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超限战浅析(一):战争从未远离

MyWay

前言:自2019年底中共病毒爆发到现在已有一年半,目前仍无减弱趋势,全世界人民随时都面对着感染和死亡的威胁,中共打开潘多拉盒子的同时也敲响了自己的丧钟。随着对病毒来源调查的步步深入,参与此邪恶计划的各方力量都已浮出水面。本文仅根据已有的证据对病毒超限战进行简单梳理。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的百年里,特别是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类迎来短暂的和平。然而,在表面的和平繁荣背后,是各种意识形态斗争的暗流汹涌。由于各种原因,美英等国在消灭了以德日为首的法西斯势力以后,却扶植了更为邪恶的苏共及后来的中共,共产主义在世间横行导致了数不胜数的人道灾难,并一步步把人类带入深渊。

苏联是一个真正邪恶的帝国,迫害本国公民,建立了残忍的古拉格集中营,完全统治了其卫星国家,在全球制造麻烦。在苏联解体后,中共继承其衣钵,把马恩列斯的歪理邪说同厚黑学相结合,更把共产主义的邪恶推向了极致。

中共窃取政权以来,没有一天不为维护其统治绞尽脑汁,发展各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直是其重中之重。由于化学武器在一战中的使用,以及核武器、小规模生物武器在二战中的使用,中共对这几种武器的筹备不遗余力:“596”工程小组于1964年10月在新疆罗布泊爆炸成功第一枚原子弹,1967年6月成功引爆第一颗氢弹;化学武器研究方面,从1958年军事科学院成立后,相继组织成立了解放军防化研究院、解放军防化学院等负责化学武器的研发;还成立了军事医学科学院负责化学武器、核武器和生物武器的防护和救治工作。

由于很多国家都相继研究成功,核武器已变成一种威慑力量,不太可能在现实中使用,于是化学武器生物武器就成为军内重点研发的项目。化学武器包括神经性毒剂、糜烂性毒剂、 全身中毒性毒剂、刺激性毒剂、窒息性毒剂、失能性毒剂等很多种类。由于合成工艺简单,除苏联和中共外,其他很多不发达国家都有化学武器储备,其研究重点也由武器发展转移到防护和救治,这其中解放军防化研究院和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都做了大量工作,筛选出很多种对化学毒剂有防护和救治效果的化学药物。用生物杀死有生力量的武器统称为生物武器,又称生物战剂,是指细菌、病毒、原生动物、寄生虫、真菌等可以有目的做生物恐怖袭击或者生物战的武器,传统的生物武器施放需要导弹或航空播撒等。

伴随着基因工程技术的迅猛发展,生物武器已超越化学武器成为中共军方最优先发展的武器装备。从2005年迟浩田的内部讲话就可看出,中共一直筹备用非破坏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来解决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明国家,因为中共已清醒认识到,国内过去几十年的破坏性经济发展已造成自然资源严重耗竭,生存环境急速恶化,尤其是土地、水源和空气的污染。中共多次隐晦地强调中共国面临生存问题,但却有意只提生存不提空间,实际想做的就是向海外扩张、全球称霸。

中共一直在分析德国法西斯失败和苏联解体的原因,认为主要是树敌太多、急于求成,并在该狠狠出手时不够狠,所以在邓小平主政期间设计了韬光养晦策略,继任者江泽民和胡锦涛也基本延续了这一方针,直到总加速师习近平上台取得政治和军事控制权后,才一改以往缩头乌龟的作风,实现了从“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到“厉害了我的国”的跳跃, 13579计划得以真正实施。

在后续的文章中,笔者会对此次生物武器超限战的总体布局、项目实施、 资金技术支持、病毒机理研究、病毒武器组装和释放、同期开展的疫苗(解药)研究、病毒真相掩盖等环节进行梳理。

相关链接:

病毒超限战浅析(二):生物武器的布局-GNews


编辑、发稿  文锦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