们几个给弄去了, 我给美国几个议员说,你们找了一个美国法院认定的精神病人叫刘刚, 他精神有病,精神病。 精神病的人去给你们做证,这不是美国的悲剧。

结果他们很惊讶,我说你们去查他的档案去, 多次被告,是被法院认定的精神病,需要吃药的。 吃药的精神病, 而且原来刘刚跟我联系,跟我打电话, 说他就是想回国,想回国。 他压根就对六四,对民主不感冒。 结果他后来就给文贵说,文贵还把他当个人, 因为他是六四出来的,北大的, 结果他一次次的背后这样吧那样吧, 我没有搭理他,我没有心情搭理他, 你说一个精神病,这样的人我搭理他干嘛呀, 我从来不说他,好,后来他跟夏业良他俩斗 来斗去, 结果他俩都成了我的敌人,全否定我。我也没见过你们,结果要钱不给,就开始骂, 骂不行就开始在背后捣鬼, 你说说这是个什么东西这是。 这真是, 要是他们成为六四民运分子, 他们要是执掌了这个国家的权力, 这个国家不就完蛋了吗?

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 共产党的很多说法,我们很多都不认可, 但是就这帮人, 这些民运骗子们, 我完全同意,你们执掌国家,那还得了吗? 那还不了得了吗?海外民运骗子们天天躺在六四上面骗吃骗喝, 那个西诺在国内骗钱骗女人,骗了一堆,跑到美国来溷来了。 那个韦石是一个,绝对是一个典型的特务,很清楚的一个特务,他的博讯在北京能采访十九大,到处采访,张越接待他和他一起吃饭,他给张越许了什么,这都是我的哥们,在安全部我都是挂了号的。

在美国所有黑郭文贵的推特,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他有钱来告郭文贵,他自己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是不是啊,他把钱都存给他弟弟,去买房子去了,他不放在这里洗钱了。 吴征给我的发票和证据证明四十九万都给他了, 他的律师出了证明,他就是吴征的兵。就这些人, 竟然说是搞民主自由的,你说咱们老百姓, 有多可怜吧。 本来在那么强大的压力之下逃到了海外, 想呼吸一点点新鲜的空气, 就像人被砸在了煤坑里面,好不容易把小手伸出来, 想弄点新鲜空气,结果吸的是毒! 而且还是黄毒!

2018年8月16日
那台湾的今天。我为啥不愿意讲啊?台湾已经不值得讲了。为了那点儿钱、为了那点儿利益,都不要脸到极点、到家了!就是骗选民。但是,可悲的是,台湾选民也愿意被人家骗。这就是我们海外华人,给那些骗捐党、民主党、民运、民主人士,六四的–打着“六四”血馒头的人骗捐。千年如一日、三十年如一日,骗来骗去。从来都成功,没有失败过。谁挡了他们的路他骂谁,谁挡了他们的路,你就是共产党的特务。然后拿着共产党的微信来募捐,悲剧吗?台湾也是这样,一次次的选举,都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但最后一分钟,都被人家操纵了。所以那叫–操作式的民主、金钱式的民主,他不是真实的民主。太过份啦!台湾这爆料,说老实话,你那个柯比–柯文哲,连句人话都说不清楚,噜噜、噜噜!

2019年1月1日
过去的这么几十年来,从六四到现在,我们海外的媒体,社交媒体,荒唐到什么程度,全都是靠嘴说的媒体,没有一个人去做,但是我们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荒唐的人民,这是为什么我们今天有人类上最最黑暗的社会,也是我们大家都有责任。

为什么只相信那些口炮说的,从来不去看他做的。就算他说,像博讯,像多维,像郭宝胜,像唐柏桥,像一个个的这些欺民贼们,说了二三十年了,你把去年说的话跟他对照对照行不行。你看看博讯,动不动出来一个,啊,中南海常委谁要被干掉了,啊,郭伯雄有二,徐才厚给郭文贵200杆枪,啊,马建有六个媳妇八个私生子,啊,马建还有跟外国人搞私生女。马建案子都审判出来了,说跟郭文贵搞了几十个亿。

