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手足家书系列】【第十九期】-手足家书『国语译本』

收集/翻译/整理:【喜马拉雅-粤语组】sherry/卡西欧/小叮咛

To 我爱的xxx:

不知大家有没有看过《一狱一世界》?剧中一幕讲一名Sexual (即性罪犯)在狱中被狂打围欧,当然现实中没那么夸张的打他们,但监牢里确实会对sexual有欺凌和歧视。只能说,超出了外面世界的想像,小弟我一进监房就被安排进了(期数)保护组,里面有三分一的sexual,我们在小说和电影中看到的事这里都有,有一个性侵自己亲生女儿的兽父儿居然恬不知耻地说「我生得她就可以玩她」。不过有保护组,没人会歧视。

我一直都少理这些,直至自己进到期数,才发现监房其他囚友对Sexual的不齿程度简直就想把他们五马分尸,我不禁问手足阿明「大家都是犯人,都不是好人,你有什么资格去扮正义?」我当然不是为Sexual平反,只是我不明白,为何大家都是「坏人」,但就会反指他们「更坏」?有人回答说,因为Sexual影响他人身心,会令受害者一生都有阴影,那么泼硫酸的行为呢?没有阴影吗?毁容呀!都是一生一世的事呀 !还有勒索呢?可能受害者以后都不再相信人了。有人说,如果那个受害者是自己的儿子或者女儿呢?所以将心比心,不可以放过Sexual,喂,大佬,如果一个贩毒的引诱你的子女吸毒呢?,不是一样毁了他一世吗?,怎么不见你将心比心?难道真的像「门徒」(电影)中所讲「有供就有求,我没有强迫他」吗? (我发现9成毒贩都喜欢用这个做借口),又或者爆炸,还有小偷偷钱,刚好这笔钱是急等救命的(家人的手术费或医药费)这又怎么看呢?没发生在你自己身上就没有问题吗?

我一连问了好几位囚友,基本上都是两个答案,即身心影响的严重程度和同理心(将心比心),但老实说,所有犯罪行为都会对受害者造成一定身心影响,另外当然是不希望发生在自己家人身上,所以Sexual(尤其是惯犯),在监狱里一定会被视为严重施害者,即是说如果你是因为贩毒或者是强奸犯惯犯,你在监牢里一定会被严重招呼的「我就是有资格打你(甚至鸡奸你)」,其实放在以前,强奸犯惯犯的判刑指引甚至比贩毒还要重,直至今天量刑才刚好相反,原因就是法庭都是沿用「身心影响」的严重程度,那为什么现在的量刑标准变了呢?有趣了,因为Sexual只是针对个人或者单一家庭,但毒品的影响可能是数个家庭,1 kg冰毒甚至可以影响数百个家庭,所以毒品慨判刑指引才会比强奸重,起点甚至可以十多廿十年(所以奉劝诸位千万不要碰毒品,后果不堪设想),好啦,如果真的如此,那为何竟然不是毒品犯严重到被歧视呢?

但好奇怪,答案居然是否定,原因可能因为这里毒犯占了多数吧,人一多自然就没有歧视,这就等同在保护组中Sexual占大多数一样。我在想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人都喜欢将自己放在一个德高地上,明明大家都有错,但就觉得你更加错,所以我就有权批评你,进到来监狱里,肯定个个都是犯了事的,但就一定要指出某一类人比自己更严重,这样内心才可以平衡,一定要分出高低,(就像圣经中所说)在拿起石头掷人之前都没有想清楚自己有没有错、有没有资格去掷死对方。

我对叫人sexual为「变态」的看法是:「你只是把你的性癖用在好的一面而已,也就是说你只是个正常人,他也并不是天生「特别」,别把自己看得太清高。 」我发觉在牢房中批评Sexual的人往往是歧视他的性癖,而不是他本身的罪。正常逻辑应该是「他有错有罪是因为他们伤害了他人」,而不应该指性癖本身,性癖可以是天生,如果对方要靠强奸才有快感,或者只对小朋友才有性快感,而没有去伤害人,那么你没错也没有问题,他大可以和他的性伴侣在自己房中角色扮演去满足自己的欲望,所以性癖本身是中性的,这不应该构成罪,只在乎你自己能否控制,如果失控伤害人,就构成了罪,所以sexual这些人被批评的应该是他们伤害人的罪,而不应该单凭一句「变态」去评判他的罪,但在监狱内,对Sexual往往就只停留在「变态」而不是他们犯下的罪行。但我也明白,如果只是因为他的一个罪(伤害人),监房大部份人都应该被(鸡奸),所以他们就只能用「变态」去形容sexual,唯有这样才突显自己比较清高些罢了。

其实以上的事,在社会中都会发生,只是监房里是浓缩版而已,说到底当我们想将一些「恶意」加诸在他人身上时,有没有去思考一下这种「恶意」是来自于哪里呢?该如何应付呢?更加重要的是,我们真的有资格去评判他人吗?

15-04-2021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

原文链接:TG电报群:香港被捕手足家书

审核/校对:文粤 / 上传:天网灰灰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