2019年1月29日
你以为那美国FBI就不找你吗?你那钱花了就拉倒吗?你天天在那诅咒美国你竟然把川普总统骂的一塌煳涂,你还要诅咒川普总统吗,还要。疯了,疯了,简直是。这帮人是见钱疯了,没法弄了简直是。陈军这个烂人,这个流氓简直是,一生都是骗朋友。从1万5美金到几千美金到后来拿了人家的钱,人家那些人都在监狱呆着呢!还有人家家人能跟你拉倒吗!

你开餐厅你弄这些钱,洗钱,陈军见我就跟我说,老郭需要现金跟我说一百万美元二百万美元现金随时给你。后来过段时间我真找他了,陈军那帮我取一百万美元,我给员工发工资。看想一想没吱声,还套我呢!哎呦,陈军呢,我乾这个的时候,我对付黑社会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你乾啥了你,你在哪赚金呢你,一帮垃圾简直是。

还袁健斌,卖给我什么,发放信息的软件。陈军啊,你往回看看,你再往回看看,你所有跟我说的话,你不觉得你无知吗?你就像一个蒙上眼罩的小偷在我面前来表演,本人是穿着便服的警察,国际警察,不是共产党警察。所以说战友们不要人云亦云,要睁开眼睛,用智慧的双眼看待一切。

最近江湖燥动,很多人来纷纷跟我示好。说郭先生只要你愿意,我们绝对跟随你,封你为王,要跟随你,以死相随。这些溷帐王八蛋们,砸了我两年了,现在砸了半天没砸出多少钱,也没弄出多少油水,钱也花完了,现在要来啥,要封我为王,去你大爷的吧,谁给你当王啊?你们二十九年都没乾成,天天吃六四的馒头,你找我当王。你觉得我郭文贵能上你这个当吗?

郭文贵早就说过,不加入组织,不成立组织,不搞政治,不参与政治,不要任何职务。我只乾倒CCP。你们这帮流氓,简直是一帮骗子,烂死了。陈军有没有说过要给我取一百万现金啊?郭宝胜这个流氓,这个烂人。在那个书裡面说,我去佛吉尼亚,在律师事务所说,我去纽约,我去FBI,检举郭文贵,因为他在海外维稳。你都不知道,郭宝胜,你这个烂人,你就作吧,你就作吧你。那么昨天,战友们,司法部这个新闻发佈会,它的意义之重大,就像头段时间我说的,大家慢慢来,这大事儿,几个月以前我说出大事,连着出了几个大事吧,然后这段消停了。

2019年2月7日
郭文贵:刚刚路德先生这个问题特别好。班农先生毕竟还是美国高端的政治家,他还不是很了解我们华人圈里具体的事实。看来路德先生很关心中国民主民运人士,我们俩之前也没有跟班农先生有任何这方面的沟通。班农先生私下里也问我,我也跟他说过,这是中国人的悲哀,一个十四亿人的国家,经历过六四,流亡到海外的民主民运人士。我们再看看一个2000多万人的委内瑞拉。

2000多万人的国家,你看看我们身边一堆的委内瑞拉的人士在搞民运,人家是砸锅卖铁在搞民运,各种社交媒体,没有什么打架掐架的。全人类只有中国,一个十四亿人的国家,就那么稀稀拉拉的几个民主民运人士。干嘛呢?出来了29年,六四到今年29年,募捐,离婚募捐,离婚都募捐!打官司募捐,家里有豪宅住着,什么都募捐。30年如一日,没工作,没饭吃。成天到美国政府国会去,在那磨叽,跟个要饭的似得,跟个流街狗似得。

见人家议员,拍个照,拿来开始忽悠去了。有些人啥也不干,就说是替国内传输这个传那个,搞这证那证。很多中国老百姓,非常热诚的献身民主事业的人,结果是受到这帮人的微信上的鼓噪,在国内喊两嗓子结果被抓起来了。这个危害不仅是被你骗了捐,它的危害的核心是什么?是他刚刚萌芽的希望,被人连根给拔了。这造成几十年来,中国的民主运动的火光,那星星之火燎原的那个火种,被灭掉,被共产党撒泡尿就给灭掉了。

所以说中国海外没民运,都是一帮流浪汉,都是一帮骗子。中国海外有几个民运是干事的?今天班农先生他能给我指出来在华盛顿有一个人,有一个事是所谓的民运搞的吗?当然有一些成功的人士,咱在这不方便说。不过有哪一个民运组织他能够记住,班农先生提出来一个民运组织的名字来,他能讲出来吗?都是拿着六四的血馒头,都是拿着这些英雄的历史,让自己骗捐,还拿美国政府的救济金。你看那博讯,那明镜,不要脸到啥程度。

天天替共产党擦屁股,天天替共产党大骂小帮忙,天天替共产党收集各种信息,多少人被害?反过来说,我建议班农先生,你的法治基金,你要开始调查在海外打着民主民运幌子的人,几十年来没干成事,而且还向美国政府要求了民主自由基金的人,进行查处,然后将他们送上法庭,不能让他们打着民主的幌子,来害中国的真正的民主人士,来残害弱势群体。像一个叫韦石的,像一个叫熊宪民的屎诺,天天搞政批。班农先生,他搞政批是非法的啊。

他既不是律师,也是不是其他的。几十美金也要,几百美金几千美金。刚刚从大陆跑出来的,被他们做假政批,成千上万的搞,而且在法拉盛,在中国城形成了规模。而且做视频在弄。这些女性被他们叫去,天天给他们按摩,裸体按摩。找那些小女孩,为了给人家做假签证假政批,打着民主民运的幌子,那个叫屎诺的那个畜生,那些打着六四旗号的。

所以说,法治基金,班农先生你首先得打假,假民主假民运,还有拿着假民运残害这些老百姓,让这些女性,出了共产党的魔掌,又入狼窝。这是我强烈的建议法治基金要这么做,未来我会推动,一定在法拉盛,中国城,中国所有的孔子学院要打假民主假民运假政批,这是我和班农先生,在你问这个问题之前,他不知道,之前我俩没沟通。这个问题请班农先生回答,怎么看假民主假民运假政批的事情。请班农先生。

班农:这个也是非常的重要,很感谢文贵给我说明这个事情。一个人所做的事情,我们可以证明他是真是假。其实文贵的力量在于他了解,他是很富有的人,他非常了解这些民运的问题,所以我觉得他对于我是很大的帮助。我们必须要更加的了解这些假民运。第一方面,我们需要调查的是美国国会政府和中共的合作。我们了解凯琳去年夏天去法国调查海航的事情,很多事情发生在国外,我们需要收集证据去调查。

这些民运人士,我们要了解有些是保守的人士,也有宗教信仰的组织想要获得捐款,有人做了很多的事情,有些没有做太多的事情。现在在美国来说,我们是不太了解其中的情况。但是我们有这个责任,要支持自由的民运人士。我们当然进行了捐款,我要求他们有承担,要有问责,要了解他们如何使用这个捐款。在美国,你可能没有太多的力量,这使得中共的力量更加的强大,所以你不能战胜中共。

所以我们是了解的,可能你们的力量不太大。但是最近有些人过来接触我,想要我帮助他们。我们要在墨西哥边境的地方建一个栏墙。其实你知道有很多的老百姓,也像是中国的意见份子一样,就是老百姓联合起来,去支持特朗普总统建墙的计划。其实民间人士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他们如果联合起来,他们就可以做成很多事情。我知道在中国方面,我们希望很多积极的人联合起来,但是我们必须要了解清楚这些人活动的真相,我们要知道这些人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我们要从他的现实了解他们做的是什么事情,主要是要有人站起来对抗中国共产党。

文贵:刚才班农先生说的已经非常的清楚了,就是说接下来我们对海外的伪民运,欺骗了美国政府,过去申请的民主基金像韦石啊、像李伟东这个畜生啊,还有什么何频啊这些家伙啊,还有胡平啊等等等啊,还有什么夏业良这些人的背景,法治基金要全面开始调查,还有假人权律师滕彪。就这些人到美国来对美国威胁特别大,因为华盛顿就那么大,除了国会山就是白宫,他们所谓的公关,向美国传达的信息,他传达的都是私仇、私恨,根本没有把新疆100万人被关在集中营和国内官员所谓反贪抓起来的家人,这种牵连者或灭九族十族的,这种事实传达给美国。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文贵爆料和班农先生,我们才一次一次的证明给了美国和西方世界。说你看看王健的死,你看看海航的20万倍的成长,你看看中国孟建柱、孙立军玩少女、玩女人,在马来西亚的洗钱和Jho Low,你看看中国共产党在你美国黑客我的律师,黑客美国的各个机构,你看看美国受到共产党的多次偷盗波音飞机技术,然后F35的飞机技术,C17的技术,还有无人机的这个技术,都被中国的一个叫孙斌的给弄走了,这些信息是我们多次的揭发,然后用事实和证据,证明给美国看。

那过去的29年,民运干什么了?天天搞募捐,离婚募捐、结婚募捐、得了癌症募捐,你帮助过什么人呐?剩下的全都是被害的中国老百姓,而且美国人必须意识到,这些人不仅骗了你的钱,他还要你美国人的命。他为啥没向美国揭发一个间谍系统啊,为什么没有披露一个绝密文件呢?这是必须要做到的,这就是法治基金,你必须要对美国人民,对中国真正的民主人士,提供安全的保障和事实、证据来证明共产党的邪恶。所以说我们说要行动吗,不能变成中国民主民运的口炮党。这个比如说昨天,昨天本来我们节目完以后呢,班农先生已经离开了,他到另外一个地方开会去了,我跟他联系,我说晚上……

班农:还有另外一个事情是假的民运人士,我知道统战部是有一个很强大的力量,我知道有一些假的民运人士,也有一些真的民运人士,那么我知道一些民运人士他们是挣很少的钱,他们是真的要致力于要做这样的民运,但是我也很同意你说我们要必须找到一些假的民运人士,他们其实可能是为帮助统战部的工作,渗透在民运的组织里面,那么他们是想要找到这些的民运人士的行动的一些信息,那么其实文贵可能你知道文贵要换很多的衣服,其实呢他是一个很谦虚的人,尽管他看起来要换很多的衣服,那么当然你知道在文贵的家的外面,有很多的人都要在这里示威,其实他们就是帮忙中国共产党的,我们知道中共的这一些的人利用很多所谓的假的民运人士做很多的事情,假的事情。

如果是真正的在美国的民运人士,他们帮助民运,那么这个我在重申,就是我们知道他们必须要是在集中的在看一些金融的诈骗的事情,那么比如说是华为呀,这个的事情啊他们是非常成熟的一个体制,他们是用了很多的精妙的系统,来到渗透在美国的金融界,好像是George Higginbotham他被收买,他是收了7000万的金钱被收买,他是成了一个叛徒。但是你知道没人报道,但是你看到俄罗斯人,他们也都跟那么这些个俄罗斯他们只是付很少的钱给,比如说收买海军或者是情报。

……
文贵:班农先生刚才已经解释的非常的清楚,特别的好这个补充啊。中国这个海外民运已经很多人被共产党收买了,文贵过去两年的爆料就是个照妖镜,证明了谁到底是真反共,你反共不支持郭文贵爆料,那你就是假反共,而且不但不支持郭文贵爆料,你还迫害支持郭文贵爆料的战友们,然后在社交媒体上大骂侮辱,像梁冠军这个畜生啊,什么海外华人领袖,天天跑中南海开会,跟共产党人民大会堂那开会,跟李克强、跟王岐山、跟孟建柱孙立军在一起,而且拿着美国护照,这个事我们肯定是要向美国FBI、国土安全部、美国情报部门肯定是一定会到底的。

所以我给班农先生说,这个法治基金必须挖出法拉盛还有中国城的,拿着美国护照,为中国共产党干情报工作,伤害美国的,向梁冠军带着几十个人、上百个人举着一个牌子,郭文贵是强奸犯,美国在没有审判之前谁都没有犯,说我是强奸犯,要滚出美国,因为郭文贵伤害了我的领导,谁的领导?国家领导,谁是你的国家?你拿美国护照,美国是你的国家,川普是你的总统。

班农:我还要说一个事情,你有很多啊,其实在纽约市,我觉得大家都很认识这个文贵的,你看到的文贵的门前,家的门前是有一个很漂亮的一个广场,它外面是有一个的人像,每一天你看到的这个谢尔曼总将军的这个的人像的隔壁都有很多的人站着示威,大家其实都很认识了文贵了,文贵其实是很出名的,那么当中是有一个相关系的,那么就是说现实是充满力量。

那么这些展示了外面的这一些的示威都是得到共产党支持的,那么他们共产党就是让人们,让这个郭文贵,把他赶出去美国,那么其实你看到其他地方

没有示威,那么但是就是文贵的门前就是有CCP来的支持,然后有很多人来到这里示威,但是其实呢你知道因为文贵太过熟悉的中国共产党,而且是非常的熟悉是这个的金融这些的问题,但是你知道文贵的爆料是真实的,很多的事情也是成真了,所以的话是不可以是争议的,所以这个事实是胜于一切。所以因此也是引起了很多的调查,对于这个其实我们和文贵的调查是有成果的,因此让我们可以借鉴与他的调查,他的爆料,然后我们可以发现更加多的真相,而且找出更加多的如何可以帮助中国的方法。

2019年2月19日
我就想要一个儿子一个闺女。当时我想要一个,后来说要俩,一个儿子一个闺女。十五岁结婚,十六岁当爹。吹牛呢?一个人要看你的历史。你说这些欺民贼烂仔们有啥资格评价我郭文贵呀你说,我在那青峰看守所关的时候,我在里边也是老大,在那里边就是天津话,狗走哪都吃屎狼走哪都吃肉。我那里边所有人都在教我文化、教我宗教、教我学习,我能把监狱变成我的学堂,我能把监狱变成了我走向了宗教的庙堂。

不论是武警还是看守们,没有一个人敢骂我的,因为他当时骂我的时候我就跟他对着骂,最后把我摁那儿打,把我屁股打成黑的,肩部打成黑的,到底儿没跪下。最后他们说这是唯一一个汉子,所以谁也不骂我,都知道,你可以打郭文贵,你甭想骂他。所以说战友们,一个人要有你的经历、事实来告诉你曾经做过什么,你未来想做什么。现在突然冒出一人来说,说过去压根像郭宝胜这号子、唐柏桥,那一辈子天天老婆这个得乳腺癌也募捐,然后这个熊宪民这个屎诺这个畜生天天住地下室,天天骗人家,然后找这些女访民给他按摩,就这种烂人能给你什么呀?他给你的都是灾难。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标题和链接汇总239 – 1

郭爆料串珠(239-2/3)打“六四”血卡的欺民贼们骗吃骗喝,私下还跟共产党勾兑

郭爆料串珠(239-3/3)打“六四”血卡的欺民贼们骗吃骗喝,私下还跟共产党勾兑

整理: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
发稿:如风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8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路德社、闫丽梦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